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吹水廣場 扮靚天地 情情愛愛 寵物天地 影視娛樂 K Fun區 資源分享 靈異地帶 數碼產品 快樂貼圖 休閒生活 興趣交流 學術文化 上班一族 本站資訊
搜尋  鄭家純買有線 曾健超出獄 董建華入瑪麗 行動電源 創業 ㄦ字腰女神 樂易玲細仔偷嘴裕美 彭于晏裝假狗 林志玲睡衣出鏡 搬屋 姚瑩瑩男人婆 廣州黃鱔哥 貴妃雞頭飯 菜刀切西多 車保 資助葉繼歡女富豪 直播殺人男自殺 學生千萬富翁 秋葵脆片 孕婦須知


 
標題: 佳人系列- 水漾佳人[18++] 典心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3 12:17 
她被扔到一間屋子裡,辛騅只是看著她微笑,之後就關上房門,完全不理會她了。
  「放我出去,聽到沒有?放我出去啊!」芷娘撲到門上,用力拍打著房門,奈何門外始終不見半個人影,她一直喊到喉嚨發疼,終於才死了心。
  天啊!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她前不久還趴在顧家的床上哭泣著,不知道如何面對顧炎,轉眼卻又被捲進這麼可怕的事情。辛大人打算利用她來阻擋魅影,而辛騅的態度卻又像是想利用她來引出魅影。
  她的心一面恨極了魅影將她捲入這麼可怕的事情,一面又在擔憂著他。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但是一想到魅影可能因為她而受到傷害,她的心就感到一陣疼痛。
  該怎麼欺騙自己?雖然知道絕對不能再跟他有牽扯,奈何她的心就是留在他身上。若不是真的已經許下芳心,她怎麼會願意與他纏綿?
  想得深了,她的注意力有些分散。突然,一聲溫和的歎息在她身後響起,她驚駭地跳起身來,連忙轉過頭去,卻看見一個纖細的身影。她喘息了一聲,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年輕女子。
  「抱歉,嚇著你了嗎?」年輕女子詢問道,斂起衣裙福了一福。她是先前出現在陳家的那個女子,仍舊穿著那身淡藍色的衣衫,但衣衫上卻已經看不見血跡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芷娘連連拍著胸口,真的被她嚇了一跳。「你也是被抓來的嗎?」她想起曾經在陳家的兇案現場見過這女子,會不會是辛家以為這女子也與魅影有關?
  她走上前去,更能仔細地端詳對方,這才發現對方的容貌十分美麗,只是那雙眼睛裡始終有著深深的哀傷,看得讓人揪心。她陡然停下腳步,想起了辛大人先前誤以為是魅影的那個持劍男人。
  先前在陳家,這個女人明明承認陳大人是被她所殺,但那屍首分明是死於高手的刀劍之下,她看來弱不禁風,怎麼可能會殺人?
「你是跟那個持劍的男人有關係嗎?」芷娘鼓起勇氣問,又踏近了幾步。愈是接近那女子,她就愈是強烈地感受到那股哀傷的情緒,幾乎就要逼出她的淚水。
  「是的。」女子點點頭,急切地走近了幾步。她的步履很輕,觸地沒有任何聲音,就像是她根本沒有踩在地面上。「他就要到這裡來了,我先來求你,別再讓他殺人了,否則像陳家那樣的慘事還會再發生的。」她清澈的眼睛看著芷娘。
  芷娘皺起彎彎的柳眉,被這女子前後矛盾的話弄得混亂了。她陡然想起,這女子在陳家曾經承認過陳大人是被她所殺死的。頓時巨大的恐懼席捲了芷娘,使她不安地倒退了好幾步。
  但是那女子卻如影隨形地跟了上來,甚至還握住了芷娘的手。「是的,人是我殺的,雖然不是我的意願,但那些人的確是因我而死。」她哀傷地說道,那雙眼睛仍看著芷娘。
  芷娘張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她實在太過驚駭,那些問題她還沒有問出口,這個女人就回答出來了,她的所有心思都被看穿了。她開始覺得寒冷,從那女人接觸她的地方,傳來不似人間的溫度,那是一種哀傷的寒冷,冉冉流過她的心間。
