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吹水廣場 扮靚天地 情情愛愛 寵物天地 影視娛樂 K Fun區 資源分享 靈異地帶 數碼產品 快樂貼圖 休閒生活 興趣交流 學術文化 上班一族 本站資訊
搜尋  鄭家純買有線 曾健超出獄 董建華入瑪麗 行動電源 創業 ㄦ字腰女神 樂易玲細仔偷嘴裕美 彭于晏裝假狗 林志玲睡衣出鏡 搬屋 姚瑩瑩男人婆 廣州黃鱔哥 貴妃雞頭飯 菜刀切西多 車保 資助葉繼歡女富豪 直播殺人男自殺 學生千萬富翁 秋葵脆片 孕婦須知


 
標題: 轉]我是你的藥 18++ 夙雲著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58 
「還不行。我們去GAS TOWN。」他又興致勃勃地拉著她走。

  「GAS?」瓦斯?

  蓋士鎮是個老城,據說比溫哥華還老,卻一點也沒有龍鍾老態。維多利亞風格的建築物、漂亮的紅磚路、精美的舊式路燈,在在表現她的風華。這老鎮留下的不是滄桑,而是內涵。

  遊客來到溫哥華,一定會問:「你們那有名的蒸氣鍾在哪?」因為蓋士鎮的蒸氣鍾是世界第一座以蒸氣推動的鐘,座落於街角處。

  設計蒸氣鐘的設計師是一位鐘錶師傅也是雕刻家,因此蒸氣鐘的造型頗符合市區的建築風格,由蒸氣推動著鍾頂的汽笛,每十五分鐘便奏出如英國西敏寺一樣的鐘聲。而每個小時頂鍾會噴出一陣陣的蒸氣,這時候旅客會一擁而上,就是要和噴氣的大鐘拍張照留念。

  「快點!我們一起拍張照!」皮爾森拉著她站在蒸氣鍾前,拜託路邊一位觀光客幫他們拍照。

  「不,不用了……」這樣人家會以為他們是男女朋友,問題是他們根本不是阿!

  「沒關係嘛!中國人說相聚就是有緣,我們很有緣分。」

  「但是——」就在她一臉為難下,他們拍下了一張照片。

  「好累!今天就玩到這裡,明天我們再坐渡輪去溫哥華島玩。」皮爾森好像在主導一切。「我們回去吧!」

  「嗯!」喬琪趕緊點頭,其實她巴不得趕緊回去。

  回到青年之家,已經九點了。喬琪待在房裡,面對鏡子,一臉迷惘、悵然。難得到了加拿大,完成了畢生的夢想,她卻玩得一點也不愉快。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她決定不要再多想了。讓時間接管一切吧!時間是最好的療傷工具,只要時間久了,她就一定能忘記他……

  喬琪去洗了個舒服的澡,回到房間,赫然發現房間門是開著的。她急忙走進去,發現皮爾森竟然在裡面!

  「你幹什麼……怎麼到我房間來?」

  「你的房間沒鎖,所以我就進來啦!」

  他竟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又不是她不鎖門,是門根本不能鎖啊!喬琪冷冷地問道:「請問有什麼事嗎?」

  皮爾森以一種灼熱的視線望著她,喬琪不禁感到有點害怕。

  他輕輕鬆鬆地說道:「有一次我去西班牙玩,也是住在青年之家,那時我碰見一位荷蘭女孩,她一個人自己出來旅行……」

  「然後呢?」

  「她也是自己住一個房間,後來我們一起出去玩,那天晚上,我就到她的房間去,她也很熱情地歡迎我……」

  「住口!」喬琪立即制止他說下去。天啊!他居然要她跟他上床?「我不可能跟你有什麼關係!」

  「我真不懂你們這些東方女人,兩情相悅,有一夜情是再正常不過的,這沒有什麼關係的。」他哄勸著。

  「我不隨便,別把我想成那種女人!」喬琪雖然生氣,聲音卻是顫抖的。她很害怕,萬一他對她用強呢?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按「讚」或分享給您的朋友,以示鼓勵。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58 
「老實說,我很喜歡東方女人,你們矜持、忠誠,甚至視貞操為生命,可是你們的思想真的很奇怪,有必要這麼彆扭嗎?太保守,不是失去太多享樂的機會,那人生還有什麼樂趣呢?」皮爾森不解地問道。

  「請你離開!」喬琪不想再聽他說下去,悍然對他下逐客令。

  皮爾森倒也很識相,站起來拍拍屁股離開了。

  他一離開!喬琪趕緊把行李推到門後,試圖堵住門,也許起不了什麼作用,但是起碼讓自己心安一點。

  這一夜,雖然有「小辣椒」娃娃在她身邊,她仍然睡得非常不安穩。

  隔天一早,喬琪故意在房裡待得比較晚,想讓皮爾森先出門再說。

  快到十點,她才走出房門,誰知皮爾森居然還是在等她?她的臉色變得很僵硬。這是什麼厚顏無恥的人,居然還敢在她面前出現,而且還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的模樣?

