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吹水廣場 扮靚天地 情情愛愛 寵物天地 影視娛樂 K Fun區 資源分享 靈異地帶 數碼產品 快樂貼圖 休閒生活 興趣交流 學術文化 上班一族 本站資訊
搜尋  鄭家純買有線 曾健超出獄 董建華入瑪麗 行動電源 創業 ㄦ字腰女神 樂易玲細仔偷嘴裕美 彭于晏裝假狗 林志玲睡衣出鏡 搬屋 姚瑩瑩男人婆 廣州黃鱔哥 貴妃雞頭飯 菜刀切西多 車保 資助葉繼歡女富豪 直播殺人男自殺 學生千萬富翁 秋葵脆片 孕婦須知


 
標題: ♥ 分手日記 . (完了)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14 
♥ 分手日記 . (完了)

喊死左我 -.-.
好睇的.























第一話──我們分手吧

  今後,得一個人過了,再也沒有牽掛的人,

  下雨天,不必再擔心誰會淋濕、感冒;

  吃飯時,不必老想著另一個人食慾好不好,有沒有挑食;

  忙到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時,不必還要滿心歉疚冷落了誰;

  出門買東西時,不必再計量誰需要什麼……

  什麼都不必做了,少了牽絆,多了自由。只是--

  心好空。


之一

  窗前的雨淅瀝瀝地下著,這樣陰雨綿綿的天氣,已經持續了一整天。

  梁心影數著窗邊滑落的水滴,指尖無意識的輕劃泛著薄霧的玻璃,直到玻璃窗上,滿滿、滿滿地重疊著同一個名字──

  任牧禹。

  她怔怔然停手,唇畔泛起一抹帶點苦、帶點澀的淺笑。

  心底,仍清楚地烙著這個名字。

  相戀七年,感情不是說收就收。

  重疊的長短針,指在十的數字上,外頭也同時傳來門鎖轉動的聲音。

  「吃過飯了嗎?」任牧禹停在玄關處,脫下身上微濕的外套,回頭問她。

  「沒。」她懶懶道,沒動一下。

  養了兩年的小博美狗Luck在他進門的同時飛撲過去,顯然比她這個當女友的還要熱情。

  任牧禹準確無誤地將狗抱了個滿懷,看了她一下,先到浴室找毛巾擦拭濕髮,再到房裡拿了條薄被出來,覆在棲臥在沙發的慵懶嬌軀身上。

  「最近天氣不太穩定,出門記得多穿點衣服,小心別感冒了。」

  「嗯。」同樣的話聽了太多遍,已經沒有太多的感覺。

  「想不想吃點什麼?」

  「隨便。」事實上,她現在根本什麼都不想吃。

  將狗塞到她懷中時,狗兒還依依難捨,抗議地咿咿嗚嗚。

  打開冰箱,裡頭的食物已經所剩無幾。

  任牧禹利用冰箱僅剩的食物,煮了碗營養與美味兼具的海鮮粥,一面暗自計量,明天該抽空去添購些什麼。

  「趁熱吃了。」

  梁心影撐起身子,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透過氤氳繚繞的煙霧,看他清理好廚房,順手整理起客廳,並低聲交代:「別有一餐沒一餐的,會壞了胃。」

  這是她的家,他卻比她更像主人。

  他總是這樣,生活瑣事都替她打點得好好的,從來都不需她煩心。

  但是他知道嗎?她要的,並不是一個稱職的全能管家,而是他多一點點的溫存,讓她感覺自己是個戀愛中的女人……

  只是,他卻連一句情話都吝於出口。


  她已經記不起,他上一次說愛她是什麼時候……

  「沒胃口?」見她端著碗神遊太虛,任牧禹很自然地接收碗中剩餘的食物,也讓Luck分杯羹,兩人一狗共同分食了一碗粥。

  「禹──」

  「嗯?」他輕應,放Luck到角落去品嚐美食。

  「愛我嗎?」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股衝動,好想問。

  他拉回視線,笑了笑,沒說話。

  又來了!

  每回只要一談到這個,他就只會溫柔她笑看著她,一句話都不說。

  「你,愛我嗎?」她專注地凝視他,又重複了一次。

  他仍是笑,輕撫她柔軟的長髮。「孩子氣!」

  他的眼神太包容,語氣太寵溺,就好像--她只是個鬧彆扭的小孩。

  「我問,你愛不愛我!」她揚高音量,情緒的堤防幾欲潰決。

  察覺她今天的態度異於往常,他收起笑,關切地蹙眉看她。「怎麼了?」

  她還能怎麼了?一個連愛她都不肖說的情人,還能讓她怎麼樣?

  「沒什麼。」地無力地垂下眼瞼,分不清是失望,還是其他。

  「今年情人節──」

  「我有門診。」他歉然地望住她。

  「無所謂。」她笑得有些恍惚。「不需要你陪了。」再也不需要了……

  任牧禹張了張口,最後還是什麼也沒說。

  「妳在電話中說有事跟我說」

  「嗯。」抽出鎮壓在電話機下的信,默默遞出。

  任牧禹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正要抽出信紙,她按住他的手。「回去再看。」

  「好。」沒問為什麼,他依言收起了信,起身。「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影?」他低下頭,她纏握的五指並沒放開。

  「吻我。」她抬眸要求。

  任牧禹輕笑,俯身碰了碰她的唇,本想給個蜻蜓點水的柔吻,沒料到她異於尋常的熱切,勾纏住他的頸子,吻得既狂且烈。

  他淺淺喘息,被她深切撩吮的唇舌擾亂了神智,啟唇與她纏綿。

  狂了呼吸,亂了心跳,體溫因熱吻而急遽升高,雙手本能地探索薄衫底下玲瓏細緻的曲線,順勢覆上了胸前的柔軟……

  「別!」他及時清醒,意志力驚人地出狂熱情纏中抽離,連連喘了幾口氣。

  再任情勢發展下去,要想在今晚走出這道門簡直是癡人說夢。

  「我真的該回去了,明早有個重要手術,得養足精神。」

  「信,記得看。」

  「嗯。」

  「路上小心。」

  「嗯。」

  「記得常把傘。」

  「嗯。」

  他一向寡言。

  已經無話可說,她終於鬆了手,看著他走到門口──

  「禹!」她坐直身子,脫口喊。

  任牧禹側身回眸,等待著。

  「再見。」真的……再見了……

  任牧禹稍稍一怔,心影從不對他說再見的。

  若有所思地深深看了她一眼,垂眸點頭。

  看著他再一次走出她家門,梁心影隱忍許久的淚終於滑落。

  她知道她會傷心,在決定這麼做時,就預料到免不了的心痛,畢竟,他是她這輩子第一個愛過的男人。

  但,卻沒料到淚水會這麼排山倒海地決堤……

  對他的依戀,比預料中的還要深。

  大學時代就認識他,一路相伴相隨到現在,這麼長的一段時間、這麼多的共有回憶,足夠讓他在心中刻畫下深沈的痕跡,不論是笑,是淚。

  還記得──當初,他們是怎麼認識,繼而交往的呢?

  他是醫學系的高材生,打從她考進這所學校開始,「任牧禹」大名便如雷貫耳。

  據說,他高中時期的成績,亮眼到師長們爭相為他寫推薦函,但他依然堅持參加聯考,並且不負眾望地以榜首之姿上榜。

  在校期間,凡他選修的課程,教授無不讚譽有加,大呼:「得意門生若此,夫復何求。」

  七年醫科,他只用了四年便修完所有的學分。

  聽多了關於他的傳奇事蹟,不免對這號人物感興趣起來。

  第一次見到他,是在學校的跨年舞會上。

  很奇怪,他來參加舞會,卻不跳舞。

  當然不是缺舞伴,正所謂才子佳人,是才子,就會有愛慕他的佳人,何況他名氣響亮到被譽為近年來的醫學系傳奇,仰慕他的美女又豈在話下?

  但他真的是一個人靜靜地來,又一個人默默地走,婉拒所有主動邀舞的女孩。

  這和姜太公釣魚有什麼兩樣?讓大夥兒看得到,吃不到,徒留滿地口水,有夠可惡的!

  他第一眼給她的感覺是──孤僻,高傲。

  因為不爽,也就隨著一群瞎起鬨的同學打起賭來,看誰有本事約到他。

  真正與他相識,是在他最後一年臨床實習的生涯中。

  室友半夜腹痛如絞,把她給嚇壞了,急忙將人送往就近的醫院,就在她六神無主,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時,是耶陣低沈柔和的嗓音解救了她。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彷彿見到救星,她抬起頭,急急地抓住他。「我室友……她、她肚子痛……」

  「別急,有帶身分證或健保卡嗎?」

  呃?說實在的,當時太慌,也不確定有沒有,幸好老天有保佑,兩樣都在室友的皮包內找到。

  「好,妳先去櫃檯填資料,其他交給我。前面左轉就看得到,明白了嗎?」

  她只能愣愣地點頭。

  接下來怎麼回事,她已經沒有印象,只記得那道令人心安的柔暖音律……

  不知過了多久,一杯熱氣四溢的香濃咖啡遞到她眼前,她抬起頭,呆呆地看著他。

  「喝杯咖啡提提神,妳待會兒還要照顧妳室友,對吧?」

  咖啡的熱度透過紙杯,傳遞到指尖,那時,她心裡是感動的。

  「你對每個病人都這麼好嗎?」很奇怪,明明是要道謝的,可是嘴巴就像自有意識冒出一串話,管都管不住。

  由他眼中,她看到了些許的訝異。

  「妳不是病人。」

  所以呢?對她好是分外,還是分內的事?