  女人歎了一口氣,靜靜地看著芷娘。「替我阻止他,好嗎?別再讓他握著我殺人,那只會讓他更難受罷了,他的心不會因為鮮血而得到平靜的。」她悠悠地說道,那雙清澈的眼睛裡甚至有著奇異的光芒。
  芷娘嚇得扯開手,一個不小心就摔跌在地上。她喘著氣想要再掙扎著站起身來,卻更驚駭地發現,那女人已經失去了蹤影,偌大的房間裡又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也或許,從頭到房都只有她一個人,而那個女子說不定是根本不存在的……門窗上又傳來細微的聲響,芷娘驚駭地跳起身來,卻又恐懼得不敢看,只能縮在椅子上緊閉著眼睛。接著,一雙手接觸到她的肌膚,她倒吸一口氣,慌亂得就想要尖叫出聲,但是那手掌卻算準了時機摀住她的嘴,成功地讓她無法出聲。
  「噓,芷兒,你不希望把我溜進辛家來的事情弄得人盡皆知吧?」魅影靠在她的耳畔輕輕詢問著,另一手在她顫抖的身軀上遊走,等確定了她安然無恙時,他懸宕的心才稍稍舒緩。
  知道她被人擄走後,他急得簡直快要發狂。有消息傳來她是被擄到辛家,他心中明知這很可能是個陷阱,卻也還是不顧一切地趕來。他所追查的名單上也有辛家,這一次辛家先沉不住氣地準備對付魅影,證明他的調查應是沒有出錯的。
  「魅影。」她低呼一聲,喜極而泣地抱住他,全身不斷地發抖。直到看見他的那一瞬間,她才曉得自己有多麼害怕。
  「芷兒,你怎麼老是在哭呢?」他歎了一口氣,抹去她臉上的淚水。瞧見她臉頰上的紅印,他心中閃過猛烈的憤怒。「該死的傢伙,竟然敢打你?」他雙眼裡閃爍著殺意。
  「你怎麼可以來呢?他們要抓你啊!辛大人說你殺了那些人,所以抓了我來準備對付你,而那個總管好可怕,還有那個女人……」她緊張得說不清楚事情,只是抓住他的衣衫直搖。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他的指點上她的唇,知道她一緊張就會開始胡亂說話。
  「我先帶你離開這裡。」他抱起她的身子,轉身就準備離開。
但是芷娘卻先是一愣,接著咬著唇開始激烈地掙扎。「不,不可以!」她低喊著,不顧一切地想掙脫他的鉗制。
  「芷兒,現在可不是鬧脾氣的時候。」他勉強制住她,心中清楚隨時可能會有人闖進來。他要離開並不是難事,只是他實在不願意她涉入戰局,他此刻只想要快些把她安置到安全的地方去,離這裡愈遠愈好。
  「我不是在跟你鬧脾氣。」她咬著唇又開始哭了,淚水像是斷了線的珍珠般,不斷滾下來。「我不能跟你走的,先前的事情已經是錯誤了,顧爺說他已經知道一切了,我不能再背叛他……」她慌亂地說道,認真地想與魅影斷絕一切,但是她的心卻好疼痛。
  到底,她已經把他放到心的深處了啊!
  「芷兒,看著我。」他忍無可忍怒吼一聲,強迫她看著他,之後伸手拉開臉上的黑絲面具。
  「不,我不要看──」她掙扎轉開的頭在瞬間僵硬,以極緩慢的速度轉了回來,瞪大眼睛看著他。「顧爺?」她小聲地說道,嬌小的身軀因為震驚而僵硬了。
  「是的,是我。芷兒,魅影跟顧炎都是我。」他徐緩地說道,筆直地看進她眼裡,等待著她的反應。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按「讚」或分享給您的朋友,以示鼓勵。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3 12:18 
第九章

  顧爺,真的是顧爺!臉色不像是平常那麼蒼白,反倒顯得黝黑,那雙黑色的眼眸沒有躲避她的視線,而是筆直地看著她。
  芷娘克制不住地顫抖著,伸出手撫上他的臉龐,盈盈大眼裡充斥著慌亂。她的手輕輕撫著地,畫過他俊朗的眉目及那雙閃爍著激烈情緒的眼睛。他握住她的小手,緊緊地帖在臉上,專注地看著她。
  「魅影?顧爺?不,不可能,我是在作夢……」芷娘喃喃自語著,以為又陷入前一夜的夢境裡。這怎麼可能是真的?那個誘惑她紅杏出牆的邪惡男人,竟然就是她的丈夫?