  他大刺刺地說道:「忘了昨夜的不愉快,走吧!今天我們繼續去玩——」

  她立刻拒絕。「我不想跟你一起玩……」

  「別這樣嘛!好!昨晚是我錯了,現在我知道你是很乖的女孩子。我跟你道歉,何況昨晚什麼也沒發生,不是嗎?」

  「這……」這樣說好像也有道理。昨夜他確實沒有對她動手動腳,只不過是言語間的曖昧罷了。

  「你就別生氣了。我發誓我不會再對你說你不喜歡聽的話。」皮爾森又哄又騙的,喬琪很單純,輕易地又信任了他。

  雖然不太喜歡他,但在有伴總比沒伴好的情況下,喬琪還是有些無奈地跟著他走了。

  皮爾森早安排好了精彩的行程。「今天太晚,來不及坐船去溫哥華島,我們去史丹利公園好不好?」

  「史丹利公園?」她知道那裡的印第安圖騰柱。有的是原木素雕,有的佈滿彩繪,都是十九世紀的遺物,也是溫哥華的重要景點之一。

  「對啊!史丹利公園很像是紐約的中央公園,不過史丹利公園的景色變化更勝一籌……」

  喬琪聽完行程,便很自然地被吸引了過去。史丹利公園在最繁華的市中心地區,他們乘坐小火車穿越園內的小森林,看在路邊被人餵食的小松鼠,露天畫廊和雜耍表演,真是賞心樂事。

  抬頭望著澄淨的天空,彷彿受了蠱惑似的,喬琪情不自禁地又想起了恩憲……

  今天……是他要結婚的日子吧?

  如果心想事成是一種幸福的話,那麼簡單的生活是幸福,能夠想他是幸福,曾經付出是一種幸福,愛一個人也是幸福,她祝福恩憲能夠永遠幸福!

  「你怎麼了?」皮爾森看到她眼中的淚光。

  「沒事……」喬琪趕緊拭去淚水。她決心要痛快地玩樂,不然她一定會崩潰。

  這天他們到深夜才回到青年之家,客氣地向皮爾森道晚安後,喬琪回房拿取換洗的衣物,準備洗澡。她才開門走進浴室,還來不及開燈,就被一個男人狠狠地推在門上!

  「我忍不住了!」皮爾森熱情地緊貼住她。「我從第一眼看到你就想要你了……」

  「什麼?」她目瞪口呆。「不!不要亂來!」當他的唇貼上她時,她噁心地想吐。「放開我!」

  外頭突然有人拚命敲門,以英語大喊:「開門、開門!快開門!」

  皮爾森不得不放開喬琪,打開門,下一秒,一個拳頭朝他的下顎揮了過來,力道之大,讓他立刻像空中飛人般飛了出去。

  這還沒完,接下來對方又是好幾個重拳揮來,打得皮爾森癱軟在地上。

  喬琪在一旁睜大了眼。那個正狠狠揍皮爾森的人……是魏恩憲?她是不是看錯了?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快滾!」魏恩憲大吼。

  皮爾森掙扎著站起來,踉蹌地走了。

  喬琪驚魂甫定地站起身來。「你怎麼會……」今天不是他的婚禮嗎?他沒跟那女人結婚?

  他不等她問完,劈頭就罵道:「你怎麼搞的?才離開沒幾天,就跟別的男人攪和……」

  「我跟他連牽手都沒有,是他一直要跟著我……」

  「你這個大白癡,你就不會拒絕嗎?這樣真的很危險,他一看就知道非善類,對你不懷好意……」

  「我……」她的眼淚不爭氣地掉下來。「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怎麼拒絕他都沒用……」

  他又好氣又好笑。「這不像你吧?你的脾氣一旦發作,就像小辣椒似的,哪個男人惹得起你?」

  她的淚水滾滾而下。「誰叫你不要我……」

頂部
[廣告]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59 

下一秒,他把她緊緊抱在懷裡。「對不起,我讓你受苦了!」

  喬琪喜極而泣。「恩憲,離開你之後,我才知道什麼是思念,思念真的好痛苦……」

  他伸出食指按住她的櫻桃小嘴,不讓她說話。「乖,你先聽我說……」他深情款款地望著她——

  「身為男人,我不斷地追求成功,可是我的心裡明白,人生的意義不在於有多少頭銜,而是有沒有人可以分享我的榮耀,現在我人生裡所有的精彩,都希望你來分享,你的出現讓我的人生更豐富!喬琪,我愛你……」

  「我也愛你,但是……」她好快樂,但理智仍提醒他們之間有種種的隔閡和衝突。「但是……」

  他吻了她。

  他的吻像是蠱,讓她心蕩神馳,讓她飛入雲端,讓她渾然忘我。

  良久良久,喬琪才回過神來。她的淚水簌簌地滑下,突然說道:「你是不是……要我做『小』?可是我媽媽說女人要有尊嚴,就算窮,也不能給人家做情婦。」

  「老天!」他大笑起來。「什麼做小?我沒有跟小澤結婚,在婚禮的前一天,我跑了!」

  「什麼?你逃婚了?」喬琪眼底綻放驚奇的光芒。「真是奇聞軼事,我看過落跑新娘,但可是第一次聽說有新郎逃婚。」她緊張兮兮地問:「到底怎麼回事?你快點說啊!那個日本女人會這麼輕易地放過你嗎?」