  她想不通。

  「你在這家醫院實習?」她盯著他身上的白袍。

  「嗯。」

  「應付得來嗎?」

  「還好,不算太忙。」

  他手中也有一杯同樣的咖啡,喝了一口,又說:「妳朋友是急性腸胃炎,不要緊的,不必太擔心。」

  她才剛要開口,一名護士快步朝他們走來,口氣很急。「二0九號房的病人又在鬧脾氣了,堅持非要看到你才肯換藥。」

  「車禍骨折的那一個?」

  「對。」

  他嘆了口氣。「我馬上去。」

  「任牧禹!」不知道為什麼,當時她想也沒想,脫口喊住了他。

  他停下腳步,回頭看她。

  「我還可以看到你嗎?」今晚的嘴巴很不受教,她已經放棄管束,放它自生自滅,胡言亂語去了。

  「當然,妳室友的病歷是我負責的。」

  「哦。」她鬆了口氣。

  那時,她並沒有想到,她問那一連串的話,他為什麼不會覺得奇怪?還有問必答咧!

  一直到後來,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他對她的態度,好像也不陌生耶!

  這段期間,只要沒課她就會往醫院跑,遇上他便聊上幾句。

  室友還一臉感動地說:「心影,我都不知道原來妳這麼愛我耶,真是患難見真情。」

  愛她?!真是@#$%……

  她直接丟去一記白眼,當她說的是吐魯番語言。

  對呀,她也搞不懂,她幹麼跑得這麼勤?

  有一次遇到上回那個護士,寒暄了幾句,她告訴她,雖然任牧禹只是醫院裡的實習醫生,但對病人是出了名的體貼包容,不論男女老幼都喜歡他,大家都很期待他取得醫師執照,正式受聘為院裡的專屬醫生,那一定會是所有病患之福。

  是嗎?他在學校裡,對人可是很疏離淡漠的。

  護士小姐說,那是不了解他的人,對他的誤解。事實上,他這個人才心軟和善咧!上回那個二0九病房的刁蠻患者就是因為心生愛慕,為了見他,時時拿拒絕換藥當威脅,可憐他還得像個小護士,委屈地替人換藥,但是他從沒表現出半分不悅,還笑笑地對她說:「下次如果不在我值班的時間,乖乖讓護士替妳換藥好嗎?別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聽完後,她胸口衝激著不知名的浪潮,泛起淡淡的心動感覺。

  離開醫院時,他正好下班,她衝動地約他一起吃宵夜,他居然也答應了。

  吃完後,他堅持送她回去,兩人一路漫步在寂靜的月色下。

  「你什麼時候知道我是你學妹?」

  他停下腳步,用一種奇怪的表情望著她。

  「本來就知道?」不會吧?畢竟她不是怕的直屬學妹,不同科系,又不同教學大樓,一所學校那麼大,更是八百年碰不到一次。

  他淡淡地回答她。「略有印象。」

  「『略』到什麼程度?」

  「校園裡見過幾次,還有跨年晚會。」頓了頓,他補充:「妳很亮眼。」

哇哩咧,還真的咧!她怎麼都沒印象?

  「這句話很沒誠意。」她悶悶地道。金光閃閃的風雲人物口中說「她亮眼」,怎不覺得諷刺十足?

  不過很受用就是了。

  送她回到宿舍,她不曉得哪根筋不對,突然喊道:「任牧禹!」

  「嗯?」

  「明天早上,陪我看日出,好嗎?」好欄的藉口,爛到連她都想唾棄自己。

  天曉得,她八百年沒看過日出了,早上沒課時,她通常是讓太陽曬到屁股快著火才爬出巢外覓食。

  他沈吟了一下,不曉得是真的為難,還是拒絕的表面功夫,然後她聽到他說:

  「恐怕不行,早上有個手術,我必須要到,可能會來不及。」

  「那,淡水夕陽很美,我一直想……」

  「改天,好嗎?我明天行程很滿,真的走不開。」他口氣很抱歉。

  再說下去,會變成看夜景了。她臉皮不夠厚,禁不起一磨再磨。

  很明顯了,不是嗎?

  他拒絕了她。

  不需明說,她不笨,聽得出這種婉轉的暗示。

  才剛萌芽的愛苗,硬生生的連根拔起,她一整晚難過得整晚失眠。

  隔天,她打定主意,埋葬不被歡迎的初生情愫,去醫院時,也刻意避開他的值班時段,減少碰面機會,免得一見到他又想入非非,心術不正。

  本來就是任牧禹忠實愛慕者的室友,出院後對他更是迷戀不已,成日任牧禹長、任牧禹短的,說他有多體貼細心、脾氣溫和,對病人有耐心、又有愛心極了……

  看吧,他果然對所有人都好得沒得挑,是她想太多了,才會白癡地以為他對她多少有一點點不同。

  自作多情,活該啦!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按「讚」或分享給您的朋友,以示鼓勵。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14 
.



































但是人在倒楣時,真的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她又一次印證了這句話。

  最近天氣不穩定,一不小心,患了點小感冒,她鐵齒地不當一回事,想等它自然痊癒;從小就是健康寶寶的她,這招一向有效。

  但是她不曉得失戀連身體的免疫系統都會受影響,小感冒拖到昏昏欲睡、鼻水直流、外加發燒「失聲」,眼看是拗不過去了,只好認命地去看醫生。

  原本只是想到附近診所拿點藥回來,沒想到過馬路時,白目司機眼睛放在口袋裡,害她為了避開他,摔跌在馬路上,最不爽的是──她、扭、傷、腳、了!

  她今年一定犯太歲,才會諸事不順。

  這下可好,寸步難行了。

  順手招了輛計程車,為了省錢,只好到最近的一家醫院,而,那可能得冒著碰到任牧禹的可能性。

  她已經很努力在避免與他碰面了,沒想到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她發誓,她真的不是存心卑鄙地要來博取他的同情,但還是看到了他皺著眉頭的模樣。

  「我知道我現在的樣子不怎麼美妙,你用不著一副生不如死的表情。」唉,真糟糕,連聲音都像垂死鴨子的悲歌。

  「Miss張,麻煩掛內科王醫師的診,她是我朋友。」他直接由她手中抽走健保卡,交代起來。

  什麼態度!好歹也理她一下吧?有夠藐視人。

  看完診,剛好聽到前頭的他低聲交代:「我先送朋友回去。」

  她假裝沒聽到,快步離開──雖然胺著腳快不起來,可好歹她盡力了。

  「心影!」

  咦?喊她嗎?

  她還是很想繼續假裝失聰狀態,可是那句呼喚──

  這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喊得還挺順口的嘛,而且該死地──好聽極了!

  「我送妳回去。」

  「謝了,我沒殘廢。」

  「是沒殘廢,只是發燒三十八度半外加跌傷骨模。」他附加說明。

  她聽得咬牙切齒。

  「呵呵!」女人最擅長的絕技之一,就是笑裡藏刀。「當醫生的都像你這麼閒嗎?」

  「我只是實習醫生。」他認真糾正。


  那不是重點好不好?她簡直想昏倒了。

  「好,那『未來』的醫生也沒義務對病人服務到家吧?」

  「是沒有,但我們是朋友,關心朋友是應該的吧?」

  真的是她講一句,他項一句耶!

  「誰理你啊!」

  「我不放心。」他低低地,送出這一句。

  她瞪著他,再也說不出話來。

  混蛋男人,別濫用你的同情心好不好?這會讓我愈陷愈深耶!不喜歡人家就不要讓我胡思亂想嘛!

  「腳還痛嗎?要不要我抱妳?」

  「有人想練臂力,我怎好太不識相?」本是隨口應應,沒想到他還當真俐落地將她打橫抱起。

  她目瞪口呆。

  飛走的兩魂六魄,直到他將她送回宿舍門口都還找不回來。

  「三餐飯後感冒藥要記得吃,腳上的傷兩天要回醫院換一次藥,我把手機號碼留給妳,有事就call我,知道嗎?」說完,比起她的手寫下一串數字。

  「快點好起來,看看哪一天有空,不管妳想看日出還是夕陽,找陪妳。」

  她冉一次肯定,這人心腸有夠軟,想倒追他的女人,用苦肉計絕對奏效。

  但她不是花癡,她拒絕用毫無人格、丟人現眼的方式來釣男人。

  「要看也不是和你看啦!」她用力抽回手。

  這和小朋友乖乖吃藥,給你一根棒棒糖有什麼差別?

