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吹水廣場 扮靚天地 情情愛愛 寵物天地 影視娛樂 K Fun區 資源分享 靈異地帶 數碼產品 快樂貼圖 休閒生活 興趣交流 學術文化 上班一族 本站資訊
搜尋  鄭家純買有線 曾健超出獄 董建華入瑪麗 行動電源 創業 ㄦ字腰女神 樂易玲細仔偷嘴裕美 彭于晏裝假狗 林志玲睡衣出鏡 搬屋 姚瑩瑩男人婆 廣州黃鱔哥 貴妃雞頭飯 菜刀切西多 車保 資助葉繼歡女富豪 直播殺人男自殺 學生千萬富翁 秋葵脆片 孕婦須知


 
標題: 轉]] ﹎﹉戀上∘∙...鄰家的你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45 
[HIDE]
第十二話

蓓兒百無聊賴的四處走走,

她不明白,學校又不算太大,幹嘛找個人也找不到呢?

話說一小時之前,管理著醫療隊的女生來到蓓兒這班房,

說她們有兩個女生有事不能到場,但班上只有蓓兒及小唯懂得醫療方面的知識,

起初她們不願的,經過一輪的夾擊,只好答應。

她們在看管著,悶得幾乎打盹。

小唯藉口去洗手間,

本來只是一會兒蓓兒也懶管她,但她連半小時都沒回來,

蓓兒就知道──她逃了!

找到她的話要好好看──

不話說回頭.....她在那呀?

醫療隊的女生轉個頭回來的時候,人呢?

走了。

******

「淼淇。」徐弦月不知從哪兒閃出,

被蘿莎纏得要死,終於可以解脫了。

「放手。」他怒瞪著她,她這回乖乖的放手了。

弦月拉他一旁嘀咕著:「那一群沙豬,打從上次我們搗毀了他們的地盤一直都看我們不順眼,我收到消息,他們這回趁空檔到男校,打算大肆破壞一番。」

淼淇蹙著眉,不悅之色盡顯。

他續說:「要馬上乎叫所有的兄弟回去──」他有心瞄一瞄正在注意偷聽的蘿莎「如果你有事的話...呃....可以遲些去的。」他強忍著笑意。

他白了他一眼,「沒事!走。」沒跟她說一句話就帶著眩月及一眾兄弟走了。

蘿莎亦無意挽留──或者這樣說,她挽留不到。

反正,血腥的場面不適合我。

「表妹!妳來了?」小唯像發現新大陸伕似的開心的大步走向前。東看西看的,

「咦?不是說好妳會帶大群姊妹來的?」

「表姐...」糟了,這回來得太趕,忘記通知姊妹們來,「呃....對了,全部沒空。」

她揚起眉,「全部沒空?太誇張了吧──不過算了,妳有來就好,有沒有看到帥哥?」她換上一幅雀躍的樣子。

「有,我跟他一起來的。」驕傲的神情印在她的臉上。

「啥米!!!!!」她的愕然更使蘿莎更自大,她的纏著藍淼淇目的之一就是要女生們妒嫉著。

為什麼小唯會這麼愕然?

她當時因為地方太暗,其實她只知道藍淼淇存在,女的太模糊,但看見蓓兒好像看到的『她』,好勝的心態使她「罵了才算」。她一小時之前,粉大聲的罵藍淼淇沒眼光?

「呵,呵,對呀,是哦......」她只好以笑擋醜,

突然,她覺得後方有一對的目光瞪著自己,

拜託!不要是蓓兒哦....不了,以防萬一為上。

她慢慢的轉身,準備第一時間溜人。

「小唯!妳再逃看看,絕交!」蓓兒扯著嗓子說

「不要這樣嘛,絕交這兩字要不能隨便說啦,收回收回──好好,不逃就是。」軟巴巴的依在蓓兒身上。

蘿莎看到蓓兒如此對待自己的表姐,心中又是怒。

好呀,上次會議室內,我還沒忘記!這回新仇舊恨一回算!

如何整她好呢?

她在心中盤算著。

蓓兒亦察覺到蘿莎的存在了,

心中不免得有點兒內疚,好歹上次也是自己不禮貌在先的。

最壞都是藍淼淇,不是他說出這些鬼話出來,麻煩還有嗎?

「蘿莎小姐──對吧?」她小心翼翼的說,蘿莎一對的內帶著恨意的眼回望著她,

「呃,上次會議室的事──如果,妳還氣著的話....我道歉...」她誠懇的說。

想這樣容易就原諒妳?門兒都沒!

對了,我想到要怎整妳了。

嘻...

小唯見表妹不作聲,「哎呀,蓓兒呀,我表妹那會這樣記仇?對吧?」小唯等待著蘿莎的答覆。

她換個眼神,「對啦....我那會這樣..小器呢...?」笑意盈盈的說

會!我就是會!蘿莎心中暗吋

計劃要開始了哦。

「對了,妳叫蓓兒是吧,能否幫幫我一個忙呢?」她微笑著問,帶過絲絲的鬼魅。

突如其來的請求使她有點愕然,「嗯?可以的...」沒有察覺那一絲的不對勁。

笑容更深了,「這樣的,淼淇──呃,即是妳們旁邊那所男校的學生會主席啦,他呢,說什麼有東西要我回去男校拿,但是天都這樣暗了,我怕暗的,可不可以....幫幫我?」

「是什麼東東?我跟蓓兒去好了。」小唯自告憤勇的說。

「哎呀,好表姐,我還有事要妳幫我幹呢?好趕的!」臭表姐!不要搗我大事!

「哦,這樣呀,蓓兒要小心啦,難得有很趕得事情找我,我和表妹自走了,拜啦。」說完就拉著蘿莎走了。

「喂......」望著漸遠去的兩個身影,「我還沒答應呢?要拿什麼呀?」

她嘆了一口氣,老天,怎會有這種人?

算朋友嗎?

算了,去到才算,反正,我一次還沒去過藍淼淇的學校,

瞧瞧也好。

天知道,兩幫人浩浩蕩蕩的向男校的方向走去?

**********

[/HIDE]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按「讚」或分享給您的朋友,以示鼓勵。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45 
第十三話

暗夜裡,寒風瀰漫著整個街道,

蓓兒自然的抱著手臂。

「搞鬼了,夏天的晚上哪時是這樣冷?」她暗忖著。

四周空無一人,只有微弱的街燈照耀著地上,

但從她的眼看來,很惹鬼。

還是走快一點兒好了......

她小步併大步的,眨眨眼就到了校門外了,

咦?有人進去了?幹嘛那道門子半開的?

巧合地,一陣的微風略過她的背,

她不由自主的不寒而慄。

她比畫著十字架,天主、瑪利亞、耶穌、觀音菩薩......保佑小女子平平安安,小女子心血微小,嚇不了....

她戰戰兢兢的走進去,

聽到的只有風聲,

不.....有點...像人聲的....在那邊!

她小心翼翼的穿過禮堂──這麼大,應該是了。她想。

前面又有個一半啟的門,

她以黑暗為遮掩,依著門兒,把耳朵貼近門。

「哼,臭小子,識趣的,就跪地求饒,或者老子我會放你一條狗路。」加插一些附和及嘲笑的聲音。

那一把嗓子低沈又沙啞,一聽就知是一個二十來歲的男人之聲。才是年輕人,就老子老子的叫,唉,加速人口老化原因之一吧!她想

「抱歉,我學識太少了,原來人都會行『狗路』,稀奇事呢。請『老子』先生,指教一下小子我 ──示範好了,你如何行『狗路』?──或是,你不是人呢?」嘲笑的聲音又增強了。

回答的是一把成熟又帶點低啞的嗓音,但聽起來絕不超過十七歲,嗯,本人應該會帥帥的──慢著,這嗓子很熟悉呢.....

