K8Forum
轉]我是你的藥 18++ 夙雲著2824
cat121
 2010-10-12 18:00 
49樓
「好!我要趕緊讓我的傷好起來,早點帶你到美國。」他忍不住抱怨道:「我很討厭這裡,我在溫哥華什麼都不順,先是你和那個外國人在一起,然後我又莫名其妙受了傷,接著病房被不明份子闖入……」

  「哎唷!」喬琪又氣又笑地大喊。「男人的心眼真小,我早忘記那個英國男人了啊!何況我們根本沒怎樣,只有你一直胡亂瞎猜……」

  魏恩憲故意沮喪地說:「男人看似瀟灑,女人看似細膩,其實正好相反。在感情上比起來,男人比女人還會吃醋呢!」

  「瞧你——」喬琪看著他,笑了起來。

  魏恩憲滿懷愛意地看著嬌俏的妻子,下定了決心。

  等身體復原後,他就要採取應有的報復行動!

  


  兩個禮拜後,魏恩憲的傷已經康復,順利出院。喬琪也趁這段時間辦好了美國簽證,當天,魏恩憲就決定到西雅圖去。

  「你要自己開車嗎?」喬琪有些擔心。

  「嗯。而且我想順道去『橋邦』在西雅圖的科技公司瞧瞧,可是不公開行程,所以不會有公司的人出面歡迎我們,你會不會在意啊?」

  「拜託!我才不要什麼大排場,問題是你可以自己開車嗎?」她只在意丈夫的健康狀況。

  「當然沒問題。」恩憲自信滿滿。

  溫哥華就像一座大花園,放眼望去,四處都是林蔭夾道,綠草如茵。車子就在這花團錦簇、古木參天的優美景色中緩緩前進。

  「我好期待去美國呢!不只西雅圖,我還想到舊金山、洛杉磯這些加州的大城市好好地玩一玩。」喬琪興高采烈地說著,但魏恩憲眼尖,很快就發琨後面有形跡可疑的車子正跟著他們。由後視鏡望過去,是幾個神秘的東方人,戴著墨鏡,清一色穿著黑色西裝,他強烈懷疑他們是黑道殺手。

  「有人在跟蹤我們!」

  「什麼?在哪裡?」喬琪緊張兮兮地回頭看。

  「別看!你快躲到座椅下面,讓他們看不到你。我怕他們要殺的對象是你……快!」

  「那你呢?」喬琪敏捷地把自己藏到座椅底下,幸好歐美車的內部空間頗大,嬌小的她並不會覺得不舒服。

  「如果是我生母派來的殺手,絕對不會對我開槍,如果我死了,我所有的錢她一點都分不到,她不敢殺我的。」

  「你的意思是——」她的腦筋轉得很快。「他們只要殺死我,然後強迫你娶小澤理惠……」想到恐怖的暗殺,喬琪不禁渾身發抖。

  「這樣的推斷很合理,恐怕是真的。我之前不敢告訴你,是怕你嚇著了。」他看著臉色蒼白的她,不得不說出真相。

  「有人說女人利用男人是天經地義,可是母親為了錢利用兒子……她比禽獸還不如,我實在不敢苟同。」喬琪不禁感到哀傷。

  他苦笑,靈敏地踩下油門加快車速。「小心!抓穩!」

  他不遵守交通規則,猛闖紅燈,後面那輛車竟也像電影情節般,鍥而不捨地加速追逐。疾駛了一陣,前面就是美加邊界崗哨,很多車子停下來依序排隊,準備接受簽證檢查,進入美國領土。

  魏恩憲絲毫沒有減緩車速,繼續往前衝,這驚人的舉止,令加拿大崗哨的警察都衝了出來。但他繼續往前開,強悍地越過邊界,一到達美國領土,他立刻跳下車,雙手高舉,以英語大聲喊道:「我是橋邦集團的魏恩憲,有人要殺我們,就是逃跑的那輛車,他們手中有槍!」

  那些黑道份子眼見情勢不妙,已經轉彎準備逃跑,可是加拿大警察利用先進的通訊系統,出動警車,一場警匪槍戰後,立刻逮捕了那幾名日本黑道份子。

cat121
 2010-10-12 18:00 
50樓
接下來是一連串在警局的盤問和調查,好不容易步出警局,媒體的鎂光燈又對著這對「逃命鴛鴦」閃個不停。等他們離開警局、回到旅館,時間已經很晚了。