  有夠羞恥!

頂部
[廣告]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14 

好吧,她是可恥。

  事實勝於雄辯,從日出到夕陽,再由淡水到陽明山的夜景,廝混了一整天之後,她為自己的沈醉忘返而羞愧不已。

  活了十九年,現在才知道自己是這麼沒原則的人。

  看來,她低估了自己對他的癡迷。

  「妳的腳還沒完全好,明天記得要再來換藥。」

  送她回去時,一句破壞氣氛的話,完全敲碎她的自我陶醉,教她洩氣得無言以對。

  好一根棒棒糖啊!

  該死的任牧禹,他非得這麼有愛心,時時不忘懸壺濟世的偉大理念嗎?

  說歸說,每次唾棄完自己後,對他的迷戀卻更加無法自拔。

  他與她,突然熟了起來。

  就是三天兩頭可以約了一起吃碗米粉湯,逛逛夜市,再聊聊近日瑣事的那種交情。

  她神通廣大地弄末了他的值班表,為了陪她吃早餐,她調了鬧鐘,在清晨六點鐘痛苦萬分地拿牙籤撐住眼皮,然後撥電話給他,用最甜美的聲音說:「我今天要隨堂考,起來抱抱佛腳,你呢?還在睡?」

  「這麼巧?我今天上早班。」

  巧個鬼!我牙籤快撐斷了!

  「哦。可是人家肚子好餓,沒心情K書耶!」噁!她覺得自己好假!

  然後,她聽到了他的輕笑聲。「妳想吃什麼?我過去陪妳吃。」

  「永和的燒餅豆漿吧!」她隨口說。只要陪她共享早餐的是他,石頭她都照吞!

  「好,妳等我。」

  這樣的「巧合」多了,只要他值早班,就會在大清早陪她吃早餐,而且每回都是沒創意的燒餅豆漿,害她從今以後,誰敢在她面前提到豆漿或燒餅她就翻臉,偏偏面對他,只敢含淚而吞,吭都不敢吭一聲,誰教她自己說愛吃燒餅豆漿,為了暗戀的男人,吃到想吐都認了。

  比較值得安慰的是,他開始會打電話給她了,雖然只是很沒情調的說聲:「晚安,太晚睡對身體不好。」

  不管他這句話,是基於醫生觀點,還是朋友關懷,她都覺得窩心。

  室友知道他們走得近,大驚小怪地喳呼:「妳真的把他弄上手啦?」

  什麼弄上手?真難聽。

  「哪是?人家對我根本沒那感覺好不好?他只當我是普通朋友啦!」就是這點讓她鬱卒到內傷,還要假裝沒事的陪笑,感覺有夠窩囊!

  「那,既然他不喜歡你,衝著我們的交情,妳應該會有成人之美吧?」

  去她的成人之美!失戀已經夠慘了,還要她高唱我愛紅娘,為你搭起友誼的橋樑?!

  這年頭的天理都冬眠去了嗎?超想……問候她媽媽的!

  「沒、問、題!只要他喜歡妳,我沒話說。」咬得牙床都快鬆動了,胸口嘔得只差沒吐血!

  能怪誰?誰教她不爭氣,任牧禹又看不上她,不成全別人還能怎樣?

  吐血歸吐血,她自認紅娘角色扮演得夠仁至義盡了,製造給他們的機會多到只要任牧禹適時發情衝動一下,孩子都夠生一打了。

  如此敬業程度,連拉皮條的都要甘拜下風。

  之後,她發現他看她的眼神變得很複雜,總是沈默地看著她不說一句話,她不懂,也早就放棄理解他了。

  那天,他到宿舍找她──其實,她也分不清他是來找她,還是找室友的,一群人興致一來,吆喝著說要夜遊。

  「好啊、好啊!任牧禹,你載小宜。」

  「那妳呢?」

  「安啦,阿德會載我。」

  他又用那種眼神看她了,看得她心慌意亂,壓抑的情愫又蠢動了起來,趕緊推了推他,使了個曖昧眼神。「喂,機會都製造給你了,好好把握。」

  他沒說話。

看室友羞答答地坐上他的機車後座,小手環在牠的腰間,她突然間覺得心好酸。


  瘋了一整夜,聯手解決掉一打啤酒,大夥兒都略有薄醉。宿舍門禁時間已過,任牧禹獨自在外頭住,一行人只好移駕他租賃的房子過一晚。

  「去吧、去吧,小宜,你去和任牧禹睡,別辜負良宵美景。我們大家就識相點──」

  「房間讓給女生睡,我們男生在客廳將就一晚。」任牧禹像是沒聽到,淡淡地說。

  她悻悻然止了口,沒敢再鬧。

他看起來──好像不大開心。

  雖然表面上沒說什麼,口氣也是始終如一的溫淡,但她就是知道。

  「時間不早了,大家請自便。」說完,他獨自走上陽台。

  她看苗頭不對,趕緊跟上去。

  「你──生氣了?」研究了下他的表情,悶悶地道:「別氣啦,我又不是存心尋你開心。」

  他沈默了好久、好久,目光移到她臉上。「這個玩笑不好笑,妳不知道嗎?」

  她被盯得心虛,嘴硬道:「誰說這是玩笑?小宜是真的喜歡你,我覺得你們很配啊……」

  「配不配不是妳說了算!」

  慘了,他好像有點被惹毛了,語調不太平穩,失去平常水一樣的悠淺頻率。

  「幹麼?你是失身還是被強姦了?很委屈嗎?」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傢伙,搞清楚,她才是那個想哭的人好不好?

  他眉頭皺起來了。「妳非得這麼情緒化嗎?」

  情緒化?!喂,先生,失戀有殺人的權利,妳不知道嗎?何況只是小小的情緒化而已。

  「對啦,我情緒化,怎樣?你是學醫的,難道不知道女人平均每個月會有一次的歇斯底里,這時的情緒化是合情合理兼台法的嗎?」

  他停住,看了她一下。「妳生理期來了嗎?」

  「你研究我的生理期幹麼?」變態!

  「妳剛才喝了一瓶半的冰啤酒!」

  「喝都喝了,你要我吐出來嗎?」

  「妳別拿自己的健康開玩笑。」

  「誰告訴你,我生理期來了?白癡,我是月底好不好?」

  「那妳剛才──」

  「停停停!我們離題了。」這完全不是重點!

  他們到底是怎麼由愛與不愛、一路討論到她的生理期去的?還告訴他月底!她真是三八過頭了。

  「回來、回來,我現在要說的是你和小宜的事,還沒有結論。」

  他擰著眉。「結論是,我並不欣賞妳的作法。」

  喲,倒嫌她雞婆了?

  「小宜可是我們系上出了名的大美人,對你又一心一意的,別人三跪九叩都求不到,你到底還有什麼不滿哪──」

  「我喜歡的是妳。」一句話堵死了她,語不驚人死不休。

  幻聽!是幻聽吧?!他怎麼可能真的說了那句話!

  她相信她現在的表情一定很呆,微張著小嘴直愣到外太空,就算蚊子飛過也無法讓它合上。

  他索性低下頭,很順理成章地貼上她像極邀約的嘴。

  那──現在又是怎麼回事?他吻她,也是幻覺嗎?唇上真實的觸感,會是出於幻覺?

  他的吻是真的;溫溫的、柔柔的吮觸也是真的;密實堅定的擁抱更是假不了……

  「我真正喜歡的人是妳,聽清楚了嗎?」他又說了一遍,一字一句,清晰無比,讓她連絲毫錯辨的可能性都沒有。

  「騙……人!你明明拒絕過我。」聲音顫抖得可以幫恐怖片配音了,現在才知道,她也有製造驚慄音效的潛質。

  她看見他的眉頭又慢慢聚攏起來,像是她丟給了他什麼跨世紀之謎,她想,就算叫這醫學系高材生去解剖最精密的腦部結構,或許也比回答這個問題要簡單一百倍。

  大概有一世紀過後吧,他困難萬分地擠山回答。「什麼時候?」

  對呀?什麼時候?腦子呈當機狀態,一時搜索不出來。

  算了,現在不是翻舊帳的時候。

  「那你怎麼不早講?」

  「妳不是那種隨便的女孩子,我說了妳也不會接受。」

  她愣愣地,口水卡在喉間要上不下。

  事實上,她就有這麼「隨便」,不但會歡天喜地的接受,還會大方地給他一個香吻……

  話全讓他說完了,她能說什麼?

  除了心虛尷尬地低頭傻笑,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抱歉。」他鬆開手,退開一步。

  咦?他道什麼歉?怎麼不再多抱一下下?她才剛喜歡上倚偎著他的感覺耶……

  「我的話說完了,以後不要再把我和其他女孩扯在一起。晚安。」

  喂喂喂!就這樣走了哦?這年頭說話都不必負責的嗎?