不會吧....是他?

「臭屁!老子當然是人!要老子扮狗,今天不宰你就不叫老子!」明顯的惱羞成怒,一陣的叫吼聲,

小頭兒伸出一點點,她瞇眼起來。明顯的兩幫人,分別站在最前的那兩人,較矮一截的應是那個「老子」,高大的就是「小子」囉。應該是黑道之間的爭議。

剛剛嘲諷的說話應該是那個「小子」說的吧,他明顯比後群的兄弟高,

高大也是他的特質之一嘛?

「哼,我會怕你嗎?白痴笨蛋。別忘了,老子你是我手下敗將。」明顯的鄙視。

糟了糟了,那句「白痴笨蛋」的聲音真是他──三八公藍淼淇!

他幹嘛牽涉到黑道的人?

「敢罵老子我白痴笨蛋?兄弟,上!」老子大吼一句,

電影撕殺的聲音是怎樣的?就是──後頭的兄弟在叫「殺呀!!!」

對頭的也在「衝呀,死呀,打呀」的叫,

對了,如果藍淼淇這樣叫的樣子一定很蠢。

哈哈,她也心中暗笑著。

糟了,

突然她的腦海閃出一個正常點兒的想法,

這是黑道的事啦,私下解決中,關我啥事啦?幹嘛我覺得這樣興奮?天殺的.....還是悄悄的走人,

輕輕的我來了,輕輕我走了,拜拜啦,

真有詩意,她在自誇。

正當她轉頭的時候,一陣的閃光發出「刷」的一聲,實實的插在地上(通常禮堂都是木質地板),

OH,MY GOD!

水果刀?

她除了呆,還是呆。一轉頭就送一把水果刀,走一步就西瓜刀囉,
本姑娘我不信邪!真的走一步,

再一次,一陣閃光發出「刷」的一聲

他媽的!

那不是西瓜刀,竟然是豬肉刀?

「該死的。」她低呼著。

蓓兒竟覺到自己出了聲,立即掩著嘴巴。

赧赧的探出頭來,

一陣冰涼的感覺從頸子傳出,

「出來。」冷得沒再冷的聲音傳出,

明顯的,被用刀子威脅著啦。

是藍淼淇那幫的..還是老子那幫的...她腦海中飛快轉著。

這樣的話...我寧願是藍淼淇了,

我現在只想說:救命!

頂部
[廣告]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46 

第十四話
「你、你、你想怎樣?」蓓兒顫著聲音問,

天哪,被人用刀子脅持著,不怕就是鬼。

他更大力的扯著她出去,

「喂喂,好歹我算也是個女孩兒,你會不會憐香惜玉點呢,是不是男人啊你!」她不客氣的大罵。

沒反應。

「放手!放手!」她不斷的掙扎著。

「老大,這女的在暗邊偷窺著,把她捉來了。」他說話了,但他在人家打鬥中說話,對著給藍淼淇打得要快死卻死不認輸的老子說。

不錯,老天真的「有眼珠兒」的,抓我的是竟老子那幫人。天哪....

老子喘著氣停下來「你白痴哦,木頭,看不見我打架嗎?沒帶腦袋出來,去,給你半小時,回家裝好再來。」揮揮手要他走。又準備再跟藍淼淇打。

可是藍淼淇直直的瞪著蓓兒,完全沒有戰鬥的意思。

「小子,再來──喂,看女人不用這樣出神的吧?」老子問。手勢示意木頭叫著蓓兒帶過去他身旁,

「咦?妹妹兒,蠻漂亮嘛,來來,做哥哥女人好了。」搶敵人的女人,多爽!嗯,雖然這女的真是個美胚子。

蓓兒愕然的望著老子,

什麼什麼年代耶?還在玩金魚叔叔遊戲?

蝦米管你?她白了他一眼。

但是下一秒老子的髒手就不安份的向她的臉頰進攻,還笑得這樣齷齪。

心中的怒氣一瞬爆發,豁出去了!

「喂!猥褻低能兒,放手!」她冷眼瞪著他,

平生最看不過這些男人,自以男人的專霸就欺負弱女子──包括我,我雷蓓兒是這種被人欺負不作聲的人嗎?藍淼淇不幫我就算罷!我有自己!

老子滯滯的望著她,她剛說了什麼?猥褻低能兒?我嗎?

「是呀,是你呀。」她幫忙解答了他這個疑問。

理解了她的罵話以後,自然是一番的憤怒,

「臭婊子!竟敢罵老子我?信不信我把妳先姦再姦、再姦再給手下姦──再殺!」他落下狠話,

怕你蝦米!來呀!不過是她心中說的,

「卑鄙無恥下流變態。」她冷冷地說,

「你知不知道?現今社會這樣失敗,就因多有似你這種人來,不務正業!

滿腦就是這些黃色思想,拜託啦,努力點,沒聽話「活到老學到老嗎」?

看你這個蠢樣子,都似是二十來歲罷?還追得上的,好好加油,成功以後不用答謝我好了。」說時不斷搖頭,又是點頭,臉上又是自信的微笑。

兩幫的兄弟都停了下來,分別站回自家老大後面,

但眼神不其然盯著蓓兒──哪時走出來的女人?

不過聽到這個女人竟敢教訓老子,還說得這樣老氣橫抽的,不禁都倒抽一口氣,

明顯有三條黑線的老子,雙手緊握,青根都現露。

「妳、妳──」左手提高,似乎想準備給她一巴。

蓓兒現在腦海上想的是.......蠻熟悉的場面......

完全忽視了老子,怒氣撗升!

叮!對了,之前蘿莎跟我都上演過類似的情形,嗯嗯,看著快要下來的一巴,

之後就合上眼睛,那個藍淼淇就會......

BINGo!痛楚遲遲不來,就知道猜中了。

她悄悄的睜開一隻眼,老子的手給藍淼淇捉住了。他挺身護著她。

很好很好,下一句就是....

「我跟你說,她是我的女人,你敢動她一根毛看看,要你好死。」跟那時是一樣的!只是女的變了男。

她「噗」的笑了出聲,急忙掩著嘴巴。

她是我的女人、她是我的女人.......聽上來蠻順耳的,嘻....

那些倒抽聲又出現了,

搞鬼了,老大竟然承認有女人?──藍淼淇那幫人想。

老大給一個小子威脅到了?──老子那幫派人想。

天殺的!明明知道她是故意不避開,但.....那時的感覺是──不想她受到丁點的傷害,該不是....真的喜歡上她了?藍淼淇暗忖著。

他知道心中並不排斥這種感覺。既然是這樣,就把她追到手好了,反正她是我的未婚妻,還可逃到哪?

「殺千刀的臭小子!」突然掙脫藍淼淇的手,「你!竟然這樣侮辱我?」暗暗的把手伸到後面,緊握著密藏的刀子。

刀子一亮出,「啊!小心──」蓓兒在後面尖叫著。

淼淇躲避不及,嘴角邊到臉頰中那處有一條血痕,傷口不深亦不長,但都夠顯眼了。

「你.......我.......他........」驚訝的蓓兒手指著老子,又指著自己,又指著淼淇的傷口,就說了三個字,

淼淇完全不放那小傷入心內,佯裝的點頭對老子說,

「嗯嗯,聽不懂吧,她是想說『"你"這個三世臭混蛋,竟敢傷"我"最最最親愛的未婚夫,用你的豬眼瞧清楚!"他"要是留疤痕的話就要你十八代的祖先奶奶好看!』」

然後對著蓓兒柔情的說,「放心吧,親愛的小甜心外加可愛的未來老婆,這小小的傷痕是減少到我對妳的──愛!不要這樣動怒的。」

什麼外星語言?