  「芷兒,這是真的,這才是我真正的模樣,平日裡顧炎的表現都是為了避人耳目。」
  他徐緩地解釋道,捧起她美麗的臉龐,一字一句地訴說著,怕又嚇著了她。
  她的眼神慌亂,不安而困惑地看著他,細嫩的小手觸摸著他的肌膚。「顧爺的臉色好蒼白的……」她撫摸著他黝黑的肌膚,想起先前在石屋裡,她因為難耐的激情而在那黝黑強健的肌理上輕咬著。
  「那是石墨找來的香粉,我必須隱藏自己練武的事實,才能夠讓那些工鬆懈,以為我沒有任何的威脅。」他急切地說著,握住她纖細的肩膀輕輕搖著。「芷兒,你怎麼還不相信?真的是我。」他開始怕她無法接受這一切。
  難怪她觸摸顧爺後,指尖都會有某種陌生的香氣,那是他所上的「妝」。先前的種種閃過她的腦海,她的身子顫抖得更厲害,胸口有某種情緒不斷累積著,壓迫得她不斷喘氣。之後,那些情緒陡然爆發,她低喊了一聲,衝進他的懷裡。
  「芷兒──」他張口又喚著她,冷不防胸口遭到幾下重擊,他嗆咳得稍稍岔氣。
  「你!真的是你!」芷娘憤怒地瞪大眼睛,聽見他那聲咳嗽之後就更加確定了。是他!真的是這個該死的男人!地握緊了拳頭,猛力地捶打著他寬闊的胸膛。「全都是你,從頭到尾你都知道,卻還這樣戲弄我,對我做出那些事情來!」她氣憤得不斷喘息,用盡所有力氣捶打著顧炎。
  「芷兒,你聽我說。」顧炎沒有阻止她,只是任憑她打著。他小心地護著她,沒有任何的反抗。想起自己對她所做的種種,他懷疑她此刻手中若是有刀子,大概也會毫不猶豫地刺穿他的胸膛。
  「我不要聽!」芷娘激烈地說道,雙手捶得好疼,想起他第一次扮成魅影接近她時,她眼裡開始凝聚淚水。「你竟然到別館來戲弄我,把我當成不知恥的女人。天啊!現在真如你指控的,我的確是不知恥的女人,竟然與丈夫以外的男人做出那些事情,當我回顧家哭訴時,你是不是在心裡竊笑?」她想起自己對顧炎坦誠的情況,羞憤的情緒讓淚水流得更急。
  所有的事情都被揭穿了,她開始慢慢想起那些奇異的關聯。顧炎會脫口說出已經知道她跟魅影之間的種種,是因為那些事根本就是他所為,難怪瞧見她出入陸家,魅影會那麼憤怒;難怪在最親暱的時候,她總是會在魅影身上感受到熟悉……她想起在溫熱的水池中,她因為痛極而反抗時,魅影那句話語為什麼會讓她感到似曾相識││那是在拜堂成親那一日,顧炎對她所說的第一句話,安撫了她所有的不安與恐懼。
  芷娘不可置信地搖著頭,不敢相信自己竟這麼愚昧!在那時她就該察覺才是,同樣的話語、同樣的聲調,以及同樣由冰冷轉為炙熱的黑色眼眸……他們根本就是同一個人,而他竟惡劣到這種地步,欺騙擺佈著她,讓她沉溺在深深的罪惡感中,以為自己背叛了顧炎。
  「芷兒,你冷靜點。」他輕哄著地,瞧見她的眼裡又聚了淚,知道這個美麗的小女人怕又是要哭得梨花帶雨了。她一向愛哭,發覺了他的真正身份後,怎麼可能不哭?