  「任、任牧禹──」

  他止步,偏頭等待。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14 
都沒人-...-w:031:

































「呃──」接下來怎麼辦?人家都說她不是隨隨便便的女孩了,好歹得顧一下女性矜持,總不能還要她主動開口吧?可是……

  「你剛才的話──再說一遍,我沒聽清楚。」

  「不要把我和其他女孩扯在一起。」

  「不是,再前面。」笨蛋!誰要聽那一句了?!

  他想了一下。「妳不是隨便的女孩?」是這一句嗎?

  「再、前、面!」她咬得牙齦都快出血了,這傢伙是真呆還是裝傻啊?

  「嗯──」他又出現那張一0一號的困擾表情了。「是我喜歡妳這一句?還是妳不會接受?」

  「好。」她飛快接口,差點讓口水嗆死。

  「好什麼?」他愣愣接問,呆得天打雷劈。

  「你、你──」她早晚有一天會被他氣得腦中風!

  就在她思考著是要自己跳下陽台了此殘生,還是直接將他丟下去一了百了時,他似有所悟地睜大了眼。「好,妳接受,是這樣嗎?」

  我佛慈悲!這傢伙還不算呆得太徹底。

  「那不然呢?你以為我是那種可以親完就算的人啊!」她恨恨地擠出話,沒好氣地推開他想進屋。再和他磨下去,不曉得他還會說什麼天怒人怨的話來考驗她的修養。

  但是她並沒有如願進到屋裡,這回他反應很快地拉回她,緊緊地將她摟抱在懷裡。

  她的臉頰,正好靠在他的心窩處,那略略急促的心跳聲,正隔著薄衫清晰地傳入她耳中,敲在她心口。

  「我不會親過就算,我想一直抱著妳,心影。」

  低低柔柔的承諾飄出,她想,他可能比她以為的還要喜歡她,要不,這樣一個穩重自律的男人,怎麼會有這般近乎失常的反應,對吧?

  生平第一次,她嘗到了愛情的甜蜜。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14 
w:204: w:079:















就這樣,他們成了情侶。

  任牧禹並不是個浪漫的情人,這是她打一開始就知道的,也早有了心理準備,只是沒想到,他會鈍到如此令人髮指的地步。

  如果有所謂的浪漫指數,那她會說,他根本就是負分!

  他不會與她花前月下;不會在特別的節日孝敬什麼鮮花素果以示情意忠貞不貳;更別提要他海誓山盟、生死相許--作夢比較快啦!

  所有情人交往該有的既定公式,套在他們之間統統不適用!

  但是,他會在她心情低落時,第一個趕到她身邊,用他溫暖如恆的懷抱,輕輕將她圈住;會在她生病時,徹夜不眠地照顧她;會因為她一句「好餓」,立刻拋下所有的事,為她送來想吃的食物。

  他很籠她,這一點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不曉得是誰發明了「打情罵俏」這個成語,一般情侶,難免會吵吵架、鬧鬧彆扭,然後感情愈吵愈甜;但是交往至今,他們好像還沒鬧過意見,因為任牧禹從來不跟她吵,只會讓她。

  坦白說,這樣的男朋友,真的是沒得挑了,溫柔體貼,對她極盡包容與疼寵--如果不包括他的不識情趣的話。

  他像是一道和風,自然而然的融入她的生活之中,與她密不可分,卻又不覺突兀,就是這樣理所當然的存在。

  如果最初的情愫叫心動,那麼長久以來,日積月累所刻畫的痕跡,就是深沈的依戀了,她知道自己有多愛他,但是他呢?

  也許是本身沈穩內斂的性格使然,他很少向她表示什麼,除了最初交住的宣告外,就只是溫淡如水地陪伴在她身邊。

  有時她都懷疑,她在他心中到底有多少分量?

  畢竟,當初是她主動倒追牠的。

  基於女性矜持,又不能大剌刺地厚顏索愛,只好彆彆扭扭地在小地方使性子,拿一堆莫須有的罪名冤死他。

  別怪她找碴,戀愛中的女人有患得患失的權利。

  直到有一天,和同學無意間閒聊,拿那晚跨年舞會的戲言調侃她,最要命的是,有同學剛進教室,送來她的愛心午餐,說是任牧禹剛剛拿來的。

  她聽了險些心臟病發。

  他為什麼沒和她說一句話就走?該不會──全聽到了吧?

  一整天,她無心上課,拚命的打電話找他,但手機不是沒人接,就是轉語音信箱。

  她慌了,怕他再也不肯理她,顧不得三更半夜,直接衝到醫院找他。

  「心影,妳怎麼……」

  他看見她時的表情好驚訝,但是她管不了這麼多,撲進他懷中,不由分說地哭了起來,以宣洩一整天以來擔驚受怕的情緒。

  醫院中所有的人全向他們行注目禮,他好尷尬,低聲說:「先別哭好不好?有事我們進去慢慢說……」

  但是她根本聽不進去,緊緊抱住他,眼淚不要錢似的猛掉。「嗚嗚……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不理我……我好怕你不聽我的解釋……」

  「我聽,妳不要急。」

  「嗚……那些話是鬧著玩的,我絕對沒有玩弄你的意思……我是真的愛你──」

  這一記強力放送,相信方圓百里,沒有一個人聽不清楚。

  一句「我真的愛你」,喊融了他的心。

  任牧禹放柔表情,輕拭她滿臉的淚,聲音低淺溫柔。「我知道。」

  她茫然仰首。「你知道?」

  「嗯。乖,不哭了。」

  「那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妳同學沒轉告妳嗎?我今天參與一場近八個小時的手術,才剛從手術室出來沒多久。到底發生什麼事,妳怎麼哭成這樣?」

  「就──今天中午,那個──我和同學說的話……」

  他沒聽到?那,她像個瘋婆子一樣,跑來這裡胡搞一遍……這麼做會不會白癡了點?

  「原來是這件事。」他露出如釋重負的微笑。「這個我早就知道了。」

  「早、早就知道?」他怎麼會知道?

  「學校就這麼點大,能有什麼秘密?」

  真是該死!她怎麼會忘記,人類就算死亡,舌頭也會是最後一個停止運作的器官的道理!!

  「那你──」不氣嗎?

  「如果我介意,就不會和妳在一起了。我相信妳,也相信彼此都是認真地想陪伴對方走過往後的歲月,我不會因為一些不確定的事而意氣用事。」

  這一句話,深深地撼動了她。

  他看待感情的態度,一向都是那麼成熟莊重,相對地,反倒是她太孩子氣了。

  他對她,永遠是那麼的包容、疼寵。

  也許,就因為他對她好到完全沒有道理,她明白,不論她做了什麼事,他都會無條件的縱容她,久而久之,她也習慣了在他面前不壓抑情緒,喜怒哀樂有他擔待。

  一路平平順順地走來,沒有什麼大風大浪,只除了她偶爾的情緒發洩。

  也許是太習慣彼此的存在,容易讓很多事變得理所當然──

  她的生日,他在寫研究所的碩士論文。

  婉拒了朋友慶生,一心只想與他共度的她,一次次的失望,連他一句「生日快樂」都沒等到。

  交往至今,沒收過他半封情書。

  他不寫,好,那換她寫,既然是情侶,總要有那麼一點浪漫的美感。

  可是收到信時,他卻是說:「有事用講的不是比較快嗎?」

  每回看著同性友人,滿心甜蜜地數著一朵朵紅豔欲滴的玫瑰,她只有滿心酸楚,因為,他從沒送過她半朵花。

  其實,她希罕的不是花,而是送花的意義,以及背後的濃情眷愛,可,他卻從沒讓她感覺到戀愛該有的甜蜜滋味……

  就連惰人節,他也當是一再讓她孤單度過,不聞不問。

  她知道他不浪漫,但是在這麼重要的日子裡,他怎麼可以滿不在乎地丟下她一個人,看著滿街的儷影雙雙?

  她又不是沒男朋友!

  說她任性也好,膚淺也好,她終究只是個平凡的女人,要求的,也只是那麼一份被寵愛的感覺,他卻不願給。

  她變得開始害怕情人節的來臨,聽著周遭的人談論當天的節目,說著她們的男朋友為她們做了什麼浪漫舉動,她只覺得心好酸!

  交往七年,可是他們真正在一起共度的情人節,又有幾次?

  有時她都懷疑,他到底有沒有把她放在心上?

  是不是就像有些人說的,兩個人在一起久了,再狂熱深刻的愛情,也會蝕磨殆盡,趨於平淡?

  那現在呢?他們之間存在的,還是當初的愛情嗎?或者,早已隨著時間的流逝,淡化為親情、友情而不自知?