「藍淼淇!你白痴呀,這麼多人面前在還說這些肉麻話,說這些話都不是這個時候說吧!」她生氣了!確實生氣了!說話都不懂找好時機的,臉頰都傷成這樣了,還在說這些花言巧語!

哦,這是說如果在無人的時候說就OK了?嗯嗯,考慮考慮一下。淼淇暗暗笑著。

她轉身對著老子說,「還有你!好端端好傷人幹嘛,可以告你的哦!」

雙方的頭頭的情勢緊張,隨時會發生爭執的。

這樣下去還不是辦法,要是兩邊都打起上來的話,那後果可嚴重了。

集體打鬥耶,上警察局的怎辦?

蓓兒在猶豫著。

就在這個時候,由開頭就不知閃到哪兒去的弦月大模大樣的走了出來了,

緩緩的道:「三分鐘,你們只有三分鐘逃跑,三分鐘後,警察就會來。如果你想給捕回去的話,就慢慢待吧。」

接收到兄弟的訊息後,藍淼淇接續說,

「是哦,我們一伙人全都穿校服的,解釋說參加鄰家女校的夜祭就OK囉,你

們呢,每個都過了十六歲,又穿著黑衣的,頭染得五顏六色,一看就知道是綴學的人吧?這麼晚了,番連在外,那些警察還不纏你一番才怪。」

老子面露懼色,猶豫著該去還是留,

半晌他說,「我們走!」大手一揮,拉大隊的急急跑著走了。

藍淼淇、徐弦月都暗暗的偷笑,成功。

「啊──藍、藍淼淇!你、你臉上的傷、傷還在流血耶!快點過來啦!」雷蓓兒指著藍淼淇的臉大叫著,

旋即抓著他的手轉身就衝了,

口中還喃喃自語道「醫療室、醫療室、在哪?」

藍淼淇好心的回答,「前面轉左的課室。」

***********

「哇塞──痛痛痛──溫柔點、哎唷....」房內傳出一陣一陣男的抱怨聲。

「活該,誰叫你這樣不小心。」室內傳出一把女聲。

猜都猜到吧──藍淼淇和雷蓓兒。

淼淇坐在白床邊,蓓兒則搬了椅子坐在他身旁前。

見他五官都皺在一起,心中沒由來一陣的憐惜,不由得放輕手上的動作,貼上最後的膠布。

「包紮好了──呃....真的很痛嗎?」她小心翼翼的問,卻惹來他的白眼,

「試試看好不好?虧妳還說自己是學過醫療的,這樣粗魯,不死都給妳弄痛死了!」

她瞇起了眼睛,手欲向他的傷口大力一按,

但是,他更快的抓緊她的手,賊兮兮的笑著,

「怎麼啦,這樣心急想跟妳的未來老公來個親密接觸囉?」

奇怪的,她不說話,只是直直的望著他,

「幹嘛啦?」他問。

「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要老老實實的回答。」她一本正經的說

「嗯。」

「你,是黑道的人嗎?」

「........」一段時間的沉默。

他開口了──

***********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46 
第十五話

「幹嘛啦?」藍淼淇問。

「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要老老實實的回答。」蓓兒一本正經的說

「嗯。」

「你,是黑道的人嗎?」

「........」一段時間的沉默。

他開口了──

「是。」他懶洋洋的說,「我可是個大哥呢。」面上多了些自豪。

他答得理所當然,她聽得口目登呆。

雖然問的時候都猜到了八九分了,但...但跟聽到的時候分別很大耶...還敢說自己是大哥!

這個人....有點問題的。

「你這個樣子是否想我讚你上到這個位置很棒?」她瞇起了眼睛,帶點怒氣的問,

他似個小孩用力的點點頭。

她深吸一口氣,向他的耳邊大吼,

「你是白痴哦!如果是一間公司的頭頭大哥,稱讚你有可難?但、但....黑道的大哥...讚來幹嘛,有什麼事替你收屍囉?我可不想這樣年輕就給人說咒死了自家老公!」

他聳聳肩,前沒有回答,但他明顯心情大好,

她這樣說就是間接的承認了我是他的未來老公啦,呵...

「好了好了,帳都算完了嗎?」藍淼淇問,

她點點頭,

「該到我算妳的帳了。」他微笑的說,

她感覺到全身發麻,出現了,惡魔的微笑....笑得這樣賊,不會好的,

「妳出現在這兒幹嘛?──嗯?」

「呃.....我、...呃....」奇了,我幹嘛怕他嘛,我又沒做錯事!

口氣都大聲的說,「喂!是有人叫我來這兒問你拿東西的── 嗯,是這樣。」

他揚揚眉,疑惑的問,「是誰呀?要問我拿什麼?」

「呃──」她眼珠轉了轉,糟糕....忘記了問蘿莎拿什麼..「總之就是蘿莎要我來的啦。」

是她?該死的,現在很想宰了那女人!明知這裡危險卻叫蓓兒來?找死!

死了死了,他的眼神又變了,瞧!整個皮子橫豎看都是想殺人似的.....那我怎麼辦...

「她叫妳來就來啦?什麼時候變得這樣聽話啦,乖寶寶。」他帶點揶揄的口吻問,

她紅剎了俏臉,「你、天殺的臭混帳!我、我聽話又怎啦,關你何事!」

「當然關啦,我可是妳的未來老公耶。」

又來了,每回都是這樣的,老不老就把「未來老公」放在口邊,可惡的是我竟反駁不了!

她不答話,但別開了臉,不理他。

終於察覺到她的臉色不對。

「喂喂...」他小聲的問,

仍沒答話。

「生氣了?」他靠近了蓓兒,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我說聲抱歉啦?行了沒?別氣了。」

「哼。」總算出了聲,

算了,當本大小姐心情好,見你道歉了就放過你一回。

但這回到他沒作聲了。

疑惑的她轉回頭,一個放大了十倍的藍淼淇大頭出現在眼前,

她感覺到他柔軟的唇正摩擦著自己的唇,那種麻麻癢癢的異樣感受像觸電般。

她眼瞪瞪的望著他,可以從他的眼睛中看到自己的多麼的驚訝。

他一隻手俏俏的繞到她的頸後,欲加重對她的吻,

「砰──」醫療室的門兒突然倒下了,

兩片的唇立即分開。

四隻眼睛望著門口躺下著六、七名的不速之客。

藍淼淇殺人的目光死瞪著他們──他的好兄弟們。

天殺的混帳!竟然破壞了我的好事!難得才吻到她.....該死該死....我一定要他們好看!

「滾。」一陣冷酷的聲音說。

「抱歉抱歉,大哥抱歉,我們不礙你和大嫂開心啦,拜拜。」一群小的閃去了。

***********

跑走了的兄弟們回到操場大叫著。

「嘩、嘩、嘩!!獨家獨家,超級獨家!」兄弟甲回著氣說,

一眾人湧過來,張著耳朵要聽個明白。

「剛剛,你們知道我們看到了啥嗎?──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可看得清楚哦!就是──」

「喂喂,別拖延時間賣關子!快說快說!」

「嘻、嘻,說出來也不相信!剛剛,我看見了大哥和大嫂.......接吻!」

「下───」驚訝聲四起,

天知道大哥人雖有女人緣,但絕不近女色,還說是kiss?

「慢著,大嫂是誰啦?」某人說了個笨問題,

「廢話!除了剛才那個女孩還有誰嗎,兄弟,揍他!」可憐的某人就給圍著打了。

*********

空間又回到兩個人了。

一陣尷尬的氣息漫延著。

「死淫魔。」蓓兒突然說,

「啥?」他一時腦袋轉不過來,

「我說,你這個千世大淫魔!幹嘛和我接吻!?」她直接向他的耳朵轟炸。

半晌,他說

「沒有。」

她瞪大眼睛望著他,吃完豆腐不認帳?