  「不要!你走開,我不要再聽你說任何話……」她不斷地搖頭,又氣又羞,此刻完全不能思考,只想離他遠遠的。
  他陡然發出一聲低吼,再也忍無可忍地握住她纖細的肩膀,霸道猛烈地將她抱入懷中,灼熱的唇覆蓋住她嬌嫩的唇瓣,制止她憤怒的指控。他的舌探入她口中,誘惑她柔嫩的丁香小舌,吞入她低聲的抗議及喘息。
  芷娘的身子有瞬間的僵硬,甚至還想要推開他,但是他握住她的雙手讓她無力反抗,而屬於他的氣息那麼強烈地環繞著她,石室裡的親匿回憶,隨著他激烈的熱吻又回到她的腦海裡,她發出低低的呻吟,許久之後才在他的吻之下軟化。
  顧炎戀戀不捨地結束這個吻,舔吻著她嬌嫩的唇。「我道歉,甚至要我懇求你的原諒也行。我承認最初的動機的確惡劣,但是當我知道你的美好後,要我怎麼能夠抗拒?」他筆直地看進那雙眼睛裡,對著她盈淚的眸子歎氣。
  淚水滑下眼眶,她的雙腿軟弱地支撐不住身子。「你……你欺負我……」她嚶嚶哭泣著,卻跌進一雙等待的雙臂裡,她倚靠在他寬闊的胸膛上,感受著他的體溫,心裡隱約放下了某塊沉重的巨石。
  顧炎與魅影是同一個人,她並不是愛上另一個男人。她一直在魅影的霸道激情及顧炎的溫和裡不安著,直到他承認了,那些真相才豁然開朗。

「我早說過,只有我才能夠欺負你。」顧炎輕笑一聲,擁抱著她嬌小的身子,小心翼翼地擦去她臉上的淚水。「我本以為復仇的種種籌備都是理所當然的,奈何你卻闖了進來。我考慮到了一切,卻沒有料到那些高官們竟會把你推入我的懷中。」
  想起在溫熱的水池中,他袒露的肩背上那些可怕的傷痕,她不解地抬起頭來。「你白晝裡裝成體弱多病,夜裡卻扮成魅影去殺人?你不是跟我提過,你的親人是死於大火中?」她小聲地問道。
  「那是一樁精心策劃的詭計,當夜裡有許多人闖入顧家,是那些人點了火,也是那些人親手殺了我的家人,那一夜裡無論老弱婦孺,他們全不放過。」他緩慢地告訴她,想起慘死的親人們,骨血裡就有著隱約的疼痛。
  他無法忘記那些仇恨,所以長年尋找著仇人,發誓就算是盡其一生,也要血刃那些匪徒。那些高官們沒有親自下手,卻都與那件血案有關,只是幕後主使人太過狡猾,雖然長年與高官們保持利益關係,卻甚少出面。
  他追尋了太久,線索每每呼之欲出,卻尋不到最好的機會能夠復仇。他仍舊記得那一夜裡,那個男人是怎麼殺了他的父母……芷娘輕咬著唇,從那雙眼睛裡看到好可怕的恨意。她感覺不到恐懼,反而只是感覺到揪心的疼痛。她知道他的悲憤,無論是身為顧炎或是魅影,那些仇恨所帶來的傷痛一直糾纏著他。
  「所以你化身為魅影,執意要復仇?」她小聲地問,伸手覆蓋住他的臉龐。就算是他如此惡劣,但她是真的愛上了他,怎麼忍心看見他痛苦?