  「那我要緊緊抱著你,再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你。」他一把將她橫抱起來,讓她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抱就抱,但是你不能對我亂來!」

  「好!」他們一起摔到小床上,她親暱的把面頰貼在他的胸膛上,聆聽他穩重的心跳聲,聽他清清楚楚地訴說過去。但魏恩憲不想一下子給她太多衝擊,所以還是沒說他是「橋邦」總裁的事情,對他的財產數字也是輕描淡寫帶過。

  「什麼?你的親生媽媽和未婚妻聯手派人殺你,就為了貪圖你的財產?」這種事她是聽說過,也常在報紙上看到。如今恩憲身處其境,善良的她還是覺得無法想像。「大恐怖了,實在太可怕了……」她的一顆心撲通撲通直跳。

  「從小到大,我都是一帆風順。很難想像會遭到如此背叛,所以我把我自己關起來,不肯面對外面任何人,直到大媽派你來,是你救贖了我。」他感激的抬起頭在她的額頭上輕吻,又寵溺地輕撥她的髮絲。「哎!你走了以後,我連活下去的動力都沒有了,幸好你又回到我懷裡了。」

  他們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直到聽到沉穩的呼吸聲,喬琪抬起頭,才發現原來他已經睡著了。

  這趟旅程他一定是累翻了吧?喬琪想到心愛的男人竟千里迢迢來找她,不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雖然小床不太好睡,但是被他擁在懷裡,她相信自己一定會作個最甜美的夢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59 
第七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早,魏恩憲神清氣爽地醒了過來,望著窗外的景色。加拿大緯度高,季節變化很明顯。此時樹葉已經慢慢轉黃,風捲起落葉在空中飛舞,帶來涼涼的秋意。幸好今天的陽光充足,陽光溜進屋內,讓他正好可以清楚看見身旁心愛女孩的臉龐。

  他稍稍移動身子,想讓喬琪好睡一點,卻讓她醒了過來。

  「早……」她含羞帶怯地向他道早安。

  「早。沒想到你真的睡在我懷裡,這真像一場夢!」他的臉上掛著最幸福的笑容。「讓我再好好看看你——」

  「你看不膩啊?!」她害羞地躲著他的視線。以前不在意,那是因為當時她的身份是看護。現在她可在意了,因為她覺得女人剛起床時蓬頭垢面的邋遢模樣實在不宜被愛人看到,她希望在他心中永遠是美麗的模樣。

  「不要躲我嘛!不是有句話說『看你千遍也不厭倦』?這就是此刻我的心情寫照!」

  「是嗎?」她有些妒忌又有些難過地說:「但是,小澤小姐不管何時都是那麼端莊得體,我記得她那個晚上去找你時,也是穿著一身昂貴的日式睡袍,化著精緻的妝,連頭髮也像是特地造型過似的,她還趴到你的身上……」她不好意思再說下去。

  他笑了起來。「你偷偷看到了?那你有沒有全部看完?」

  「我怎麼敢看完?」說到這件傷心事,她又有些沱然欲泣了。

  「小女孩,記住!要看A片可要看完啊!不然男主角被誤會就不好了。」他以調侃的語氣說道:「她確實是試圖勾引我,但我用力將她推開了,讓她很沒面子,這些你看到了嗎?」他認真地解釋道:「現在捫心自問,我發現我根本不愛她!那時我父親過世,我剛接掌企業,完全不知所措,我的生母適時地把她介紹給我,她對我無微不至的好,加上她的美貌,很快就得到我的心,我以為我應該愛上了她,其實不然,那只是因為孤單,所以需要一個伴罷了。」

  她凝視他,如釋重負地笑了——

  「喂,你多了好多鬍子喔,真像怪叔叔,你怎麼都沒刮啊?」

  「哎!我這幾天哪有心情管外表?」他感慨萬千地道:「我也不想看起來這麼落魄啊,但是還好,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還是讓我找到你了!」

  「喔,對了,說到這個——」她狐疑地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我們心有靈犀啊。」他輕描淡寫地笑著說。

  「這麼神奇?」她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喬琪,」他轉移話題,想引開她的注意力。「我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你知道嗎?」

  「喔?」喬琪好奇地問道:「是什麼?」

  「結婚。」

  「結婚?」她杏眼圓睜。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59 
「當然。你可沒有選擇的餘地喔!我為你犧牲了這麼多,當了落跑新郎,還連命都賭上了耶!」他故意以開玩笑的語氣說著,眼底卻滿是深情。

  「恩憲……」喬琪感動不已,卻還是有所顧忌。「你真的要娶我?不後悔?可是我們之間的差異真的很大……年齡、思想、背景,都很不一樣……」

  「但是我們彼此相愛,不是嗎?我對你的愛深不見底,早就無法自拔,不管如何,我一定要娶你做我的妻子!」

  「但是……」

  「但是什麼?」

  「我怕……」

  「怕什麼?」女人這時候怎麼這麼囉唆呢?