  喬琪心有餘悸地躲在他懷裡,一整天受到的驚嚇讓她忍不住抽噎起來。

  「對不起,嚇壞你了。」魏恩憲安撫著她,解釋道:「我本來不想這麼做,不想跟親生母親撕破臉到這種程度,可是她竟然要殺你,甚至意圖用安非他命控制我,讓我真的對她徹底地失望了!於是我決定放手一搏,她都不顧我了,我又何必在乎她呢?」他的語氣裡有著深深的失望和憤怒。

  「我支持你!你終於擺脫你生母帶給你的惡夢了,你做到了!」雖然驚魂未定,她抬頭深深親吻丈夫,給予他無限的支持與肯定。

cat121
 2010-10-12 18:00 
51樓
第九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魏恩憲帶著喬琪回到了台灣,展開新的生活。

  森子田美被逮捕,小澤理惠雖然靠著家族的力量脫罪,卻也賠上了名譽,再也不敢出現在人前。這些紛紛擾擾著實喧騰一時,但也慢慢地平息了下來。

  喬琪總算達成了讓弟弟出國的願望,讓他順利地到美國唸書。

  小護士喬琪的故事簡直成為麻雀變鳳凰的翻版,各大媒體沒事就要把她拿出來提上兩句。

  多少女孩都羨慕她能嫁給高高在上的魏恩憲,躋身豪門,她不愁吃穿,而且魏恩憲也很疼愛她,所以照理說,她實在不應該有什麼好感到不快樂的,但事實上對她而言,她總覺得恢復正常的恩憲……離她好遠。

  他回到橋邦財團掌握決策大權,過著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每當他扮演橋邦魏總裁的角色時,總是滔滔雄辯,說話精闢入裡,開會談判毫不留情,威力十足,那不可一世的模樣再也不像她的枕邊愛人,令喬琪感覺與他格格不入。

  她不禁懷念起恩憲生病的時候,還有他們新婚時在阿拉斯加度過的那些歡樂時光。那時他很脆弱,很需要她,像個孩子似的要她照顧,她也不用在乎世俗的身份地位,只要他們相愛就好,愛就是他們全部的世界。

  而今,她得不時面對世人對她的「批判」。總有人在知道她是魏總裁的妻子後,涼涼地諷刺道:「你要小心喔!他遲早會變心,不過你也沒差,你可以拿一大筆贍養費……」

  她當然知道那些人都覺得她不過是個黃毛小丫頭,根本配不上魏恩憲。喬琪覺得更軟弱、更沒有自信心了,她的傲氣和自尊蕩然無存,再也不是從前那個無憂無慮的小辣椒了。她知道自己出身貧寒,雖然長得很漂亮,但是書念得不多,沒有那些貴夫人天生的優雅氣質,甚至連基本外語英文都不太好,她越來越不敢跟恩憲一起出去,怕成為其他人的笑柄。

  魏恩憲察覺她的改變,但他不多說話,以行動證明。他處處替喬琪著想,妻子想要什麼,他就竭盡所能地滿足她。然而喬琪少奶奶的日子還是不好過,一開始還覺得很新鮮,沒多久就覺得自己像個廢物。每天照顧老公是沒問題,但是老公出門上班之後她要做什麼?她不喜歡逛街買衣服,不喜歡去沙龍,不喜歡參加名流宴會……上流社會的種種,她都不喜歡。

  某天晚上,她終於提起勇氣,要求丈夫讓她回醫院工作,繼續當護士。魏恩憲心裡是千百個不願意,照他的想法,把最愛的老婆娶回來就是要放在家裡給他魏恩憲獨自佔用,為什麼他要讓自己的老婆去上班,到醫院給所有的病人瞧?雖然不贊成,但是又無法漠視喬琪早就失去的笑容,他只好很委屈自己地點頭答應。

  喬琪很低調,不想驚動太多同事。但是魏恩憲叫司機每天載她上下班,她的車子比院長的還高級,派頭比院長還大,既然那麼有錢,為何還要上班?醫院裡一些愛嚼舌根的人便說,她是故意要搶真正需要工作的人的飯碗,謠言總是傳得特別迅速,很快地,醫院上上下下都傳得滿天飛,喬琪反而承受極大的壓力。