接收到她的疑惑,他說,

「我沒有跟你接吻,只是跟妳親吻吧。」

「"接吻"跟"親吻又有啥分別!」

他佯裝專業人士的點頭,「當然有,"親吻"在我來看就是只是唇貼唇的動作。」

他別有深意的望了她一眼「至於"接吻"嘛......當然還有些更加『煽情』的動作囉──」

『煽情』的動作!?這樣都說得出口的?

「你──變態!──」 她紅著臉大吼!

他揚揚眉,賊兮兮的說,「要不要試試看,我的技術應該還不賴的──」愈說愈近,

蓓兒情急之下一把推開他下地,害他的屁股開花,

惹得他呼叫連連,他可憐兮兮的哀叫著,「雷~蓓~兒,妳好毒,想謀殺親夫嗎...」

「我──活該!」依照紅著臉兒就走出了醫療室。

她一走後,藍淼淇可憐的模樣消失,反之出現一張笑臉。

呵呵,準備做妳的大嫂吧。

***********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46 
第十六話

走出了醫療室,她想回到女校。

「臭渾球、白痴──」蓓兒邊走邊低頭咒罵著那個天殺的混蛋──藍淼淇。

臭家伙,十成前一輩沒踫過女色啦?竟然敢吃我豆腐──他媽的。

想起那張的臭臉,就很想扯它下來撕個破碎!

但又回想起他那張摔下地後,俊臉皺起來的樣子....

他沒事吧?應該不是很痛的,那個高度怎會稱得上很痛呢?但是,又真的好像好疼的樣子耶!?真擔心...

慢著,搞鬼了,我在擔心他?沒可能,他死了也不關我的事,他痛不痛不關我的事。對!就是這樣。

回到了女校,她就遇上了小唯和蘿莎兩個人了。

蘿莎的目光來來回回的在蓓兒身上穿插著。

黑道打架耶?沒可能連一點兒的損傷都沒有吧?

「蓓兒──妳..沒事吧?」蘿莎試探的問。

「我當然──」蓓兒腦海一轉,如果說了男校的事件出去....這樣的話,他不就會有麻煩嗎?「沒有事啦,可以有什麼事呢?」她反問,心虛的笑著。

「哦....沒事就好啦。」該死的,怎會沒事的?明明該被那些黑幫的人打得體無完膚,最好進醫院!難道,是藍淼淇幫她?怎會這樣的?這三八有什麼好......

蘿莎陰冷的盯著正在和小唯說笑的蓓兒。

口中低聲說,「敢和我搶男人,不會要妳好過。」

就在這時,一把男聲從後傳來了。

「喂喂,三八。我有話跟妳說。」藍淼淇在蓓兒的後面說。

蓓兒嚇了一跳,搞鬼了,幹嘛走路沒步聲的?

「幹嘛啦?」跟小唯交代了兩句就以龜速的速度走到他身邊。

他彎下腰對著她的耳朵輕聲說,「對了,媽說啦,在妳十六歲生日那天呢,就是我們的訂婚的日子囉,別忘了。」

「啥咪?是你媽還是我媽?幹嘛我不知道的?」

「是啦,當然是妳媽啦,現在不就知啦?」一口氣回答了她的問題。

他們什麼時候變得這樣親密?媽媽.....妳真的這樣背叛我!

一旁被忽略的蘿莎大大的不爽,

對著淼淇和蓓兒「咬耳朵」的行動感到嫉妒!

那個女人,少得寸進尺!我不報仇的就不姓蘿。瞧著看!

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過了半晌,

「咦?蘿莎呢?」蓓兒東看西望的問

小唯聳聳肩,「不知道嘩,可能回家了。」

「可能吧。」

是我多心嗎?怎麼總有種不祥的預感?

***********

「喂,你的真可以跟我合作?」一把女聲在這間暗暗的細巷傳出。

「當然,我的目標是令那個臭小子生不如死,那個女的是他唯一的弱點,刪除她妳可以乘虛而入,又可以報仇,雙方都有利益。何樂面不為?」男人說,語氣十分的不齒。

「那樣好吧──我有個計劃,聽著囉...........」蘿莎用極輕的聲音說出了她的計劃。

老子點點頭,「這個計劃可行的,就這樣做吧,我會全力配合妳的──不要令我失望哦。」

蘿莎邪笑著,

我就不相信,這回整不到了妳!

雷蓓兒,訂婚之日,我期代著──

***********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46 

第十七話

「哎唷,這件漂亮還是這件呢?藍太太,幫幫忙想想吧。」雷媽媽扯著一旁的藍媽媽說著,神情就像很高興,我的女兒有個伴兒了。

哼,我現在很差嗎?好歹是個孝順女兒啦,這樣快就嫁出去,妳很高興哦,不礙到妳和爸爸啦。

一旁被冷落的雷蓓兒負氣的想著。

早上給自家媽媽吵嚷的叫起床,心情已經很不爽!她又拉著藍媽媽出門,

說什麼「今天好日子啦,就一於選衣服出席訂婚那天吧。」

聽說藍淼淇都給爸爸們扯去了,不過不是同一間店。

老天,我昨天才知道要訂婚耶,更可況,還有兩個星期才生日啦,這樣急幹嘛?

更更重要的是,我還沒吃早餐哪!

「媽──」她沒聲沒氣的喊著,

「什麼?」藍媽媽和雷媽媽同時回應。

雷媽媽愕了愣,隨即會意了,「哎呀,我們快要變成親家了,蓓兒哦,這就多了個媽媽疼妳啦。」

藍媽媽點點頭笑著,「這個未來小媳婦真會哄人呢。」

老天,我沒有這個意思好不好!蓓兒差點反白眼。

「我──嘩──」話都未說完,雷媽媽一把將晚禮服推給蓓兒,

她小心翼翼的拎著那禮服的兩條小小的吊帶,

這件是衣服嗎?穿了不等於沒穿吧,心口去到這樣低耶,想必整個白雪雪的胸口都露光光啦!

還有背部也是!破了個大大大大洞,而且這條還要是一條高叉裙!天知道叉得多高啦,小俏臀都要露出來啦!!!!

天哪,現在去訂婚不是露身耶!

「媽──我不要這件啦......」蓓兒鼓足勇氣說著,彷彿面對不是媽媽們,而是一場的戰爭。

為了我的身體著想,我必要反抗到底!大不了就出「王牌」!

「為什麼啦,這件很好呀,又通風又涼爽。」雷媽媽首先反擊,

通風好又涼爽?她的內心在狂吐血。

「是啦,但是我穿不慣,萬一洩光光給別人看怎辦?」

「但是這件的顏色好漂亮哦,妳穿上它一定好美啦!」藍媽媽不放棄的勸導。

那就妳穿吧,一定更美!

「是啦,藍媽媽妳的身材保持得這樣好啦,一定穿上它有餘的,不如就妳要吧,我是小一輩的,該敬重妳的!」

「小丫頭亂說話....」話雖是如此,但她亦笑得開心。

這招叫「四兩撥千斤」,讚文的說話誰不愛聽呢?

瞧,藍媽媽笑得這樣燦爛,就知道是行的!

「那好了好了,妳自個兒選好了,別慢哦,我和藍媽媽先去選自己的。」然後就拉著藍媽媽東拿西拼著看的,再一次冷落了蓓兒。

唉,這是我的媽媽嗎?

話雖如此,但蓓兒都用心的看著禮服,

訂婚的是自己耶!不穿美點的話就對不起自個兒啦!呵。

嘩嘩,這件不錯,

嗯嗯,這件亦好。

哇塞!這件更好!

突然之間,她好想有藍淼淇在身旁,起至少會有點安全感。

怎辦呢,算了,打個電話給他問問吧,好歹他也算是個男主角,要他給點意見還正常吧?