  「我怕我配不上你……」

  「但是你能分擔我的一切,不是嗎?」他肯定地說著。「有的情人或夫妻能夠享福、能夠享樂,卻不能共患難,不能為彼此分憂解勞。但是我們不一樣,你就像是我靈魂的另外一半,我歡喜你的出現,因為有你,我真的很快樂,一個人很難找到幸福的歸屬,我這一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認真過,請你嫁給我好嗎?」

  「恩憲……」她好感動,卻故意媚眼一瞪,佯裝生氣地道:「但是你怎麼可以在床上跟我求婚呢!這樣太隨便了吧!」

  「哦!」他欣喜若狂地抱住她。「我會好好彌補你的!」

  「我愛你!恩憲!」她真心真意地說道。

  「我也愛你!」他情不自禁把臉埋在她柔軟的胸前。「我會依戀你的味道一輩子!」

  魏恩憲問喬琪想要怎麼樣的婚禮,得到的回答是:一場安靜祥和的小小婚禮就好了。

  他笑著同意了。

  只是,安靜祥和可以,但他絕對要給心愛的喬琪一場不平凡的婚禮!他當然沒有通知媒體,婚禮高度保密,卻也十分精緻奢華,讓喬琪感動萬分。

  不說別的,光是禮服就遠遠超過她所預期的美麗昂貴,令喬琪歎為觀止。冰藍色的緞子禮服上面灑滿了一顆顆亮晶晶的珠飾,波光瀲灩,再披上同顏色的曳地綢緞長紗,而烏溜溜的秀髮綰成一個華麗的髻,喬琪立刻變成一位美麗的公主,訴說著美夢成真的故事。

  婚禮是在加拿大的一座城堡內舉行,只邀請了魏李淑文、陳媽和喬琪的弟弟喬義來觀禮。城堡裡的一切都佈置得非常精巧,甚至連花園裡的珍奇花朵都被一朵朵繫上銀色小鈴鐺——他們互許終生的那一瞬間,整座城堡彷彿瞬間綻放光芒,祝福著他們。

  此刻,所有在場的人都相信,這對新人將會擁有一輩子的幸福。

  新婚之夜,他們遇上了溫哥華今年的第一場雪。

  魏恩憲關上燈,只剩下爐子裡燃燒的火焰照耀著他們。

  兩人在床上緊緊相擁,魏恩憲忍不住低喊道:「抱緊我!琪,緊緊地抱著我……」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59 

她聽從他,用一種神奇的力量抱緊了他。魏恩憲更是緊擁住喬琪,令她感覺在他的臂彎中完全融化。他對她的慾望也開始膨脹,血液沸騰,都是為了懷裡的嬌妻,為了她的嬌媚,為了她勾人心魂的美。

  他在她面前脫下所有的衣服,她敬畏地望著那強健有力的裸體,對即將發生的事不禁又期待又害怕。

  「讓我……」他輕聲要求著。

  喬琪戰慄地降服了,她的一切都為他展開。他隨即帶著驚人的力量進入她,當那層障礙被突破時,她忍不住發出嘶喊。「好痛!」

  魏恩憲知道這是她的第一次,他溫柔地吻她、輕撫她,要她放輕鬆,然後奇妙地,她再也不痛了。

  他開始衝刺,失去理性,渾然忘我。「琪!你好甜美……」

  她生命中最美妙之處被深深地觸著了。

  「我的小辣椒,我的琪……」感覺到她的顫動,他不禁低吼出聲。他們的喘息聲相互呼應,直到美妙的那一刻來臨……


  隔天正午,他們昏昏沉沉地醒過來,慢慢地張開眼睛。喬琪覺得身體好累、好酸,她動都不想動。

  魏恩憲轉頭望著時鐘,愣了幾秒之後叫了起來。「天啊!我們要遲到了!」

  「什麼?」她來不及多問,就被他拖下床。

  他胡亂地為她換上衣服。「快點,不然船要開了!」

  「我們要去哪?」她一臉莫名其妙。

  「先賣個關子,不告訴你——」他神秘地笑著。

  天啊!他不會這樣就帶她離開加拿大吧?「可是我還沒玩夠加拿大……我有好多地方還沒去!像落磯山脈,哥倫比亞冰原……」

  「休想你還能留在這裡,我一看到溫哥華就一肚子火,誰叫你跟那個外國男人一起去玩,不是跟我……」

  「可是……我喜歡看雪、看冰河……這是我一輩子的夢想!」

  「不管,跟我走就是了!」

  喬琪踉踉蹌蹌地跟著魏恩憲離開城堡,一臉無奈。哎唷!他到底要帶她去哪度蜜月呢?

  他們馬不停蹄地趕往碼頭,當看到超級豪華郵輪停在碼頭邊歡迎他們時,她才恍然大悟,他要帶她坐船去旅行。

  這是赫赫有名的豪華郵輪——鑽石公主號,也就是俗稱的「愛之船」。她仔細閱讀這艘巨大船隻的簡介。這艘船總有十八層,共有一千多個房間,可以容納將近三千名客人。船上有五座游泳池,八個水療池,五個主餐廳,還有表演廳、公主劇院、夜總會、酒吧、音樂廳,共有一千多名員工在船上服務,是史上最豪華的郵輪之一。