  所以,他為她打點生活瑣事,將她照顧得無微不至,卻從沒說過一句感人的情話。

  他關心她會不會生病,卻忘了憐惜她心靈深處,善感幽微的情緒。

  出門逛街,他替她提購物袋,卻不會親密地牽牽牠的手,摟摟她的腰。

  他會問她:「妳今天有沒有按時吃飯?」

  卻不會問:「妳今天有沒有想我。」

  他詢問她上班的情況,了解她適應的能力,可是從不探問有多少人在追她,也絕口不問她的處理方式。

  這些,像親人,而不是情人。

  他們之間,成了一種習慣,一種責任。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14 

當心靈空虛茫然的時候,外在的誘惑對她而言,是很難抗拒的。

  她開始質疑起這段感情,而主管又正好在此時對她展開猛烈的追求攻勢,一切都發生得太巧合。

  要在平時,她不見得會心動,但偏偏是在她最迷惘脆弱的時候。

  完全符合了浪漫小說的要件,俊帥出色的上司,多情浪漫的追求,深情如許的告白……這一切,都是她從不曾感受到的。

  任牧禹情感內斂,任何事只放心底,從不刻意向她表示什麼,在別人面前,連她的手都不會牽,更別提是昭示情意。

  每當朋友問她:「他真的是妳男朋友嗎?真的看不出來。」時,就讓她倍覺難堪。

  是啊,連她都懷疑了,他們真的是男女朋友嗎?她已經感覺不到愛情了……

  也因此,邵光啟的追求才會如此令她矛盾。

  她不只一次聲明已有男友的事實。

  他依然故我,只說是沒結婚前,一切都不算晚。

  她說,他們交往了七年,當年沒鬧兵變,現在更不會。

  他卻說,他可以給她更多的七年。

  太多纏綿情話,一字一句地敲入心坎,她沒有辦法假裝無動於衷。

  她生日那天,陪著牠的,是他。他用了九十九朵玫瑰,以及一條刻上她名字的項鍊來祝她生日快樂。

  她沒辦法拒絕,因為他痞痞地笑著告訴她:「除非我能找到第二個叫梁心影、又好死不死讓我愛慘了的女孩,否則,它大概只有被丟入馬桶的命運了,妳不會這麼殘忍地對待它吧?暴殄天物會被雷劈的。」

  她問他,怎麼知道她的生日?

  他無所謂她笑道:「只要有心,沒有什麼是不知道的。」

  是啊,只要有心……

  他對她太用心,用心到讓她無力招架。

  她抗拒不了那樣的邀約。

  而那時的任牧禹,依舊埋首在他的病歷表當中……

  為什麼──說這些話、做這些事的,不是她的禹?

  她好迷憫,又好害怕,怕再這樣下去,她真的會深陷在那張密密織就的柔情網中無法自拔。

  回到家後,她撥了通電話給任牧禹。

  「有事?」她聽到另一頭紙張翻動的聲音。

  就連和她講個電話,他都不能專心一點嗎?他到底把她當成什麼了?是不是隨便一個病人,都比她重要?

  「我想見你,現在。」

  他靜了下,沒問為什麼。「好,我過去,等我一下。」

  半個小時後,他出現在她面前,地連想都沒有,使緊緊地抱住他。

  「怎麼了?」他有點被她的反常嚇到。

  她沒說話,只是將臉埋在他的胸懷,全心全意想找回最初戀愛時,悸動酸甜的滋味,就像當年第一個吻,第一個擁抱,藉此堅定愛他的心……

  「心影?」

  「沒事,只是想你──」

  他鬆了口氣,沒抱怨她午夜十二點將他挖出門的任性,笑笑地揉了揉她的髮。

  「不累嗎?明天不上班啊?」

  「要啊!」她低噥。

  「那就早點休息,熬夜是美容的天敵哦!」

  「禹!」他陪她回房,她下意識地拉住他,緊摟住。「今晚,留下來陪我。」

  只要他一個堅定的吻,真的!只要他好好地吻她一回,她就不至於胡思亂想。他輕笑著拉開纏在腰上的小手。「別撒嬌了,我明天還要早起開醫務會報呢,時間會來不及。」

  他走了,丟下迷惘無助的她,空洞的心,找不到一絲溫情填補。

  他不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嗎?他不知道,她現在有多無助、多掙扎嗎?他不知道,他這一走,她真的會放棄他嗎?

  他連陪她幾分鐘都辦不到……

  多希望他能像告白那一夜,緊緊將她抱住,那麼,她的心便不會飛離。

  但是他並沒有。

  她連想停留,都找不到藉口。

  她失望了,一點一滴放下對他的期待,她開始接受邵光啟的邀約,不再傻傻等待他的溫存,至少,邵光啟明明白白昭示了他的愛情,沒有模糊地帶。

  她感覺得出來,這個男人對她很真,也許,該是給他,也給自己一個機會的時候了,她沒有多少璀璨年華可以等待。

  於是,今晚,她做下了這樣的決定。

  她與任牧禹之間的故事由她主動開敵,也由她親手結束。

  她知道這一刻,心底仍然愛著他,交託了七年的情感,無法一下子收回。

  但──

  總會忘的,是吧?

  告別了第一個男人,會再有人取代他的位置。

  抹去為他掉的最後一滴淚,她是如此深信著。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14 
之二

  雨,仍在下著……

  回到家,任牧禹先泡了個熱水澡,鬆弛疲累了一天的身體,卻沒讓自己在舒適的浴缸中沈醉太久,套上乾淨的睡袍,擦拭著濕髮回到書房,攤開剛才帶回的病歷資料,聚精會神地做著最後的審查。

  明天的手術關乎患者的生命,任何一點小疏忽都有可能造成遺憾,不得不謹慎。

  直到他再一次合上資料夾,已經是又近兩個小時後的事。

  目光瞥見方才順手擱在桌旁的信,想起心影今晚不甚尋常的態度,他抽出信箋,逐一讀下──

  親愛的禹:

  不,今後或許不能再這麼稱呼你了──

  是的,這就是我寫這封信的目的──禹,我們分手吧!

  乍看之下,是不是覺得很詫異,摸不著頭緒呢?或者,早在預料之中?

  別懷疑,今天不是愚人節,我是真的要跟你分手,不是任性,沒有意氣用事。

  你曾經說過,兩個人如果決定要在一起,就不該輕易做出會後悔或使對方受傷的事。這是交往七年來,我第一次向你提分手,所以,你該清楚我的決心。

  如果,你曾經用心體會過我的心情,那麼今天,你該很明白我為什麼會向你提分手,但我想,你是不懂的,否則,我們今天不會走到這種地步。

  曾經有好幾次,我等待你的柔情溫存,來化解我心中的徬徨,如果曾有那麼一回,你肯好好的給我一個擁抱,那麼我便不至於迷失……

  這麼就,一定讓你更覺得迷糊了吧?呵!我早知道寫給你的那N封信,全讓你當鎮箱寶去了,看看你,對我忽略得多徹底!

  唔,等等!我今天是要為過去做個交代與結果,可不是來抱怨的,再說下去可會沒完沒了,怕你看得沒耐性,直接揉了餵垃圾桶,畢竟,沒有一個呆子會花大把時間,看一個即將分手的前任女友來批鬥自己……

  喂喂喂,別真揉了!就快說完了啦!我給了你七年青春,現在要你施捨個幾分鐘給我也不為過吧?:)

  呵,不錯吧?我還能開玩笑,那就表示,情況還不算太糟。真奇怪,交往時,常常三天兩頭的寫情書給你,可是真正到分手時,反而無話可說。那就──說聲再見吧!各自珍重,不管還做不做得成朋友,都希望你過得好。

  PS話又說回來,你這麼有風度,應該不會跟我這區區小女子計較吧?我真的希望,你不會怨我……

心影  于初秋深夜

  看完信,他整個人呆愣住,動彈不得。

  這──是一封分手信?沒有理由,沒有預警的分手信?!

  她說對了!他完全不懂怎麼回事。

  她甚至沒給他任何的交代!

  他失神足足有十分鐘,盯著故作輕快的字句和句末的簡筆笑臉,卻覺得她像在哭泣,上頭暈開的模糊字跡,分不清是今晚的雨,還是她的淚。

  想起她信中提到的那些陳年舊信,他跳了起來,趕緊翻找出被擱置了許久,一直沒機會拆開閱讀的信。

  現在才發現,她寫給他的信還為數不少,幾乎佔去滿滿一張抽屜,而他卻從不曾坐下來,好好給她寫封信……

  他依著記憶中的日期,挑了幾封拆看。

  禹:

  不敢相信,我們居然成了情侶,你知道嗎?我的心到現在還跳得好快,像踩在雲端一樣,飄飄的,好不踏實,這會不會是在作夢啊?醒來之後,就像小美人魚一樣,化成海中的泡沫?

  不許笑!人家是真的還不太能相信這是事實嘛!

  你知道嗎?我喜歡你好久了哦!你怎麼會以為我不能接受你?我表現得還不夠明顯嗎?我這輩子還沒這麼花癡過耶!老是看得到,吃不到,只能暗自流口水,鬱卒得都快內出血……嗯,請不要露出邪惡的眼神,我還不曾為你作過春夢,閣下貞操安全無虞。

  好了,不啦咧一些五四三的了,否則今晚可能要換你作春夢,那我罪過就大了。

  什麼?你問我這封信的重點是什麼?