「喂。」他那把好聽的嗓子在耳邊傳來,還夾雜著爸爸們的爭議聲,說什麼"這件好"、"那件好"的,看來,我們是同病相憐啦。

「藍淼淇,是我啦。」

是她?正巧,剛剛還打算打給問問她衣服建議的──

「我想問問你呢,我該適合穿什麼顏色的禮服啦?」話剛說出口,她就後悔了,這種白痴問題怎會問得出口的.....

那頭靜了下來,

半晌,他說,「藍色。」

藍色?嗯嗯,他又會知道那三件之中真的有藍色的?好啦,就藍色那件。

「哦哦,謝謝哦,剛剛還在想選哪件的,你算是幫了我個大忙啦。」

「這樣的話,妳只要告訴我那種顏色適合我當打平。」

「嗯──」她腦海中努力的把衣服顏色襯上他,「黑色外衣配白襯衣,帥氣又簡單點嘛。」

「嗯。」這套亦是我選擇之一,既然說出了,就這套吧。

他瞄著爸爸們,他們還在爭議著襯衣是粉紅色的還是粉橙色 ──

對他們說著,「爸,兩個人一人一件一種顏色不就搞定了吧?不用管我了,我選好了。」

「爸爸也是這樣子呀?剛剛媽媽也是這樣啊,好端端的拿那件低胸又低腰的衣服給我耶──」蓓兒說

「妳沒穿吧?」他有點著急的問。

「喂!把我當成是笨蛋嗎?那件稱不上是衣服的衣服我會穿嗎?」蓓兒笑說。

呼──沒穿就好了,她敢穿的話就宰了她!,不了,下次還是跟著她去選好了,免得又給逼著穿什麼低胸又低腰的衣服。

「是嗎?我還以為妳就是那個笨蛋呢。」他譏笑著。

「藍淼淇,你這個大龜公,有種說多一遍看看!」

「笨蛋。」

「死白痴。」

「臭三八。」

「...」

沒完沒了的罵聲,作為了這天的句號。

****************

「呵,看來,我們的女兒跟妳們的兒子感情很好嘛?」

「呵,當然啦,對了酒席要多少呢?還有還有,裹想想好我們的孫子名稱好了。」

「要啦要啦──」

這兩個媽媽已經迫不及待商討著他們的未來。

****************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46 
第十八話

轉眼間就過了兩個星期──他們訂婚的日子。

「哎唷,雷太太,恭喜恭喜,妳家蓓兒跟藍家的訂婚,郎才女貌的,很合襯呢。」某姨媽支喳不停的在雷媽媽的身旁打轉,

「怎就是嘛──(支支喳喳中)下刪數百字。」某某姨媽又說。

「呵呵,」別人稱讚自家女兒耶,做母親的又怎會不高興呢,

對了,蓓兒她弄好了沒呢?藍太太跟她還好吧。還是看看好了。

************

「蓓兒,換好了沒呢?」藍太太溫柔地對著更衣間的蓓兒說。

眼中盡是迫不及待的神情,天知道她和雷太太在蓓兒的禮服上做了少許手腳,是啦,因為原本的實在欠缺了女人應有的魅力,裁少許就可以突出女主人的本色了。哈──

「呃,還好還好──等一會兒。」蓓兒大喊著。

天哪,那時試的時候都沒有這樣「露」的,怎會這樣的那.....

「蓓兒?」雷媽媽都來了,「淼淇都換好了啦,還在等待妳這個女主角呢?有什麼要媽媽幫忙嗎?」

糟了糟了,連媽媽都來,避不開 ── 算!就跟它拚命,性感少許又不會死掉的!

不過,好就是沒有聽過──某人的眼光就是可以殺暈人的。

就在媽媽們的陪同下走出了更衣間。

***********

在遠方看見了了三個熟悉的身影,當然是爸爸們和藍淼淇啦。

「淼淇,小娘子來了哦!」藍媽媽打趣說著。

正在悶得發呆的藍淼淇聞言轉身轉向她。

他愣住了。

只見雷蓓兒羞赧的小步向前走,一身天藍色吊帶的禮服,裙子剛剛好及膝,加上化了些淡妝,但卻能突出原身的自然美。

她也愣住了。

英挺的站在自個兒的面前,黑色的西裝服更能表現出他的王者風範,說他只是十六歲都沒人相。

說時快,他們都彼此站近了。

他就怔怔的望著她,而蓓兒則不知所措的往地下望。

「三八,今天妳很還不賴嘛。」硬嘴巴就是不肯說出半句讚美。

「哼──」她抬頭著他皺皺鼻子。「八公!彼此彼此吧。」

四目對視,最後還是「噗」聲笑了出來。

尷尬的氣氛才得以舒緩。

「說真的,今天很美。」藍淼淇低聲地說。

她紅著臉頰也回應,「我也是說真的,你──你今天很帥。」

「各位先生、女士們,今天是藍氐和雷氐的令公子及千金訂婚的大好日子。有請男女主角──」客串的小唯大聲的喊著。

四周突然黑暗一片,只見得一道的光線射各正中央──即是他們所站的位置。

「我們的最熱烈的掌聲恭賀未來的準新郎新娘!」拍掌聲四起,歡呼聲不斷。

突然一下子所有的目光都幾乎集中在自己身上,雷蓓兒羞著臉低下頭不語。

不少男賓客都嘆息著:如果遇上她這個美人兒就好了。

相反,藍淼淇都樂於接受大家的祝賀,不吝惜地顯露笑容。

不少女賓客亦都嘆息著:如果是未來新娘子是我就好了。

一道怨恨的目光射向蓓兒。

原來是蘿莎。她獲小唯的邀請來的,但她卻認定了是蓓兒向她耀眼才叫小唯請她來。

哼,這口氣我總嚥不下!

*********

正在無聊的蓓兒走出了大廳,來到了露台,這兒是二樓,一對望就是馬路,

心口始終有個鬱結。

思緒回到五分之前──

「蓓兒,恭喜恭喜囉,和大大帥哥訂婚,快要做人家老婆子。呵,猜不到會是妳第一個結婚的人呢。」小唯拉著她支喳不停。

「是爸爸媽媽決定,沒選擇權利。」她聳聳立表示無奈。

小唯輕力的拍拍她的肩膀,「少裝蒜了,如果妳不對他有意思,妳會一點兒的反對行動都沒有嗎?這樣不太像妳耶。」

「我──」她一時語塞。

的確,不滿意只是表面的,但實質呢...我可以反抗的...但是...為什麼我會不反抗呢...?

「沒話說吧?是不是不明白為什麼搞不懂自己呢?」蓓兒點點頭。

小唯續說,「哈哈,這就是一個女生戀愛的先兆啦!」

「妳,雷蓓兒,喜歡上他啦,還不知道。」小唯肯定的說。

接著小唯說什麼她都聽不到了──

回望著面前的一片燈光,腦袋空白一片。

我...真的正如小唯所說的這樣...喜歡上藍淼淇嗎?

小魔鬼和小天使在一旁竄了出來,

小魔鬼說,「他這樣壞!妳又怎會喜歡上他呢!」

小天使說,「可是,從小到大就跟他在一起,他的脾氣、品味、習慣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不對他又留意的又怎會知道?」

小魔術說,「妳知道什麼!」

小天使說反駁「那你又知道什麼!」

「吵死了!好煩」蓓兒大力搖著頭。

「蓓兒,還好吧?」一把細膩得摻出汗水的聲音從後面傳出來。

蓓兒轉過頭來,原來是蘿莎。

「嗯嗯,沒事了。」

「這樣就好了。」蘿莎佯似真誠地說。「對了,還沒恭喜妳呢。」眼底閃過一刻的情緒。

「謝謝。」蓓兒鼓起勇氣地問,「蘿莎,妳覺得我喜歡藍淼淇嗎?」

蘿莎手握成拳頭。準知她沒好東西,明明已經訂婚了,還問我喜不喜歡的!