  他低下頭來,將臉埋入她溫熱的頸邊,呼吸著她身上美好的香氣。「我籌備好了一切,也將所有情況都考慮進去,卻萬萬沒想到,你會闖進整件事裡,更糟的是,我竟然無法對你視若無睹。」他緊緊擁抱著她,用所有的力量護衛著他最心愛的女人。
  「但是,你卻老是欺負我。」芷娘溫順地任由他抱著,靠在他的身邊,又想要哭了。
  他是多麼惡劣啊!戲弄了她、誘惑了她,還把她連人帶心地騙上手,每次都把她弄哭了。
  「愛哭的小東西,等回到顧家後,你要怎麼懲罰我都行。」他誘哄地說道,親吻著她柔嫩的粉頰,屬於她的淡淡香氣,安撫了他的神魂。
  他的心不是因為鮮血而得到平靜,而是因為她的淚水,點點滴滴地流進他心中,洗去那些痛苦與仇恨。
  芷娘這才想起兩人如今還身在辛家,她猛地抬起頭來,小手胡亂地抹去淚痕,無限緊張地看著他。「我們必須快些離開,辛總管的表情好可怕,他像是存心想利用我吸引你來。」她一想起辛騅的表情,就不禁心寒。
  顧炎瞇起眼睛,想起那個當初送芷娘到顧家拜堂的總管,那人的眼神始終莫測高深,彷彿在打探著什麼。
  驀地,尖銳的呼喊聲從宅邸的某處響起,芷娘緊張地抓緊顧炎的手臂,膽怯地從窗戶望出去,卻只看見庭院的遠方傳來隱約的火光。那紅色的光影在窗欞上跳躍,令人膽戰心驚。
  「怎麼回事?」芷娘小聲地問,美麗的臉龐上滿是不安。
  「看來是有人在辛家放了火。」顧炎皺起眉頭,再度想起辛騅那雙隱含著其他企圖的雙眸。記憶回到最可怕血腥的那一夜,那雙眼睛意外地更加鮮明瞭││他是不是在何處見過同樣的眼神?
  「該死,是魅影,是他放的火!」門前傳來慌亂的腳步聲,一身華服的辛大人闖了進來,臉上滿是緊張的汗水。當僕人們驚慌地通報,說有人在宅邸的四周都燃起了火時,他馬上慌得沒了主意,貪圖性命的本能讓他火速地奔到這裡來,想抓了芷娘當成護身符。
  只是,當他慌亂地推開木門,卻看見一個黑衣男人抱著芷娘時,他根本沒有看清對方的面容,登時已經放聲喊叫了起來,轉身就逃往庭院裡去。
  「來人啊,快來人啊,魅影在這裡……」辛大人吼叫著,那聲量十分驚人。他沒命地奔跑著,足跡散亂在雪地上。
  「待在這裡,千萬不要離開。」顧炎低咒一聲,匆促地吩咐芷娘,雙足一點已經竄出屋外。他手中長鞭舞動著,先是回身捲住木門,之後筆直地纏住奔跑中的辛大人。
  咚地一聲,辛大人的雙足都被長鞭纏住,當場狼狽地摔在雪堆裡。他驚駭地翻過身來,看著顧炎的表情先是有些困惑,之後則迅速地變得慘白。

頂部
[廣告]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3 12:18 

「是你,你就是魅影。」辛大人恐懼地喃喃自語,想起先前對付顧炎的種種,他的身子開始不由自主地發抖。
  「當然是我,你認為我可能放任那些策劃了顧家滅門血案的兇手們逍遙法外嗎?你們這些人都跟那件慘案有關,不是嗎?」顧炎緩慢地走近,冰冷的黑眸直視著在地上翻滾的男人。「我已經等待得太久了。」他徐緩地說道。
  「不,顧炎──顧公子,你聽我說,那件事情與我無關的。」辛大人連連搖頭,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可怕的男人,竟然可以長年偽裝成藥罐子,還成功地避開眾人耳目。
  要是顧炎的偽裝沒有這麼成功,他們這些人不會硫於防範,以為多年前所涉入的那件血案已經成了過往雲煙。顧炎一直在等待著報仇的時機,一個一個地解決了當初涉入的所有人。
  「我得到的消息可不是這麼說的。」顧炎冷冷地說道,又走近了幾步。