  「快走吧!大家都在等我們出發呢!」他拉著喬琪,興奮地像個孩子。

  「但是,我們要去哪裡呢?」

  他得意洋洋地說:「這是一趟阿拉斯加北極圈之旅。」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59 
「北極?」她目瞪口呆,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你不是喜歡看雪嗎?我就帶你去看真正的冰河,看看愛斯基摩人的生活方式和房舍,也順道去看北極光,在午夜的時候,一輪紅日仍是高懸天際,讓你看看什麼是真正的『日不落』!」

  喬琪愣了幾秒,隨即拚命尖叫起來。她實在太興奮了!這輩子,她作夢也想不到有一天可以到北極去玩。

  「噓!」他連忙笑著安撫她太過興奮的情緒。「不要叫成這樣!服務生看到會笑你喔!」

  「對喔!」她害羞地躲進他的懷裡。「那我們快回房去吧!」

  「走吧!」他親密地攬著妻子。

  「我們住哪一間房啊?」她邊越過長廊邊問。

  「你想住哪一間就住哪一間啊!」他瀟灑地說道。

  「什麼意思?」她還會意不過來。

  「任君挑選啊!」

  「那我要住最豪華的套房艙。」她佯裝虛榮地說道。

  他眼睛眨也不眨。「沒問題!走吧!」

  喬琪趕緊把他拉回來。「我開玩笑的啦!那很貴呢!我們住普通的就好,好像有迷你套房,是不是啊?」

  「我的小妻子,錢不是問題!」他寵溺地對她說道:「我們就住最大間的套房吧!」

  「可是……」

  「放心!我們要旅行這麼多天,只要你願意!我們可以每天換不同的房間。」

  她還是沒聽懂他話中的玄機,不過她立即被艙房的寬大和舒適給吸引住了。裡頭空間好大,典雅的裝潢,木質牆壁與藝術畫作,三面大鏡與皮革座椅,環保溫室與格調瓷磚,梳妝台、電冰箱、電視、廚房、衛浴設備上應俱全,陽台外有木製桌椅、洋傘,無時無刻可以觀海、賞星。

  「很不錯!」喬琪立即脫了鞋子,倒在軟綿綿的白色大床上。「好舒服噢!」

  他隨即撲向她,兩人嘻嘻哈哈地玩鬧一陣後,又忍不住纏綿了一回。

  黃昏時,他們簡單地沖洗後隨即前往餐廳。他們在船上眾多餐廳中選擇了法比歐餐廳,吃法國料理。

  用餐時,喬琪終於發現不對勁的地方了,她覺得整艘船好空洞。「奇怪,為什麼船上沒有其他的客人?」

  「有啊!」他怡然自得地說道。

  「在哪裡?」她東張西望。

  「就我們兩個啊!」

  「我們兩個?」她嚇了一 大跳。「不會吧!你包下鑽石公主號?」

  「有何不可呢?只要你高興就好!」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問題是……」

  「別想太多,這一點錢我還付得起。」

  「一點錢?這絕對不是一點錢,是很多很多很多錢……」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快點吃!」魏恩憲不讓她多想這件事,趕緊談起其他話題。「我們等一下要幹麼?可以去看歌舞秀,還有最新的電影,或是去網路咖啡廳上網——」豪華遊船應有盡有,還有高爾夫球練習場、藝廊、健身中心、運動甲板、免稅商店、豪華賭場、迪斯可舞廳……即使每天待在船上,也不會覺得無聊寂寞。

  蜜月旅行的第一站是前往內灣巡遊,沿途奇石異樹,鳥獸奔馳其間,風光無限。之後,他們就到了阿拉斯加的第一座城市科奇坎,公園裡有許多的騰柱,這裡是世界最大的圖騰收集地,擁有豐富的印第安歷史遺跡。

  他們也到史凱威參觀遊玩。那是古老的淘金小鎮,他們下船後行走於木板鋪成的人行道上,參觀淘金博物館、紅蔥酒吧、市政府、過去古老的紅燈區、毛利公園。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59 
喬琪每天都玩得很盡興,而欣賞冰河的夙願更是在到了阿拉斯加東南方的冰河灣後得以實現。

  眺望冰河灣最美的角度,目睹此偉大壯觀的冰河景色,令他們讚歎造物主的神奇,喬琪感動地說道:「這無邊無際的美景真像一幅畫!」

  「對啊!你想看冰河,就好好的給你看個夠!明天還要去看學院府冰河,據說那是聯合國文教基金會所列的保護冰河之一。」

  「太棒了!」她好高興。「我真不知道要怎麼謝謝你!你一直陪著我!我都還沒問過你,你喜歡看冰河嗎?」

  他低下頭,在她耳邊充滿愛意地呢喃道:「小辣椒,我啊,我最大的樂趣是你——」

  「那我也要盡力讓你快樂!」她抱住了丈夫。「好冷喔!我們趕快進房裡去泡澡,我幫你洗背。」

  「好!洗完澡後,我們找一個小房間,一起睡小床好不好?這樣我才能抱著你睡覺。每次睡在大床上,你睡著後總是不知不覺從我身邊滾走。」

  「遵命!」

  他們嘻嘻哈哈地走進房間。


  日子像珍珠般閃耀著晶瑩的光輝,他們繼續沉浸在兩人的世界裡。

  他們每天睡不同的房間,吃來自各地的異國料理,玩的東西五花八門,跟他們在陸地上簡直無異。

  他們終於到了學院府冰河。

  他們觀賞了十六種大小冰河冰崩的壯觀景象,每當一陣巨響傳來,就會濺起幾百尺高的巨浪。

  而在灣內不時見到許多野生動物,山羊、狼、熊、黑尾鹿棲息於山壁間,禿鷹與海鳥盤旋於空中,海獅和鯨也常常出現,而海豹當然是懶洋洋的躺在浮冰上了,他們準備好了攝影機,趕緊捕捉這種難得的景觀。