  「我不要你叫司機開那麼好的車來接我!」這天晚上,喬琪終於忍不住賭氣地向丈夫抱怨道。

  「你是堂堂魏家的少奶奶,不開那種車載你,要開哪種車?」魏恩憲也有他的道理。「何況你現在是眾人矚目的焦點,你不可以……」他其實更擔心妻子的人身安全,他是怕她會被歹徒綁架,只是沒說出口。

  「身份、身份,一天到晚都是身份!」她歇斯底里地喊。「我不喜歡魏少夫人這樣的標籤貼在我身上!」

  魏恩憲深深吸一口氣。「好,那你想怎麼樣?」

  「明天開始我要搭公車上班!」

  「隨便你!」他氣呼呼地走出房間,用力關上門。

cat121
 2010-10-12 18:00 
52樓
那天晚上,恩憲假裝在書房忙得很晚,當他回到房間時,心想喬琪一定會等他,以往都是如此,喬琪總是等他先睡了,才會入睡。沒想到他看到的畫面卻是喬琪早已進入甜蜜的夢鄉,根本沒有等他。

  魏恩憲心裡很不是滋味,他更覺得不該讓妻子回醫院工作了,工作讓她變得疲憊,現在的她,哪還有多餘的精神和體力去在乎他這個丈夫的情緒呢?當他閉上眼睛時,都還是一肚子火。

  清晨,烏雲密佈,電閃雷嗚,突如其來的暴風雨把沉睡中的夫妻倆吵醒了。

  魏恩憲發現有只修長白嫩的玉腿放在他肚子上,轉過頭,只見喬琪對他媚眼嬌笑——

  「對不起,我昨天先睡了……」

  「哼,你還記得我啊?你的心裡還有我嗎?」他賭氣地說道。

  「別這樣嘛!讓我補償你……」她輕輕地觸著他的胸膛,輕易地便撩起他的慾火。

  「噢……」他忍不住呻吟,慢吞吞地脫下她的睡衣,直到她一絲不掛。「美極了!」他喃喃地道。

  她的小手隔著絲綢睡衣摩挲他的身體,甚至慢慢地往下滑到他的腿間……魏恩憲再也受不了了,他」個翻身,壓住喬琪的嬌軀,再次帶領她到達兩人的極樂天堂

  纏綿後,兩人在床上相擁,魏恩憲以充滿歉意的語氣開口——

  「琪,我真的很愛你,不能沒有你。也許是因為當慣總裁了,覺得大家都要聽我的,可是我忘了其實夫妻地位應該是平等的。你有權對我發火或是發表自己的想法……我也許是一百分的總裁,卻是不及格的丈夫。」

  「不……」喬琪輕輕搖頭,心裡豁然開朗。「其實你很替我著想了,是我自己太自卑,光是望著別人露出瞧不起我的樣子,我就唾棄我自己。我太在意別人對我的看法,我忘了我是我,不用活在別人的標準下。我們這陣子疏離感越來越重,錯都在我,其實我應該很謝謝你愛我,在芸芸眾生中,挑選了我做你的妻子,這是我的幸福,也是我的榮幸!」

  這天互相傾訴心意後,他們又重回甜蜜的時光。他準時下班回家吃飯,她也準時從醫院回來陪他,他回家時,一定卸下「魏總裁」的面具,只是單純的丈夫,喬琪例仍舊是護士的身份,不過白天服侍的對象是病人,晚上是老公。

  他們每到假日就會去看魏老夫人,陪陪她。喬琪好羨慕魏李淑文高貴的氣質,就把老夫人當作學習的對象,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夠像魏老夫人一樣,成為充滿愛心又慈藹的高貴夫人。

  魏恩憲知道喬琪關心在美國唸書的弟弟,還特別在出差時帶著喬琪一起去探視他,讓喬琪感動不已。

cat121
 2010-10-12 18:01 
53樓
喬義見到姊姊很高興,恩憲到「橋邦」在西雅圖的總部開會時,姊弟倆就到處走走。喬義很努力的唸書,留學初期的不適應也因姊姊的到來而消失得無影無蹤,喬琪怕他壓力太大,要他盡力就好,可是喬義自我要求很高,說四年後一定要以全校第一名畢業,喬琪聽了非常欣慰,覺得對弟弟的付出和努力總算都沒有白費。