  沒重點啊!都說了是情書,所謂的情書,就是抒發感情用的,哪來的重點?又不是寫報告,要不要列個標題一、二、三的重點明示啊?

  問這什麼鳥問題,自已去面壁思過三分鐘!

  好吧,知道閣下資質駑鈍,本姑娘善莫大焉,做個重點歸納好了。

  我只是要告訴你,我很開心,你終於是我的了,哈哈!(有沒有誤上賊船的感覺?現在想下船已經來不及嘍!)

  我總算知道姜太公釣魚為什麼要離水三寸了,原來欲擒故縱還真的有效,我都已經釣魚釣到很火大,想折斷釣竿了,魚兒反而自已爬上岸來給我吃……

  喂,我說笨魚,你終於開竅了。

正在斟酌是要將這頭魚清蒸還是紅燒的心影

  如果不是情況不允許,他會會心一笑。

  這是什麼時候的信?好像──是她給他的第一封信吧!那時每天醫院、學校兩頭跑,這一擱,居然就忘了還有這回事。

  這是她第一次寫情書,得到的,卻是這種待遇……

  親愛的禹:

  這封信,要立什麼名目呢?

  嗯,我想想!就當是相戀一週年紀念吧!

  誰教你這不解風情的呆魚,人家寫信訴情衷,居然還回我:「有事用說的不是比較快,妳把我手機號碼弄丟了嗎?」

  哇哩咧!我覺得我寫的信,每一封都感人肺腑,直追與妻訣別書耶!只差沒在開頭寫「牧禹郎君如晤」了,這樣文情並茂的內容,連林覺民都要為我哭泣,結果,瞧瞧我得到的待遇是什麼?

  你自已說嘛,盤古開天以來,有哪個寫情書給男友的女人,會換來一句弄丟手機的吐血回應?

  你難道不知道,和你有關的事,我全記得牢牢的嗎?除非我把腦袋弄丟!

  你一定要我大聲昭告世人,我,梁心影,愛死了你這隻笨魚嗎?

  哼哼,虧你還三天兩頭叮嚀我:天氣冷,小心感冒。我說任先生,你少潑我幾盆冷水,我就會身體健康,長命百歲了。

  牧禹、牧禹!嘿,你家爹娘真有先見之明耶,你實在是個名副其實的大木魚,非得敲一下才會應一聲。

  好吧,那我再敲一下好了──木魚先生,交往一週年耶,你那堆報告,會比本姑娘更迷人嗎?居然把我丟在冷宮當怨婦,坦白說,我有一點小難過哦……

  噢,好好好!我知道做人要誠實,那好吧,我不只有點小難過,而是心情低落到谷底了,你知道嗎?自從我和你在一起後,小宜對我一直很不諒解,我滿心期待你與我一同重視共同度過三百六十五個日子的重大意義,卻只得到旁人的幸災樂禍……

  可是隔天看你沒什麼異狀,我想,你可能忘得一乾二淨了吧!

  沒錯,女人就是愛搞這些風花雪月、無病呻吟的事,所以找擺臉色,鬧小彆扭都是可以理解的,你幹麼要說:「不是月底嗎?妳最近生理期好像有點亂。」

  去你的!就是淑女也會被你氣得飆粗話!!照你這惹火聖人的本事,別說生理期了,我連更年期都會提早到!活該小腿被我踹出瘀青!

  不過……唉,看你擔心的樣子,再多氣也飆不出來了,多少人要看笑話就壤他們看去吧,反正我們不會分手,那些酸葡萄讓他們哈死算了!

  我也知道這不是你的錯,就當我真的情緒化好了,讓我發發牢騷,過後就沒事了。

  唉,再笨都知道你根本沒在看信,否則你不會擺一副「人不是我殺的,火不是我放的」的無辜樣,每次多看一眼你「天真無邪」的表情就有氣,能不能我多敲兩下,你也多給一點回應好不好?

  對了,你腳還痛不痛啊?今天下手好像重了點,事後想想好心疼。

  PS笨木魚,我敲得手都快脫臼了,你到底開竅了沒啊?

再敲下去,恐怕得出家當尼姑的心影

  一封又一封,他看著、笑著,心卻酸得想掉淚。

  那時,與她的感情正在起步,幾乎每天都要見上一面,於是他就以為,有事她會直接告訴他,信中不會有什麼非看不可的重要訊息,也就沒有特別放在心上。

  卻忽略了,她將最細膩的心情與他分享,當中滿滿全是酸甜交織的愛戀心事……天!他錯過了什麼?

  這些信,開啟了陳舊的記憶,那段年少輕狂的日子──

  他一直都沒認真地向她傾訴心底的感受,早在他們還是朋友時,她直率真誠的性情,就已經讓他動了心。

  那時,為了買她喜歡的豆漿,他每天趕在五點起床,大清早飆到永和,專程為她買早餐,只要她說出口的,他都想為她辦到。

  這些年致力於工作,是在為他們的將來作準備,承諾為她的一生負責,就不能讓她吃一丁點的苦頭,這是身為男人最基本的擔當。

  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大學畢業那年,他因為那陣子忙碩士論文,少有時間陪她,連她的生日都錯過了,終於在西洋情人節過後的隔天,她氣得拿枕頭丟他。

  「哪有人像你這樣的?不見人影就算了,連顆巧克力都沒有,任牧禹,你去死啦!」

  「妳喜歡吃巧克力?」那時他一臉困惑。女孩子不是都不愛吃甜食,怕發胖嗎?

  「你、你、你……你氣死我了!」然後,整整一個禮拜,她將他拒於門外,死不見他。

  所以中國情人節那天,他刻意排開所有的事,陪了她一整天,就為了讓她開心。

  別人怎麼過情人節的,他不知道,他沒送花,卻送了好大一束金莎巧克力,因為門市小姐告訴他,女朋友一定會喜歡。

  情人節的餐廳人滿為患,他在家用他滿滿的眷寵深愛,為她煮了一桌菜。

  她看起來很感動。

  「我還沒送你情人節禮物耶!」她笑得分外甜美,本以為他又要丟下她不理不睬了,今天算是意外的驚喜。

  「不用。」只要她開心就好。

  她噘著小嘴搖頭。「不行,我要送。」

  「好。那禮物呢?」

  「就在你面前啊,沒看到嗎?」她嬌媚地偎暱向他,神態有點──嗯,誘惑的味道。

  他呆呆地,看著她。

  「怎麼?本姑娘不夠格嗎?」

  「呃,心影,我──」忘了要說什麼,她已經拉下他,香軟小嘴勾纏吻住。

  那晚,她沒回家。

  就在他身邊、他的懷中,將自己完整的交給了他。

  ……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14 
她,成了那年情人節,最珍貴,也最美好的禮物。

  他以為,他們已經不分彼此,也早有了共識,這輩子是要一起走過的。

  他總是太忙。沒有足夠的時間陪伴她,偶爾由她眼神中讀出幾許寂寞,總讓他揪緊了心弦。

  所以某天陪她逛街,看到那隻初生的小狗,他毫不考慮的買下送她,因為她孤單得讓他心疼。

  沒忘記她當時發亮的小臉,嘴上卻說:「我不會照顧哦!」

  「我會幫妳。」

  「怎麼幫?你又不住我這兒。」她噘著小嘴的模樣好嬌媚,他愣了一下。

  她在暗示什麼?結婚?還是同居?

  他兩樣都沒問出口。

  在還沒做好準備,有十足的把握給她幸福之前,他不敢貿然承諾什麼。

  「我儘量。」他只能這樣回答。

  「那你不就要天天往我家報到?」

  「好。」這一點他做得到,只要她不嫌他煩就好。不管是人或狗,他都想一直照顧下去。

  所以,每當她問:「你愛不愛我?」時,他只是笑笑的,沒回答。

  這樣的問題之於他,就像是在問:「你呼不呼吸?」

  如果不愛她,不會和她進展到肉體親密。

  如果不愛她,不會為她做盡一切,不捨得她為生活瑣事煩心。

  如果不愛她,不會時時刻刻,做任何事第一個考量的總是她。

  她代表的,是他的人生。

  她應該很清楚,他的心裡除了她,從不曾住進任何女孩。

  愛,不是說了就算,他只想用行動證明,那比浮面的甜言蜜語更具說服力。

  他是很認真的在對待她,竭盡所能想把能給的全給她,就怕她受委屈,她不知道嗎?

  那麼今天,她又是為了什麼,必須離開他?

  我最最親愛的禹:

  記不起這是我寫給你的第幾封信,知道你根本沒在看,反而成了我的另一個抒發管道,像在寫日記一樣,反正你「有風度」得很嘛,又不會窺人隱私,對不?