  郵輪又更往北走,黎明破曉時,船停泊在安克拉治港口,小倆口也下了船,改搭豪華的雙層火車,進入全世界最大的野生動物保護區——丹奈利國家公園。沿途湖光山色映入眼簾,山頂終年積雪,美不勝收。

  接著改搭專車更深入國家公園裡的凍原野地探險,行車片刻之後只見茂密的樹林豁然開朗,凍原地帶林木生長異常緩慢,五顏六色的各種植物配上白雪覆蓋的山峰,構成一幅如人間仙境的美景。這裡也是野生動物的樂園,麋鹿、水獺、狐狸,加上百種鳥類美妙的歌聲,陪著他們度過充實的一天。

  在旅館睡了一夜之後,他們搭乘飛機,到了素有世界頂點之稱的聚落貝羅。

  他們面對白令海峽深呼吸北極的清新空氣,享受獨尊暢然的感覺。海鳥滿天飛翔,頑皮的海豹扭動身軀躍入海中嬉戲,兩岸風光,邊疆地帶的風情盡收眼底。

  恩憲和喬琪參觀了愛斯基摩人住的冰屋,他們在永凍土上的建築方式堪稱獨一無二,讓人大開眼界。他們有著獨特的生活方式,像用狗拉雪橇在河岸泥土路上奔馳,以及捕魚的獨特方法,他們跟其他觀光客一起品嚐了煙熏製成的魚乾。

  到了夜晚,其實天還是亮的,他們一起參觀了博物館,欣賞舞蹈,充滿藝術味道的跳皮毯表演,當然更難忘的是到了午夜,太陽仍高掛在天空的奇幻天象奇觀。

  當參觀完了北極圈的最後一站,他們獲頒飛越北極圈的證書。

  帶著依依不捨的心情,他們返回了安克拉治,坐上公主郵輪,完成了北極圈之旅。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7:59 
第八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本東京。

  兩個女人相對無語。

  小澤理惠臉上充滿了恨意,她恨死魏恩憲了!萬萬沒想到,她這個向來令人稱羨的名媛千金,竟會落得如此落魄淒涼的下場?!

  新郎竟在婚禮前一天不見蹤影,她面對多少人的冷嘲熱諷,她在眾人面前永遠抬不起頭,這樣的恥辱,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我們該怎麼辦?魏恩憲在婚前臨陣脫逃,表示他一定知道我們的計謀了!」

  森子田美倒是很冷靜,思索多日,她已經做了決定。「我會派殺手殺了他的妻子,然後把魏恩憲抓來!」

  「什麼?」小澤理惠不禁錯愕。森子田美在講的可是她親生的兒子?

  「我們必須如此。解決喬琪,她就失去了配偶的繼承權。等我抓到魏恩憲後,我會想辦法控制他,讓他完全聽我的話。」

  「怎麼控制他?」

  「用毒品!只要強制給他注射毒品,讓他成為名副其實的吸毒者,他就會完全受我控制。時間不用太長,只要兩個禮拜就夠了。」她神色自若地說道。「然後我要他娶你,我們再安排一場天衣無縫的意外……最後,雖然繞了一大圈,你依舊會成為他的遺孀,得到他的財產。」

  「你真是我見過最惡毒的女人……」小澤理惠這樣說著,竟露出了佩服的笑容。「也許我應該多多跟你學習。」

  森子田美冷笑。「最毒婦人心,不是嗎?」她的良心早被慾望給淹沒了。

  「但是……」小澤理惠疑惑地問道:「我們要怎麼找到魏恩憲呢?」

  「放心吧,這個笨蛋到哪裡都喜歡用特權,他在加拿大大張旗鼓地要求警方提供協助,風聲早就傳到我這兒來了。」森子田美目光閃動,露出奸詐的笑容。「你就等著看好戲吧!」


  「明天我們就要回到溫哥華了。」喬琪對這艘豪華的鑽石公主號有些戀戀不捨。

  「嗯……」他有些意興闌珊。

  「那我們什麼時候回台灣?」

  「目前還沒這個打算。我可能……」他突然正經八百起來。「琪,我有一些話要對你說。」他張開雙臂,要她坐到他的大腿上。

  喬琪溫順地照做,為了緩和氣氛,她還佯裝輕鬆地掏掏耳朵。「好,我會仔細聽,你說吧!」

  他勉強笑笑,然後沉重地說道:「雖然我一直沒說,但是我想小澤理惠和我的生母一定不會放過我,她們一定會對我們趕盡殺絕,直到她們的目的達成……」

  「天啊……」喬琪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無蹤。「為什麼?我以為都沒事了啊!」

  「這些日子,我不願看電視,尤其不願看任何亞洲的電視台,因為我不想知道那一場逃婚記的後續發展,也討厭台灣媒體多作任何不實的評論,我怕傷害你。」他堅定地說道:「但是不管如何,我一定會保護你!一