  時間一天天流逝,喬琪努力學習上流社會的社交禮儀以及各種知識。她逐漸習慣了少奶奶的身份,舉止也越來越高雅合宜,不但衣著得體,講話有條不紊,連外語能力也大有進步。有了自信和勇氣,她再也不會對走入思憲的社交圈感到恐懼,她漂亮的臉蛋成為她有力的武器,讓她很快在社交圈闖出名號,令魏恩憲也覺得很有面子,既驕傲又滿意。

  可惜人生不可能時時是春天,總會有一些讓人想不到的波濤——

  這天上午,魏恩憲的手機響起,看到來電顯示號碼是心愛的喬琪,他立刻接起

  「琪!」他深情款款地問道:「怎麼了?是不是要約我一起吃午餐啊?,」

  沒想到話筒那端卻傳來陌生男人低沉的聲音。「請問是魏恩憲先生嗎?」

  他目光一斂。「是的,我是。」

  「你的妻子是喬琪護士吧!」

  「是的。請問你有什麼事?」好奇怪的電話。這男人是誰?為什麼會用喬琪的專用手機撥電話給他?

  「你的老婆……在外面有男人喔!」對方把聲音壓得低低的,像是在透露什麼重大的秘密。

  「什麼?」魏恩憲不愧是見過世面的人,他立刻恢復鎮定,冷冷地問道:「你到底是誰?我為什麼要相信你的話?」

  「我是許醫生,你老婆就是跟我上床……」

  「在哪裡?你有證據嗎?」

  「在我的辦公室裡面啊!我們常常趁著中午休息的時候幽會,你的妻子太漂亮了,讓男人渾然忘我。她就算結婚了,我也心甘情願把道德禁忌拋在一旁,跟你的老婆……」

  「住口!你……」魏恩憲怒火中燒,他從來沒有這麼憤怒過。

  「我是好心提醒你,以免你自己戴了綠帽都還不知道!」對方大笑起來。「哈哈——哈哈——」笑聲未歇,電話那頭似乎有人在說話,對方悶悶地應了幾句,便迅速掛斷了電話。

  魏恩憲望著手機發呆,緩緩地把臉深埋在手中……天啊!喬琪會有外遇?這輩子他從來沒有感覺如此無助過。就連森子田美意圖謀害他時,他也不曾有過這種痛不欲生的絕望感覺……這件事如果是真的,他該怎麼辦?該怎麼辦?


  「呵……」喬琪在上班時又不小心打了個呵欠。

  奇怪,最近特別容易覺得疲勞。明明很早就上床睡覺,卻老覺得睡眠不夠,做什麼事都不帶勁。以前看到病人流血,她都不當一回事,現在卻會覺得噁心,很想吐……

  啊!難道是……

  她抽出一個空檔去婦產科找楊曉君醫師,楊醫生很熱心地幫她照超音波,確認清楚。

  「小辣椒,恭喜你懷孕了!」

  「真的嗎?」喬琪又驚又喜。

  「是的。已經六禮拜了!你看超音波圖片,你的小寶貝在這裡……」楊醫生指了指圖片。「胚胎還很小,只有大約兩公厘,心臟也還只是一條細細的管子,不過已經開始跳動了……」

  「我可以要這張圖片嗎?」喬琪要求。

  「當然。」醫生大方地把圖片印給她。

  喬琪激動地把照片捏在手中。她要當媽媽了呢!那種喜悅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她要趕快告訴恩憲這件事,把照片帶回去給他看。

  恩憲知道他快當爸爸時,會有什麼表情呢?她一邊想像,一邊興局采烈地把超音波照片貼在她中午特別跑去買來的卡片上,上面寫著——這是我們愛的結晶!她把卡片放進粉紅色的玫瑰信封,決定弄個花招,用情書告訴恩憲這件事。

  快下班時,恩憲突然打手機給她。「我去接你下班!」

  「好啊!」這麼巧,一定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魏恩憲開了蓮花跑車來接她,喬琪上了車,小心翼翼地問道:「你怎麼自己開車來?司機呢?還有,我們不是講好,不用開那麼好的車來載我……」