  覺得我這段話寫得很諷刺?呵,我不打算否認,因為你活該!

  不是我要說你,你再對我這麼輕忽,我可要移情別戀了!

  沒錯,這就是威脅,怕了吧?

  不要不相信哦,告訴你,本姑娘還是很有身價的,我要是將追求我的人列出清單集結成冊,包準你嚇死。

  對了,我有說過嗎?我們公司的主管追我追得很勤哦,他叫邵光啟,每天鮮花水果、噓寒問暖,攻勢猛烈得讓人招架不了,大家都說,從沒看他對誰這麼認真過。但是你放心,我已經告訴他,我有交往七年的男朋友了。

  現在知道你多幸運了吧?還不快快叩首謝恩。

  唉……沒勁兒了,明明心情很不好,幹麼還要強顏歡笑的耍寶呢?

  禹,我告訴你哦,今天早上,同事的男友送了她好大一束紫玫瑰,她笑得好甜好夢幻,告訴找她男友有多寵她,她說,一個男人如果真的愛妳,就會用心製造驚喜讓妳快樂,還問我的男朋友,做過最浪漫的事是什麼?

  我答不出來。

  你只會買盆景裝飾我的陽台,再說些多看綠色植物對眼睛好之類的話,從不送我花。

  中午去吃飯時,看到對桌的男人好溫柔的餵女友吃東西,偶爾在她耳邊呢喃愛語,讓她笑得好開心。

  下班走在路上,看到馬路上男孩替女孩拂去髮絲,很輕地吻了她一下,女孩挽著男孩的手,小鳥依人的姿態讓我好羨慕,你從不會在逛街時摟我的腰,說那樣走路不方便。

  心裡好悶,回到家想找你說說話,你卻要值班……

  我已經在懷疑,我真的有男朋友嗎?為什麼──我會覺得這麼空虛寂寞呢?一顆心空空的,好像少了什麼……

  你一定會覺得,我又在無病呻吟了吧?算了,不想寫了,睡覺去吧,睡著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14 
但是人在倒楣時,真的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她又一次印證了這句話。

  最近天氣不穩定,一不小心,患了點小感冒,她鐵齒地不當一回事,想等它自然痊癒;從小就是健康寶寶的她,這招一向有效。

  但是她不曉得失戀連身體的免疫系統都會受影響,小感冒拖到昏昏欲睡、鼻水直流、外加發燒「失聲」,眼看是拗不過去了,只好認命地去看醫生。

  原本只是想到附近診所拿點藥回來,沒想到過馬路時,白目司機眼睛放在口袋裡,害她為了避開他,摔跌在馬路上,最不爽的是──她、扭、傷、腳、了!

  她今年一定犯太歲,才會諸事不順。

  這下可好,寸步難行了。

  順手招了輛計程車,為了省錢,只好到最近的一家醫院,而,那可能得冒著碰到任牧禹的可能性。

  她已經很努力在避免與他碰面了,沒想到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她發誓,她真的不是存心卑鄙地要來博取他的同情,但還是看到了他皺著眉頭的模樣。

  「我知道我現在的樣子不怎麼美妙,你用不著一副生不如死的表情。」唉,真糟糕,連聲音都像垂死鴨子的悲歌。

  「Miss張,麻煩掛內科王醫師的診,她是我朋友。」他直接由她手中抽走健保卡,交代起來。

  什麼態度!好歹也理她一下吧?有夠藐視人。

  看完診,剛好聽到前頭的他低聲交代:「我先送朋友回去。」

  她假裝沒聽到,快步離開──雖然胺著腳快不起來,可好歹她盡力了。

  「心影!」

  咦?喊她嗎?

  她還是很想繼續假裝失聰狀態,可是那句呼喚──

  這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喊得還挺順口的嘛,而且該死地──好聽極了!

  「我送妳回去。」

  「謝了,我沒殘廢。」

  「是沒殘廢,只是發燒三十八度半外加跌傷骨模。」他附加說明。

  她聽得咬牙切齒。

  「呵呵!」女人最擅長的絕技之一,就是笑裡藏刀。「當醫生的都像你這麼閒嗎?」

  「我只是實習醫生。」他認真糾正。


  那不是重點好不好?她簡直想昏倒了。

  「好,那『未來』的醫生也沒義務對病人服務到家吧?」

  「是沒有,但我們是朋友,關心朋友是應該的吧?」

  真的是她講一句,他項一句耶!

  「誰理你啊!」

  「我不放心。」他低低地,送出這一句。

  她瞪著他,再也說不出話來。

  混蛋男人,別濫用你的同情心好不好?這會讓我愈陷愈深耶!不喜歡人家就不要讓我胡思亂想嘛!

  「腳還痛嗎?要不要我抱妳?」

  「有人想練臂力,我怎好太不識相?」本是隨口應應,沒想到他還當真俐落地將她打橫抱起。

  她目瞪口呆。

  飛走的兩魂六魄,直到他將她送回宿舍門口都還找不回來。

  「三餐飯後感冒藥要記得吃,腳上的傷兩天要回醫院換一次藥,我把手機號碼留給妳,有事就call我,知道嗎?」說完,比起她的手寫下一串數字。

  「快點好起來,看看哪一天有空,不管妳想看日出還是夕陽,找陪妳。」

  她冉一次肯定,這人心腸有夠軟,想倒追他的女人,用苦肉計絕對奏效。

  但她不是花癡,她拒絕用毫無人格、丟人現眼的方式來釣男人。

  「要看也不是和你看啦!」她用力抽回手。

  這和小朋友乖乖吃藥,給你一根棒棒糖有什麼差別?

  有夠羞恥!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14 

她,成了那年情人節,最珍貴,也最美好的禮物。

  他以為,他們已經不分彼此,也早有了共識,這輩子是要一起走過的。

  他總是太忙。沒有足夠的時間陪伴她,偶爾由她眼神中讀出幾許寂寞,總讓他揪緊了心弦。

  所以某天陪她逛街,看到那隻初生的小狗,他毫不考慮的買下送她,因為她孤單得讓他心疼。

  沒忘記她當時發亮的小臉,嘴上卻說:「我不會照顧哦!」

  「我會幫妳。」

  「怎麼幫?你又不住我這兒。」她噘著小嘴的模樣好嬌媚,他愣了一下。

  她在暗示什麼?結婚?還是同居?

  他兩樣都沒問出口。

  在還沒做好準備,有十足的把握給她幸福之前,他不敢貿然承諾什麼。

  「我儘量。」他只能這樣回答。

  「那你不就要天天往我家報到?」

  「好。」這一點他做得到,只要她不嫌他煩就好。不管是人或狗,他都想一直照顧下去。

  所以,每當她問:「你愛不愛我?」時,他只是笑笑的,沒回答。

  這樣的問題之於他,就像是在問:「你呼不呼吸?」

  如果不愛她,不會和她進展到肉體親密。

  如果不愛她,不會為她做盡一切,不捨得她為生活瑣事煩心。

  如果不愛她,不會時時刻刻,做任何事第一個考量的總是她。

  她代表的,是他的人生。

  她應該很清楚,他的心裡除了她,從不曾住進任何女孩。

  愛,不是說了就算,他只想用行動證明,那比浮面的甜言蜜語更具說服力。

  他是很認真的在對待她,竭盡所能想把能給的全給她,就怕她受委屈,她不知道嗎?

  那麼今天,她又是為了什麼,必須離開他?

  我最最親愛的禹:

  記不起這是我寫給你的第幾封信,知道你根本沒在看,反而成了我的另一個抒發管道,像在寫日記一樣,反正你「有風度」得很嘛,又不會窺人隱私,對不?

  覺得我這段話寫得很諷刺?呵,我不打算否認,因為你活該!

  不是我要說你,你再對我這麼輕忽,我可要移情別戀了!

  沒錯,這就是威脅,怕了吧?

  不要不相信哦,告訴你,本姑娘還是很有身價的,我要是將追求我的人列出清單集結成冊,包準你嚇死。

  對了,我有說過嗎?我們公司的主管追我追得很勤哦,他叫邵光啟,每天鮮花水果、噓寒問暖,攻勢猛烈得讓人招架不了,大家都說,從沒看他對誰這麼認真過。但是你放心,我已經告訴他,我有交往七年的男朋友了。

  現在知道你多幸運了吧?還不快快叩首謝恩。

  唉……沒勁兒了,明明心情很不好,幹麼還要強顏歡笑的耍寶呢?

  禹,我告訴你哦,今天早上,同事的男友送了她好大一束紫玫瑰,她笑得好甜好夢幻,告訴找她男友有多寵她,她說,一個男人如果真的愛妳,就會用心製造驚喜讓妳快樂,還問我的男朋友,做過最浪漫的事是什麼?