  喬琪心疼又感動地撫摸他的面頰,內心滿是疑惑。「我實在不懂……你到底是誰?為什麼他們一定要置你於死地,奪取你的財產呢?」

  「我只是個很普通的人。」

  「不!你一定一點也不普通,你的公司到底叫什麼名字?」喬琪決心打破砂鍋問到底。

  他深吸一口氣,緩緩地道:「我是橋邦財團的總裁!」

  「我的天啊!」她倒抽了一口氣。她雖然對金融財經界幾乎完全不瞭解,卻也聽過鼎鼎大名的「橋邦」。她知道它是台灣十大著名企業之一,營業額屢創新高,偏偏就是不知道「橋邦」的總裁叫魏恩憲!

  此刻所有的疑惑都釐清了。怪不得小澤理惠說什麼也要嫁給他,因為只要嫁給他,她所擁有的財富可能比她在日本的家產還要多上好幾倍。

  喬琪驚歎:「我怎麼不知道我嫁給了你這樣了不起的老公呢?」

  「對不起,我現在才告訴你。可是我怕要是說出真實身份,會讓你離我更遠……我愛你,我真的不能沒有你!」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8:00 

「不要這麼說,我瞭解你的想法,不會怪你的。」她溜進他的懷裡。「雖然我很難想像自己即將變成別人口中的貴婦人、少奶奶,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適應……可是未來的事,未來再說吧!」她的臉色突然變得很嚴肅。「我只是擔心你……」

  他苦笑。「商場如戰場,我在商場上向來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可是這次的對手竟是我的親生母親……我實在是沒辦法裝作毫不在意啊!」

  喬琪伸出雙手,環住他的頸項。「你知道為什麼大家叫我小辣椒嗎?」

  「嗯?不知道,你告訴我吧……」他情不自禁地吮吻她的耳垂,令她癢得格格直笑。

  「大的辣椒其實都不辣,反而是越小的辣椒越辣……」她正色說道:「別以為我個子小、是女孩子就好欺負,如果有人傷害你,我一定會要他好看!別擔心,我們一定能克服所有難關的。」

  「嗯……」魏恩憲繼續不安分地親吻她的臉頰和細白的頸子。「在克服難關之前,我想先好好嘗嘗你。」只要有她在身邊,他的注意力似乎就只會放在她身上,令他可以輕而易舉地忘了眼前的難題。

  「嗯……我要你好好地愛我……」喬琪滿足地把臉貼在他的胸膛上,任他橫抱起她,往床鋪走去。

  喬琪非常喜歡加拿大,回到溫哥華後,她賴著不肯走,一直說還沒玩夠。魏恩憲雖然順她的意留了下來,卻其實一點也不想留在這個城市。原因無他,只要想到當時她跟那個外國大男孩一起遊玩,他心中的妒火便會熊熊燃燒起來。不過只要小辣椒稍微對他撒個嬌,魏恩憲就完全沒轍了,只能乖乖地陪她一起玩。

  他帶她到位於溫哥華島南方,素有小倫敦美譽的維多利亞。他們坐渡輪橫渡喬治亞海峽,沿途島嶼星羅棋布,蒼翠蓊鬱,兩人抵達後便前往享譽國際的布查花園,裡頭有各式的主題園區:玫瑰花園、義大利花園、日式花園、羅斯噴泉,萬紫千紅,花團錦簇,美不勝收。

  花園旁邊的花市販一買著各式各樣的花卉,有蘭花、鬱金香、水仙花、玫瑰等。魏恩憲很浪漫地買了一大束玫瑰送給喬琪,令她笑得燦若春花,他看得入迷,堅持要替她攝影留念——

  「來!我幫你拍照!」

  拗不過他,她只好走進花叢裡,隨意地擺個Pose。

  魏恩憲微笑著望向相機的LCD視窗裡,卻赫然發現鏡頭裡不是只有喬琪一人!

  只見喬琪身邊出現一名陌生的東方男人,他被著一件深黑色的大衣,戴著鴨舌帽,行動鬼鬼祟祟、遮遮掩掩。他轉了個身,大衣裡銀光一閃,露出一把鋒利的小刀。

  他要殺喬琪!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8:00 

「喬琪!」千鈞一髮間,恩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向喬琪,一手用力把她推開,然後將殺手撲倒在地上。

  突然之間,一切都變得模糊了。

  喬琪的尖叫、魏恩憲的呻吟,還有人群的錯愕驚嚷,交織成一片混亂的聲音。兇手早已經脫逃,不知奔向何方。魏恩憲感覺手臂上傳來一陣灼熱的疼痛感,滾燙的血不斷自臂上的傷口流出……