  不等她說完,他拋出一句令喬琪感到莫名其妙的話——

  「你最近晚上都比我早睡,你很久不理我了……」

  「那是因為我最近比較累——」當然,她懷孕了嘛,懷孕初期都嗜睡啊。

  他直視前方,冷冷地問道:「是不是我不再吸引你了?」

  「你在胡言亂語什麼啊?」喬琪感到莫名其妙。他今天吃了炸藥啦?沒關係!今天她有好法子讓他消消氣。

  她把卡片交到他的手裡。「給你!」

  「這是什麼?」

  「你打開就知道了,是一張照片——」她沒發現魏恩憲臉色越來越難看,還故意賣關子。

  「是你通姦的證據嗎?」

  「什麼?」她愕然睜大眼睛,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你在外面有男人對不對?還裝出一副純情的樣子,真讓我噁心!」

  車子行經仁愛路,他怒氣沖沖地打開車窗,連信封也沒拆開,就把整封信撕碎,將碎片拋向夜色中剛下過雨的安全島上。

  「你……」望著精心準備的驚喜被蹂躪,喬琪哭得唏哩嘩啦。

cat121
 2010-10-12 18:01 
54樓
「不是我隨便污蔑你,有個男人用你的手機打電話給我,他為什麼會有你的手機?你解釋看看啊!」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一連串的控訴令喬琪頭昏腦脹,無法思考。「你有沒有問清楚他是誰?他跟你說了什麼?」

  「我來不及問,他就把電話掛斷了!他把你講得很下賤……說你和他在辦公室一起做盡齷齪骯髒的事……」魏恩憲驀地踩煞車,把車子停在馬路邊,像個瘋子似的用力槌打方向盤,他真的快瘋了。

  「我跟誰?」喬琪還是一頭霧水。

  「你跟許醫生上床!」

  「許醫生?!」喬琪一聽到這個名字,當場鎮定下來。她心裡覺得又好氣又好笑,但仍冷冷地說道:「我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我這麼愛你,不可能背叛你,請你調查清楚,還我清白!」

  這番話總算讓氣急敗壞的魏恩憲稍稍恢復了冷靜。「那你要怎麼證明?」

  「明天,你跟我到醫院去問清楚!」喬琪抬頭挺胸地說道。

  夫妻倆一夜無眠,一大早就出門到醫院去。下了車走在街道上,他們望著不遠處的醫學大樓,神情都很緊繃。

  進了醫院大門,他們搭上直達精神科部門的電梯。

  「精神科?」魏恩憲感到錯愕。「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現在轉到精神科?媽媽不是說你原本在婦產科嗎?」

  「精神科缺護士嘛!我知道你會反對,就不敢告訴你。」

  「所以你就自告奮勇……」看那些喃喃自語的病人,魏恩憲雖不歧視,但還是覺得不太舒服。

  喬琪把醫院裡所有醫生的姓名都調出來給魏恩憲看。「你仔細看看,有幾個姓許的醫生?」

  他找到了四個姓許的醫師,不過有兩位是女性,剔除之後就只剩兩位男性。喬琪帶著魏恩憲去看這兩位許醫生,跟他們談話。一位許醫生已經六十幾歲,絕不會是電話裡的中年男子,另一位雖然是三十來歲的年輕醫生,但是聲音尖細,和電話中的低沉聲音也截然不同。這下魏恩憲可糊塗了。

  喬琪插腰,瞪著魏恩憲。「怎麼樣?」

  「呃……」魏恩憲開始後悔,不應該隨便指責妻子。

  「走吧,跟我到精神科去!」

  去幹麼?魏恩憲想問,但自覺理虧,只好默默地摸摸鼻子,跟著老婆大人走。

  到了辦公室,只見沙發上坐著一名中年男子,他身穿白色制服,目光呆滯,一副神智不清的模樣。「你來看病嗎?」他對著恩憲問道。

  「你——」魏恩憲覺得他好奇怪。

  「我是許醫生,你是小辣椒護士的誰?」

  「你是……許、醫、生?」魏恩憲恍然大悟。天哪,原來「許醫生」是精神科的病人?!