  我答不出來。

  你只會買盆景裝飾我的陽台,再說些多看綠色植物對眼睛好之類的話,從不送我花。

  中午去吃飯時,看到對桌的男人好溫柔的餵女友吃東西,偶爾在她耳邊呢喃愛語,讓她笑得好開心。

  下班走在路上,看到馬路上男孩替女孩拂去髮絲,很輕地吻了她一下,女孩挽著男孩的手,小鳥依人的姿態讓我好羨慕,你從不會在逛街時摟我的腰,說那樣走路不方便。

  心裡好悶,回到家想找你說說話,你卻要值班……

  我已經在懷疑,我真的有男朋友嗎?為什麼──我會覺得這麼空虛寂寞呢?一顆心空空的,好像少了什麼……

  你一定會覺得,我又在無病呻吟了吧?算了,不想寫了,睡覺去吧,睡著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14 

她,成了那年情人節,最珍貴,也最美好的禮物。

  他以為,他們已經不分彼此,也早有了共識,這輩子是要一起走過的。

  他總是太忙。沒有足夠的時間陪伴她,偶爾由她眼神中讀出幾許寂寞,總讓他揪緊了心弦。

  所以某天陪她逛街,看到那隻初生的小狗,他毫不考慮的買下送她,因為她孤單得讓他心疼。

  沒忘記她當時發亮的小臉,嘴上卻說:「我不會照顧哦!」

  「我會幫妳。」

  「怎麼幫?你又不住我這兒。」她噘著小嘴的模樣好嬌媚,他愣了一下。

  她在暗示什麼?結婚?還是同居?

  他兩樣都沒問出口。

  在還沒做好準備,有十足的把握給她幸福之前,他不敢貿然承諾什麼。

  「我儘量。」他只能這樣回答。

  「那你不就要天天往我家報到?」

  「好。」這一點他做得到,只要她不嫌他煩就好。不管是人或狗,他都想一直照顧下去。

  所以,每當她問:「你愛不愛我?」時,他只是笑笑的,沒回答。

  這樣的問題之於他,就像是在問:「你呼不呼吸?」

  如果不愛她,不會和她進展到肉體親密。

  如果不愛她,不會為她做盡一切,不捨得她為生活瑣事煩心。

  如果不愛她,不會時時刻刻,做任何事第一個考量的總是她。

  她代表的,是他的人生。

  她應該很清楚,他的心裡除了她,從不曾住進任何女孩。

  愛,不是說了就算,他只想用行動證明,那比浮面的甜言蜜語更具說服力。

  他是很認真的在對待她,竭盡所能想把能給的全給她,就怕她受委屈,她不知道嗎?

  那麼今天,她又是為了什麼,必須離開他?

  我最最親愛的禹:

  記不起這是我寫給你的第幾封信,知道你根本沒在看,反而成了我的另一個抒發管道,像在寫日記一樣,反正你「有風度」得很嘛,又不會窺人隱私,對不?

  覺得我這段話寫得很諷刺?呵,我不打算否認,因為你活該!

  不是我要說你,你再對我這麼輕忽,我可要移情別戀了!

  沒錯,這就是威脅,怕了吧?

  不要不相信哦,告訴你,本姑娘還是很有身價的,我要是將追求我的人列出清單集結成冊,包準你嚇死。

  對了,我有說過嗎?我們公司的主管追我追得很勤哦,他叫邵光啟,每天鮮花水果、噓寒問暖,攻勢猛烈得讓人招架不了,大家都說,從沒看他對誰這麼認真過。但是你放心,我已經告訴他,我有交往七年的男朋友了。

  現在知道你多幸運了吧?還不快快叩首謝恩。

  唉……沒勁兒了,明明心情很不好,幹麼還要強顏歡笑的耍寶呢?

  禹,我告訴你哦,今天早上,同事的男友送了她好大一束紫玫瑰,她笑得好甜好夢幻,告訴找她男友有多寵她,她說,一個男人如果真的愛妳,就會用心製造驚喜讓妳快樂,還問我的男朋友,做過最浪漫的事是什麼?

  我答不出來。

  你只會買盆景裝飾我的陽台,再說些多看綠色植物對眼睛好之類的話,從不送我花。

  中午去吃飯時,看到對桌的男人好溫柔的餵女友吃東西,偶爾在她耳邊呢喃愛語,讓她笑得好開心。

  下班走在路上,看到馬路上男孩替女孩拂去髮絲,很輕地吻了她一下,女孩挽著男孩的手,小鳥依人的姿態讓我好羨慕,你從不會在逛街時摟我的腰,說那樣走路不方便。

  心裡好悶,回到家想找你說說話,你卻要值班……

  我已經在懷疑,我真的有男朋友嗎?為什麼──我會覺得這麼空虛寂寞呢?一顆心空空的,好像少了什麼……

  你一定會覺得,我又在無病呻吟了吧?算了,不想寫了,睡覺去吧,睡著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14 

她,成了那年情人節,最珍貴,也最美好的禮物。

  他以為,他們已經不分彼此,也早有了共識,這輩子是要一起走過的。

  他總是太忙。沒有足夠的時間陪伴她,偶爾由她眼神中讀出幾許寂寞,總讓他揪緊了心弦。

  所以某天陪她逛街,看到那隻初生的小狗,他毫不考慮的買下送她,因為她孤單得讓他心疼。

  沒忘記她當時發亮的小臉,嘴上卻說:「我不會照顧哦!」

  「我會幫妳。」

  「怎麼幫?你又不住我這兒。」她噘著小嘴的模樣好嬌媚,他愣了一下。

  她在暗示什麼?結婚?還是同居?

  他兩樣都沒問出口。

  在還沒做好準備,有十足的把握給她幸福之前,他不敢貿然承諾什麼。

  「我儘量。」他只能這樣回答。

  「那你不就要天天往我家報到?」

  「好。」這一點他做得到,只要她不嫌他煩就好。不管是人或狗,他都想一直照顧下去。

  所以,每當她問:「你愛不愛我?」時,他只是笑笑的,沒回答。

  這樣的問題之於他,就像是在問:「你呼不呼吸?」

  如果不愛她,不會和她進展到肉體親密。

  如果不愛她,不會為她做盡一切,不捨得她為生活瑣事煩心。

  如果不愛她,不會時時刻刻,做任何事第一個考量的總是她。

  她代表的,是他的人生。

  她應該很清楚,他的心裡除了她,從不曾住進任何女孩。

  愛,不是說了就算,他只想用行動證明,那比浮面的甜言蜜語更具說服力。

  他是很認真的在對待她,竭盡所能想把能給的全給她,就怕她受委屈,她不知道嗎?

  那麼今天,她又是為了什麼,必須離開他?

  我最最親愛的禹:

  記不起這是我寫給你的第幾封信,知道你根本沒在看,反而成了我的另一個抒發管道,像在寫日記一樣,反正你「有風度」得很嘛,又不會窺人隱私,對不?

  覺得我這段話寫得很諷刺?呵,我不打算否認,因為你活該!

  不是我要說你,你再對我這麼輕忽,我可要移情別戀了!

  沒錯,這就是威脅,怕了吧?

  不要不相信哦,告訴你,本姑娘還是很有身價的,我要是將追求我的人列出清單集結成冊,包準你嚇死。

  對了,我有說過嗎?我們公司的主管追我追得很勤哦,他叫邵光啟,每天鮮花水果、噓寒問暖,攻勢猛烈得讓人招架不了,大家都說,從沒看他對誰這麼認真過。但是你放心,我已經告訴他,我有交往七年的男朋友了。

  現在知道你多幸運了吧?還不快快叩首謝恩。

  唉……沒勁兒了,明明心情很不好,幹麼還要強顏歡笑的耍寶呢?

  禹,我告訴你哦,今天早上,同事的男友送了她好大一束紫玫瑰,她笑得好甜好夢幻,告訴找她男友有多寵她,她說,一個男人如果真的愛妳,就會用心製造驚喜讓妳快樂,還問我的男朋友,做過最浪漫的事是什麼?

  我答不出來。

  你只會買盆景裝飾我的陽台,再說些多看綠色植物對眼睛好之類的話,從不送我花。

  中午去吃飯時,看到對桌的男人好溫柔的餵女友吃東西,偶爾在她耳邊呢喃愛語,讓她笑得好開心。

  下班走在路上,看到馬路上男孩替女孩拂去髮絲,很輕地吻了她一下,女孩挽著男孩的手,小鳥依人的姿態讓我好羨慕,你從不會在逛街時摟我的腰,說那樣走路不方便。

  心裡好悶,回到家想找你說說話,你卻要值班……

  我已經在懷疑,我真的有男朋友嗎?為什麼──我會覺得這麼空虛寂寞呢?一顆心空空的,好像少了什麼……

  你一定會覺得,我又在無病呻吟了吧?算了,不想寫了,睡覺去吧,睡著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頂部
雅虎贊助網站載入中...
 

雅虎贊助網站載入中...

    Copyrights © 1999-2011 Community Network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18003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Key8.com - Archiver - WAP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KEY8.COM網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網站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KEY8.COM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Review key8.com on alexa.com
{ if (0==1)} {/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