  「喬琪……」

  「恩憲……恩憲!」喬琪急得快哭出來了。

  「你安全了,真好……」

  「不要說話,求你!」她向來是個處變不驚、遇事鎮定的護理人員,但是關心則亂,此刻她仍像一般人一樣手足無措。「先保持體力,等一下救護車就會來了……」

  喬琪試圖放鬆心情,逼自己冷靜地取出一條乾淨的手帕,迅速包裡他流著血的傷口。然後她小心翼翼地把他攬進懷裡,焦急得忍不住咒罵起來——

  「恩憲你這個大白癡!那人要刺我就讓他刺好了,你為什麼要替我挨這一刀?你這笨蛋!」

  恩憲突然覺得非常寒冷,而她柔軟的軀體則如此溫暖。「我怎麼能讓你受傷……」他似乎要失去知覺了,腦中一片渾沌,但他有好多話要告訴她。「喬琪……」眼前突然一片漆黑,他無法再說下去了……

  「嗯?」喬琪身子一僵。「恩憲?恩憲——」

  他已經昏厥了。


  魏恩憲清醒時,極目所見都是白色,鼻間還聞到刺鼻的消毒藥水味,就知道自己是在醫院裡。

  「恩憲?!」跪在床邊、雙眼紅腫的喬琪見他醒了,立刻驚喜地大叫。「你終於醒了!」

  魏恩憲伸出手把她拉進懷裡,臉埋在她的秀髮中。他感到喬琪強烈的顫抖,她緊緊環住他的腰——

  「喔!老天!你終於沒事了,我好擔心你會死掉!」

  他輕笑。「那一點小傷怎麼可能會要我的命?我只是暫時失去知覺罷了。」

  「可是你一直沒醒過來……」喬琪還是很擔心地問道:「你真的沒事了?」

  「我真的沒有事。」他舉起雙臂,做了個大力水手的舉重姿勢,讓她格格直笑,總算稍微放下心了。

  「唉……」喬琪歎口氣,可憐兮兮地說:「為什麼會有人要殺我?我不可能跟人結怨呀……」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2 18:00 

魏恩憲心裡明白指使者會是誰。森子田美和小澤理惠一定是打算殺了喬琪,讓她不能繼承他的遺產,然後,她們就會來對付他了……如果不是他反應夠快,救了妻子一命,他無法想像失去她的後果。

  他徹底心寒了。小澤理惠這麼做也就罷了,但他的親生母親竟是這麼心狠手辣的女人,連無辜的喬琪都不放過?他再也不會原諒這種喪盡天良、毫無人性的惡毒女人了……

  他淡淡地安慰喬琪。「放心,我不是沒事嗎?」

  「可是萬一……」

  「不會有萬一。」他保證。

  「但是……」

  「不會有但是。」

  「可是……」

  「噓!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我身邊。」

  「嗯……」

  接下來的日子裡,喬琪不眠不休地照顧魏恩憲,以細心、無微不至的呵護,把他伺候得好好的,令他每天都感到滿足而幸福。

  這天深夜,醫院裡一片寂靜,喬琪在病房陪著魏恩憲,她睡在旁邊的小床上,看著窗外慵懶的月亮把清淡的光華灑在心愛男子的臉頰上,她心滿意足地陷入夢鄉。

  迷迷糊糊間,喬琪看到一名身穿制服的護士輕手輕腳地走了進來。本來半夜巡房探視病人是正常的事,喬琪也沒多想,但那護士卻一直賴在魏恩憲病床邊不走,喬琪覺得不太對勁,頓時清醒過來。她不動聲色地盯著那護士的動作。

  只見那護士慢慢地從口袋裡拿出針筒,把魏恩憲的手腕翻出來,準備為他注射。喬琪藉著月光反射看到針筒上的藥品名稱,立刻又驚又氣地大叫起來

  「那是安非他命!你根本不是醫院的護士,你到底是誰?」她奔下床,不顧一切地衝向那名假護士。

  假護士回頭,狠狠地瞪著她,快速地以針筒揮向喬琪,喬琪閃躲不及,手心被針頭猛力紮了一下,那瞬間她感到頭暈目眩,趕緊把針頭拔出來,而女殺手已經又撲過來,和她扭打起來。

  魏恩憲被吵醒,體力還很虛弱的他仍舊掙扎著下床,奮力一搏。他用盡全力把女殺手壓在地上,誰知女殺手力氣很大,伸手猛擊魏恩憲的太陽穴,他不支而鬆手,喬琪立刻縱聲高呼救命,但女殺手已經鎮定地奪門而出,瞬間不見蹤影。

  望著一團亂的病房,兩人倒在地上,臉色發白,氣喘如牛。

  「你受傷了……」恩憲好心疼,連忙呼喚護士替她上藥。

  「那個該死的殺手居然要替你注射毒品……」她臉色慘白。「誰會要替你注射安非他命?」

  魏恩憲輕輕搖頭,對生母的行為更加感到痛心與憤怒。

  他不想令喬琪更害怕擔心,所以只輕描淡寫地說:「看樣子溫哥華治安不太好,等我傷好了,我們去美國怎麼樣?」

  「怎麼去?」

  「開車去啊!」

  「開車?」

  「對啊!西雅圖就在溫哥華南邊,過了邊境,開車約一小時就可以到了。」

  「我從來沒去過美國,我也想去。」

頂部
雅虎贊助網站載入中...
 

雅虎贊助網站載入中...

    Copyrights © 1999-2011 Community Network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12657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Key8.com - Archiver - WAP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KEY8.COM網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網站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KEY8.COM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Review key8.com on alexa.com
{ if (0==1)} {/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