「當然喜歡啦,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愛妳,妳、也、愛他。」最後的幾個字幾乎是咬牙切齒地拼出來。「我問妳了,如果他喜歡上別人,妳會怎樣?」

「我會──」宰了他!

「不用告訴我,答案好明顯了。」還在裝蒜耀眼。

原來,答案早就已經出現了,我真的喜歡他......

突然,蘿莎的手機響起來,她接聽後臉色大變。

「什麼事呢?」蓓兒關心地問。

「我、我、不知怎說好.....我、我、」她急急地說,口語不清。

「慢慢說,冷靜點。」

「我媽媽....她進了醫院...心臟病....我不知怎好....我、」

「那我陪妳去醫院好了,快!」說完就拉著蘿莎的手帶前向門口走。

後頭的蘿莎一面陰森地面色。

門口外,蓓兒伸手來召計程車,關心的對蘿莎說,「沒事的,妳媽媽會沒事的──」

但是,後頭的蘿莎變了聲,森冷地說。

「哼,我媽媽當然沒事,有事的──是妳!」

蓓兒不明白所以,

突然,

眼前一眼,就昏過去。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47 
[hide]
「媽,有沒有見過蓓兒?」藍淼淇四處搜尋過就是沒她的蹤影。

「沒見呀,怎麼啦?」

他搖搖頭,表示沒事了。

她去了哪呢?

「藍大帥哥,在找什麼哇?」小唯一蹦一跳地走到他面前。

「我在找蓓兒,她不見了。」他皺著眉頭說。

「耶?真怪呢...在不在露台?剛剛還看見她走出露台的說。」

他搖搖頭,「找過了,不見。」

「嗯......這樣啊?」小唯都皺著眉頭了,「哈,會不會找表妹蘿莎談天呢?」

眉頭更深了,「那三八都來了嗎?」

「喂,不要叫得這樣難聽,她是我表妹!──是的,她來了!不過我找不到她。」小唯不悅地說。

「兩個人都失蹤了?」一家又是那三八搞的鬼,如果蓓兒有什麼事的話,看妳還不死!

「好端端的訂婚,什麼失蹤呢?」徐弦月笑著也走過來了,湊著熱鬧。

**********

嗯嗯....好痛──

蓓兒勉強地掙開眼睛,直覺地撫著後腦,

天,發生什麼事.....

回想著迷糊的小記憶,就是蘿莎的母親──是她!?

不會吧...為什麼呢...

四處張望著,黑暗一片,是一個久久都沒用過的貨倉。

突然,她聽到不遠處有人交談著,她細聽著。

「喂!你這樣算什麼?明明說好了是由我處置她的!怎麼會變成了綁架案?」一把尖銳的女聲說。

蓓兒認得,她是蘿莎。

怎麼會....這樣,她為什麼....要這樣做?

「哼,還好說,原來她是某集團的令千金,最近缺資金,順便好好的撈一筆。」男聲無賴地說。

他..是老子?他和蘿莎合作?發生了什麼事啊?糟了糟了,會不會是引藍淼淇出來吧...

「你 ── 綁架很大罪名的你知道嗎?可能會坐牢的!」蘿莎的聲音有一絲的顫抖,

「哼,我當然知道──別打算中途放棄,因為妳也算是共犯,出了事來,大家來揹黑鍋吧!哈哈──」老子大聲的笑起來。

根本,由此至終,老子沒想過要誰幫誰的,

只不過,剛好蘿莎這個大笨頭以為自己可以信任,加上這女的和蓓兒都是唸貴族學校,家底一定富有。這是順便的利潤而已。

「我、我.....」蘿莎終於知道害怕了。她現在七上八下,如果真的給抓了,那自己的前途不就報銷嗎?

如果我現在放了雷蓓兒....或許....還有得救呢....

「哼。別擔心太多了,不做也做出了,現在我們是一艘船上的人,得了便宜自然放人啦。」老子試著安慰她。

真的會這樣嗎....?蘿莎懷疑著。

畢竟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女生,心智當然未成熟。

「好吧,我們去看看那個女的吧。」轉身去打開倉門。

啥米?那我怎辦.....算了算了,裝暈!

一、二、三──

暈了。

蓓兒就這樣「暈了」。

*************

「她失蹤了?」徐弦月懷疑的問。

「嗯。」藍淼淇頓了頓,「不過,我更認為是那個三八夾帶著某些人擄她走的。」

「喂!不是這樣說我表妹好不?沒聽過所有人未定罪之前都是無辜的嗎!」一訪的小唯不服氣的反駁,

天老,她是我可愛的小表妹耶,身為她的表姐,怎可以任人冤枉她而不管!

「哼,蓓兒失蹤了,她又不見了。更可況那個女的有前科,根本不可信。」藍淼淇不諱地說。

「什麼前科不前科!我很了解我的表妹,雖然她在學校真的有很多前科,但都不至於擄人吧!」小唯說的前科是指學校的大小過。

「妳了解她?那妳知不知道她跟著那些黑道的人一夥,打架欺凌偷搶每樣做過了?出事了只找人揹黑鍋,那妳又知道嗎?

這樣的女人,我敢肯定,蓓兒失蹤跟她一定有關係。」淼淇堅定的說。

這些的資料全部都是他的手下曾當閒聊說的,最近才知道是她。

「我──我──」小唯沒話出了。

小唯只知道她這樣小表妹只是打扮前圍了少許、是老師眼中的壞學生。但是──其他的.....

難道....真的是表妹她....是怪我這個做表姐的不好....

小唯的神情不禁黯然。

「好了好了,別再說了。」弦月充當中間人。

一陣的鈴聲響起,是弦月的電話。

「喂。」他應著話。「什麼?找到了?」他望著藍淼淇,「嗯,知道了,謝謝你了。」說完就掛了線。

他對著藍淼淇顯露自信的笑容,「兄弟,感謝我吧,我找到我的大嫂了──」

*******

[/hide]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47 
第二十話

媽咪媽咪──不要發現我哦──

蓓兒死命的想著。

「哼,別裝了!怎看都知道妳要裝睡的。」老子大吼著。

蓓兒瑟縮了一下,

認命的睜開了眼睛。

蘿莎慘白的臉孔最為突出,雖然老子那猥褻的樣子很噁的說。

蓓兒強裝鎮定的。「你、你們為什麼捉我來這兒.....」

突然,蓓兒的腦海中閃過了藍淼淇的兄弟。

最近見多了藍淼淇的兄弟,給他們纏著「大嫂大嫂」的叫,

起初都給學校的女同學說是說非,但是習慣下來,嘻──好像多了很多個的「阿四」供我使用。

「某某,給我買瓶水來。」

「是的,大嫂。」某某恭維的鞠躬行禮。

「某人,我餓了──」沒聲打氣的說。

「是是,大嫂大人。小的立即去。」某人立即竄出去了。

「某某人,給本小姐去死吧!」小唯打趣的裝著蓓兒的聲音說。

「是的,大──」某某人一抬頭見不是蓓兒,立即發火,「喂,臭丫頭,耍我!」

「哈哈,傻瓜子!追我哦,笨!」小唯跟那人裝著鬼臉。

立即上演一場"追逐"戰。

惹得蓓兒在一旁捧腹大笑著。


「哈。」面對著老子的步近,蓓兒竟然笑了出來。

老子十分的奇怪她的表現。

瘋過頭了嗎?