cat121
 2010-10-12 18:01 
55樓
「小辣椒是我的,你不可以對她動手動腳……」「許醫生」僵硬地站起來,伸出拳頭揮來揮去。

  喬琪趕緊護在恩憲前面,對病人輕聲細語——

  「『許醫生』,你現在到前面的護理站去好嗎?那裡有好喝的柳橙汁喔!」其實那柳橙汁加了鎮定劑,喝了會讓病人情緒平穩。

  「好……」「許醫生」一邊搖搖晃晃地往外走,一邊對喬琪說:「小辣椒,那天你把手機放在桌上,我拿起來看,裡面竟然有『親愛的老公』的電話號碼,你別擔心,我馬上就打電話給他,跟他說我們的事……」

  魏恩憲當場傻眼。

  「好!我知道了。」喬琪很冷靜,隨即轉頭對恩憲低聲道:「我們快點走吧!」

  喬琪一路上都不講話,一坐到車子裡,拳頭立刻狂風暴雨似的往魏恩憲身上揮去。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可能要講上一萬句對不起才能乞求老婆的原諒。「我怎麼知道許醫生會是個病人?」

  「那你也不能不分青紅皂白污蔑我啊!」

  「我怕失去你嘛!」魏恩憲突然緊緊抱住她,撒起嬌來。

  「病人愛慕我,我也沒辦法……」喬琪突然捧住肚子,一臉不舒服。

  「怎麼了?」

  「你真的很該打!」她氣得往他臉頰上狠狠捏下去。「昨天給你的情書看也不看就丟了!你的寶寶一定會很難過!」

  「什麼?」他一時還會意不過來。

  「你把我們寶寶的超音波照片丟掉了!」

  「天啊!我要做爸爸了!」他欣喜的心情如同飛上雲霄。「對不起,我的孩子!」他連忙親吻她的肚子,跟肚子裡的小貝比道歉。「原諒我,我誤會媽媽了,等會兒我再帶你媽媽去婦產科,再去補張相片給爸爸……」

  喬琪翹起嘴巴,仍是氣嘟嘟的臉。

  「小辣椒,氣消了嗎?」

  「還沒。等會兒我要去買個算盤,回家你要罰跪!」

cat121
 2010-10-12 18:01 
56樓
「好。我會向你下跪,一直跪,一直懺悔,我也覺得我是大渾球,竟然誤會你,我真是罪該萬死!」

  「不要這樣說嘛……」喬琪聽到他誠心道歉,氣立刻消了。「這樣我會心疼的。」

  魏恩憲露出如釋重負的笑臉。「琪!你知道我一直渴望有孩子嗎?」

  喬琪笑了。「我是你的另一半,當然知道。從你別墅裡的嬰兒房就看得出來了!我好想幫你生孩子,也想好好照顧你,讓你一輩子都幸福……」

  「琪……」他用撒嬌的語氣說道:「我覺得你那些病人好像不太安全,我會很擔心你,我可無法再次承受那些精神病患開的大玩笑了。只要再一次,我的命準沒了。不要上班好不好?我真的希望你留在家裡……」

  「喔!你終於露出真面目了,其實你就是討厭我外出工作。」

  「才不是呢!而是——」他趕緊解釋道:「我真的想好好寵你,直到寵壞你為止。求你讓我達成這個願望吧!」

  「好啦!」她投降了。

  人生無時無刻都可以學習,不當護士,空出的時間她也可以學很多學生時代無法學習到的新鮮課程和新奇事物。她喜歡英文,現在也迷韓劇,好想學韓文呢!她以前很喜歡編織,現在可以如願地打毛線衣給丈夫和未來的孩子了……

  她微笑著點頭。「我留在家裡,好好給你寵!」

  「真的嗎?」他興高采烈。

  「誰叫你對我的愛那麼強烈啊!我只好心甘情願地被你綁得死死的嘍!」喬琪認栽了。

  「我愛你,小辣椒!」

  他們四目相交,深情相許。

  穿過車窗的陽光映在喬琪額前的絲絲劉海上,時間似乎靜止了。這幕畫面,成為魏恩憲心底最寶貝的珍藏……

LanceMa
 2010-10-12 19:27 
57樓
呃...你換口味了么...竟然看言情小說了~~~以為你只POST靈異和古怪事件呢



K8Forum 手機版 | 進入桌面版
如有任何建議請電郵到: kelvin@key8.net

Community Networks Limited.
Copyrights © 2000-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50850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