哈過後的蓓兒立即敬覺,「喂!你......為什麼要擄我來這兒啦!」

「什麼擄的,這樣難聽,只不過是請妳來一下,如果合作的話,我們會好好招待妳的。」

「不是擄的!?」蓓兒尖叫著,「你當我是豬蛋哦!手腳都綁起來啦,只差沒有把我的嘴巴封起來吧!」

老子嘴角抿成一線,「臭丫頭,少持寵生嬌了,惹火了我,對妳,對我都沒好處。」

「坦白說明,我對妳的命完全沒興趣,因為──哼,我在乎的只錢!哈哈──」然後狂妄地大笑起來。

突然,不知在哪竄出了一個手下,在他的耳邊低語了幾句。老子立即面色大變。

他衝著蘿莎說,「妳,給我好好的看著她。」

蘿莎見無表情,算是回答了。

老子急忙地出去了。

空間只餘下兩個女孩。

「妳知道妳這樣做有什麼的後果嗎。」先問開口的是蓓兒。

下一刻,蘿莎就崩潰了。

「都怪妳、是妳害我這樣做的,若果不是你跟我搶男人,我會聯合別人擄妳嗎!我知道嗎?我愛他的、我愛他的!」她大吼著。

「這不叫愛。」蓓兒冷靜地說。

蘿莎愣了愣。

「我感覺到,他就像一個獵物,好端端給別人搶去了,身為一個獵者產生怨懟是正常的。」蓓兒說。「但並不代表可以做錯事。」

「我、我、只不過──」蘿莎支支吾吾地說。

「那妳自己想清楚了,妳明白喜歡一個人是怎樣嗎?妳真的喜歡藍淼淇嗎?」暗地蓓兒的心砰砰地跳。

如果她說真的喜歡他的話怎辦?難得剛剛才認知到自己對藍淼淇的感覺......這樣快就出個勁敵──我怎辦呢.........

蘿莎在深思著,

的確,第一次和藍淼淇見面,他真的給我有種震撼的感覺,天生的王者氣焰,加上冷峻的輪廓,叫人難以不加以注視。

但是.....心動的感覺未曾未過的。

問心的那句,或許,我看中的──只是"大嫂"這個位置吧。

但是,現在的事情發展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想像了── 現在後果是以自己的前途作賭博....值得嗎?  蘿莎這樣問自己。

見著蘿莎這樣深思熟慮著,心中的暗暗焦急著。

「妳、妳、有了答案了吧?」

蘿莎突然伸出手來朝著蓓兒,

蓓兒嚇了一跳,

不會是想消滅情敵,就殺了我吧?不要嘛......

天,我要死了。蓓兒閉上眼睛等候主宰。

「窣窣」的聲音從後面傳出來,

圍著手的麻繩順應下落。

「嗯?」她不解。

蘿莎深吸一口氣。「或許....妳是對的。我對藍淼淇的感覺不是愛情。」

呼──蓓兒清楚感覺到自己鬆一口氣的動作。

「還是.....好朋友嗎?」蘿莎小心翼翼地問。的確,多個朋友還比多個敵人好。

蓓兒搖搖頭。

真的是的這樣......蘿莎嘆息著。

「是好姊妹吧?」蓓兒笑著說。

「嗯?」看到蓓兒的笑容就知道之前的自己是多麼不可原諒──那個小心眼的自己。


「哼,這樣快就連成一線了?」老子的聲音霍然在門口那邊傳來,

四目同時望過去。同時倒吸一口氣,他有槍!

老子快步走過去她們,

朝著蘿莎的臉,

大力一巴就是甩過去,蘿莎的臉頓時紅腫紫青,嘴角還流著血。

「我已經警告過妳了,背叛我的下場就是這樣!」老子提起槍指著蘿莎的額頭,

她,已經呆到不會說話了。

「不要──」蓓兒尖叫著。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47 

第二十一話

「不要啊──」蓓兒尖叫著。

用槍指著蘿莎的老子邪笑著。

「哼,這樣死太便宜妳了,的確,妳還有些利用價值。」老子對著呆若木雞的蘿莎說。

「什.......麼、麼價值.....?」蘿莎口震的說著。

「哼哼,若不是知道妳家中富有,妳死了早百多年了!」老子鄙視她地說。

「你.......」這個臭王龜蛋....我當初信錯你!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麼。」老子示意叫一名兄弟過來,手上面還拿著手提。

「女人,告訴我藍淼淇的電話。」他對蓓兒說。

啥──?電話...我向來都只是存入手機內不聞不理耶.....蝦米記得什麼號碼...

「說!別打算包庇妳老公!」聲音之大令蓓兒嚇毛得縮縮肩。

「我、我真的不知道哇。」蓓兒委屈地扁扁嘴。

「說!」

「6....呃....4....不──是...6478──呃.....」蓓兒努力地思索著。

「6378 0631 (如有雷同,此乃巧合) 。」僵呆了一旁的蘿莎突然出聲,

「是不是真的?」老子疑惑道。

「還有假的?我事先已經調查好他一切一切。這些小事難到我嗎?」附記一道白眼。

「唉,都不知妳怎做人老婆的。」兩個仇人竟異口同聲地說。

被損的蓓兒紅著臉都不知說啥好....「怎麼嘛,不知道就不知道啦...有規定一定要知嗎?」

還是不要了,下次一見他就要跟他做個詳盡的性格調查才行。

老子打電連串的手提號碼──

**********

「徐弦月,她在哪啊!這還是不說!」藍淼淇氣都火了,這個人還說是兄弟,自家大嫂明明危險死了還在婆婆媽媽!

他只是笑著不說話。

「徐、弦、月!要什麼要求快說,若果蓓兒有什麼事就找你下葬!」藍淼淇忍著揍人的衝動。

「一回兒就知道啦,他都差不多時候了。」像諸葛亮一樣洞悉天機,語出驚人,

什麼差不多時候了?傻了嗎?

就在這個時候,藍淼淇手機的鈴聲響起,

徐弦月的笑意更深了。

藍淼淇望著手機上的無來電顯示,忽然想起了老子那張蠢樣。

「臭小子,猜不到是我吧。」老子的聲音響起。

他心中吃驚著,心靈感應?

但是....和他?噁死了。

他不妨打個冷顫。

「哼,不作話就想算?告訴你吧。妳家老婆才我手上,不想他有事的話就帶著2千萬來到某某區中的一個貨倉。記著,別報警。」

「我要聽她的聲音。」藍淼淇冷靜地說。

天知道他想殺人的衝動十倍十倍的上升。

老子把手提遞給她,並在那邊吼著;女人,給我開口說句話。

蓓兒對著他皺起鼻子,然後就哽咽地說,「藍淼淇──你不來的話就宰了你、你知不知道呀,蘿莎給那個臭蛋打了一巴哦,超大力的!下次你見到那個臭蛋就給我摑回一巴!知道嗎?」

這個笨女人,什麼時候了?還在要我替那個女人報仇!絕對沒可能。

「妳沒事吧。」這個是他首先要知道的問題。

「嗯──哎──」老大子已經一手搶回電話。

對著她大吼,「妳說誰是臭蛋!」

她無辜地盯著他,沒說話。

「哼,臭小子,給多你分鐘跟愛人談情。便宜了你了!哼。」說完就掛線了。

聽著「嘟嘟」聲的掛線聲音,藍淼淇異想冷靜地對著徐弦月猛瞪。

弦月感覺到額頭上有幾滴的小汗珠流下來。

「行、行、兄弟嘛。剛剛不告訴你是因為知道馬上你就會知道嘛,這叫賣關子。」徐弦月愈說就愈覺得自己說得很對。

殊不知道某人要噴火了。

察覺到都太遲了。

「是、兄、兄、弟吧,下手輕一點.....」最後的求情。

「去你的兄弟!」一拳就落下,一聲慘叫,一個女孩的呆愣。

藍淼淇轉身就走了。

可憐的徐弦月給打得躺在地上,

哀悼地想:早知這樣的話就該一早告訴他,少受皮肉之苦。老天,一隻熊貓眼,要見人麼?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47 

第二十二話(上)


「好大的念頭哦!二千萬。」蓓兒嘲諷著。

「哼,誰叫妳還值這個價。」老子說,「到妳了。」

又打了一連串的數字,說了一大堆廢話,不斷地奸笑。最後成交價「二百萬。」

「哼,還算便宜了妳們,二千二百萬贖金就贖回妳們兩個丫頭。」

她們對視了一眼,

幹嘛他說到好像是我們故意來給他賣似的?他前生是專做販賣人口的啊?

轟!!!!一聲的巨響,

某某兄弟急忙趕過來,低頭又是耳語幾句。

老子的眼神變了。

「哼,說到底,你終於還是來了。」

轟!!!!這次是倉門給踢開。

登登登──男主角出場。

藍淼淇手上拿著黑色的袋子,不難看出是沉甸甸的。

「二千二百萬嗎?」老子確定著。

他估計到蘿莎那家人會把錢交給藍淼淇,來個順便。

「嗯。」他的目光只停留在她身上。

他來了他來了,藍淼淇真的來了。蓓兒開心地想。

「哼。」老子提起槍對著他。

天!蓓兒的心提起來了「喂!你說過不會傷人的麼!你不要亂來哦!」

「我只說過,我對妳的命沒興趣,不是他。」

面對他的行為,藍淼淇目無表情。

「殺我對你好嗎?」

「哼,少了個臭小子跟我搶地,自然好得多了。」說著說著,老子更加氣怒。

「天殺的娘親 ! 好端端地搗我地盤,天!我差點死在那時 ! 加上次你夾著這丫頭損我面子。哼,少殺她一個算好了。」

突然,後頭的有點微微竊竊啐啐的聲音。

蓓兒一轉頭,倒吸一口氣,

鬼!
[/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48 

「別喊!是我啦。」徐弦月急喊苦笑著。

「你......是徐弦月囉?」她瞇眼打量著,勉強認得出。「幹嘛....你變了熊貓眼?」

打從心底的笑意湧出,她的嘴角不自覺上揚著。

「唉,他們啦。」弦月悲哀地回想著。


話說,藍淼淇一拳就揍下來的時候,他的右眼就黑了起來。

「哈哈.....」一連串取笑的聲音從一個女子口中傳出。

他瞇眼盯著那個抱著肚子笑的人── 小唯。

「哈──肚子好疼哦,笑死了──哈」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笑夠了沒。」

她指著他的鼻子又是大笑,「哈──誰叫你這樣白痴哦,耍嘴皮耍都給人打!哎唷,活該。」

「哼,我有熊熊眼又如何?妳沒事吧?沒事我就咀咒你給男朋友甩掉!」徐弦月孩子氣地說,當然只是說說笑。

「你!這樣說我亞楠?天知道我的楠楠是全世界待我最最好的男人耶?那像你!臭!」好反駁著。

「哼,知人口面不知心囉,或許呢,現在就拖著兩個女的在街上談談情,說說愛,女的還在說妳壞話呢。」弦月別過臉。

哈嚏──小唯突然打出了個噴嚏。

「你敢再、再說!我、我會打你的哦!」小唯氣得說話不清了,

敢亂說我的楠!

「哼,說就說啊,你那"件"人是無賴、有問題的,妳選上他,所以妳都有問──哎呀──」

弦月還不說完,小唯就一拳揍下去,

「媽──的!」徐弦月又再一次跌回地上呻吟著。

「活該。」小唯頭也不回的走了。

回憶完畢。


蓓兒很驚訝一直都是動口不動手的小唯會出手打人。不過,她瞄著眼前的一隻熊貓,「活該。」

「妳、妳和她一樣這樣惡毒!難為我這樣好心趕過來支援你們。」

說起支援......藍淼淇!「對!要支援。快出去看啦,淼淇他很危險吶!」

他只是揚揚毛,「那傢伙還沒保護到某某人的時候,不會這樣快倒下的。」

某某人?誰啊?蓓兒猜想著。

不過,致電的救兵該來的差不多了。他又隱身不見,躲在一旁的黑暗處,用幾乎聽不到說話的音低喃著。

「咦?人呢?混蛋!竟閃人走了?算吧,你不幫我幫。」解光了束縛,蓓兒走上去藍淼淇面前。

對著老子說,「臭蛋!你竟沾他一根毛,看我宰不宰了你!別當我說笑!」蓓兒氣實膽壯地說。

收末了多年的空手道不是白學的,想當年打算跟藍淼淇打個你死我活的。
怎料他一句:我不跟女人打架的,就走了。浪費我一番的苦功!

老子不以為然。「我要做的事從來沒人可阻我。」

「蓓兒,讓開,他的目標是我。」藍淼淇的聲音在上頭傳出。

「不。」她很堅決。

「不用爭了,兩個一番兒死吧。」老子奸咋地道。

握槍的食指收緊著。

「啊──」一陣的力量推開使蓓兒後跌一大步。

「砰。」槍聲一出。

血液潺潺從傷口流著出,

蓓兒目睹著他左邊近心臟的位置流著血,捂著心口,痛苦地皺著眉頭,無力地跪在地上。

眼淚不爭氣地流下來,她回復理智後立即衝到他身旁,不管其他了。

他的面色好蒼白....怎辦.....對!止血!但是又沒有急救的藥物.....

察!她撕弄她身上的一塊衣料,捂在他的傷口上。

「淼淇──支持著哦!我、我....不知道怎辦......」蓓兒不知所措。

她捂著他的槍傷,但仍有很多、很多血流出來..

「笨蛋.....」他只是苦笑著,快要暈眩的樣子。

「藍淼淇!我警告你哦,如果你有什麼事的話,我就亂找個男人來嫁!」

「妳敢!」他激動地說,動到了傷口。

「是哦,不想這樣的話,就給我捱下去!知道嗎?」她溫柔地說,但是眼淚仍不斷地流。

他艱困地伸出手,拭去她的淚,「別哭了,弄到心都痛了。」

他抱著她,口中喃喃自語道。

我愛妳哦,蓓兒。

就暈過去了。

**********

開槍後的老子耍帥地掉開手槍,「哼,解決了個大麻煩。」

「真是嗎?」徐弦月從黑暗中走出來,不難看到他面色陰霾,

「你、你......」從哪竄出來的?

找回槍要緊,他意識地東看西看,嗯?槍子呢?

「找這個?」蘿莎久違的聲音同樣傳出,手上多了一把的槍子。

「妳!臭三八,還我槍子!」老子急急地說,

現在手中沒有武器,要知這樣,剛才就不掉槍了!

「哼,你們少得意,我還有兄弟們!在外面,一個人一把槍子,你們還有鬥嗎?」

弦月只是懶懶地答,「那班的廢物哦?剛剛五分鐘就解決了。槍子十多把,打算試著每一支打你一個洞!」報他中槍之仇。

砰!大門給打開了,「大哥!」十多位的兄弟同時大叫。

老子面色慘白,這回完了。

「副頭頭,外頭的專用救護車來到了。」某兄弟第一時間報告。

「把大哥送到車上。」徐弦月冷靜地說,冷睨了老子一眼,「還有,把他綁起來,隨後處置。誰敢弄掉他,知道後果吧?」

「是!」各人同時說。

蓓兒此刻只是想,

你不要有事哦,你說了,我還未說呢。

頂部
雅虎贊助網站載入中...
 

雅虎贊助網站載入中...

    Copyrights © 1999-2011 Community Network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14005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Key8.com - Archiver - WAP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KEY8.COM網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網站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KEY8.COM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Review key8.com on alexa.com
{ if (0==1)} {/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