  「你聽我說,那與我無關,全是如今聚賢莊的沉──」辛大人的話沒能說完,一柄鋒利的長劍陡然從他背後刺入,貫穿了他的胸膛。他先是呆愣地看著胸口上那截沾了血的利劍,接著緩慢地轉過頭去,看見了持劍的男人。「辛騅?」他困惑地搖著頭,之後一雙眼睛逐漸變得散亂無神!僵直的身軀頹然倒進雪裡。
  天空開始飄起雪花,襯著四周逐漸蔓延的火光,那情景十分詭異。
  辛騅走上前來,抽回長劍,看著自己侍奉了多年的主人,嘴角是一抹冷笑。「早知道你守不住話的,記得承諾嗎?守不住話,就該用你的命來賠。」他淡淡地說道。
  顧炎迅速地收回長鞭,警戒地看著辛騅。那神態與步伐都與平日不同了,看來善於偽裝的人不只是他,眼前的辛騅大概也是隱藏了真正的動機,潛藏在辛家內許久。
  辛騅抬起頭來,瞧著顧炎,眼睛裡甚至有著幾分讚賞之意。「真沒想到你就是魅影,先前送了新娘到你那裡去時,你的偽裝太成功了,竟然連我也瞞了過去,否則,在那時我就該動手殺了你。」他微笑著。
  「殺了他,你回去有辦法交代?」顧炎挑起眉頭,仔細地打量眼前這個男人。
  「我的主人可不希罕這種愚昧的合夥人。」辛騅繼續微笑著,瞧著四周的火光。「這情景真是熟悉,不是嗎?像極了當初血洗顧家的那一夜,誰能想得到,當初的餘孽,如今已經是名動京城的魅影。」他歎息著,感歎那日竟沒有斬草除根。
  「你究竟是誰?」顧炎厲聲喝道,雙眸裡充斥著憤怒。
  「不記得我嗎?」辛騅抖動手中長劍,那劍鋒傳來輕鳴之音,回漾在整個庭院裡。
  「我是當年顧家收容的武師之一,就是我在飯菜裡下了藥,讓主人領著眾多夥伴,在夜裡血洗了顧家。」他徐緩地說道,欣賞著顧炎的表情。
  顧炎緊握著拳頭,雙瞳因為憤怒而迸射如火般的光芒。他這些年來血刃了無數幫兇,在那些人口中不斷地聽見某個名字;而眼前這個人,就參與了多年前那場血案,甚至還是那個罪該萬死的內應!
  憤怒在他胸口爆發,多年的血海深仇在他血液裡奔流,他的雙目幾近赤紅。
  顧炎怒吼一聲,霍地猛一揮鞭,長鞭擊打著地面,巨大的勁道,擊破了青石地板,揚起的細碎石子,筆直射向辛騅的方向。
  「哼,你以為這種小石子就對付得了我嗎?」辛騅急轉手中利劍,一輪劍花擋去了所有碎石。
  顧炎雙目一沉,擊打在青石上的鞭頭瞬間彈起,直如長棍拍向辛騅正轉漾挑開碎石的劍身。他不再手下留情,一心只想取了這個男人的性命。
  辛騅見顧炎鞭上帶有強大的勁道,心念一轉,決定不宜硬拚。馬上腳一蹬,躍上了半空之中。一邊跳開了顧炎直刺而來的鞭子,一邊意圖由上空出招壓制住顧炎的攻勢。
  但顧炎低哼一聲,手腕急甩,那靈巧如龍的長鞭,繞上了半空,圍了一個大圈,漫天的劍影,轉瞬全被收入了長鞭圍成的繩圈中。
  辛騅心中驚駭,明白顧炎的功力遠在他之上,握劍的手急忙後拉,想將自己的利劍抽回,好脫離長鞭的可及範圍。但這時才要收劍,卻已經為時太晚。
雪花在四周飛舞著,火光也逐漸逼近,兩個男人的表情同樣凝重。不同於顧炎冰冷的沉穩,辛騅的表情已經逐漸顯露慌亂。
  顧炎的手用力一拉,長鞭迅速收起,纏繞住利刃,那柄劍登時如同朽壞的木頭一般,發出幾聲輕響,之後斷成了數截,紛紛跌落地上,無聲地陷入柔軟的雪地中。
  辛騅應變也快,急忙射出手中的斷劍,足蹬一旁假山,幾下俐落的側身,知道眼前的顧炎武藝驚人,若是再戀棧下去,他非但沒有半分勝算,還極有可能命喪當場。
  「你逃得了嗎?」顧炎頭略微一偏,已避過辛騅射來的斷劍。腳步一提,黑色的身影在雪地上顯得格外耀眼,轉眼竟輕易地趕過,竄到了辛騅面前。「還想走嗎?十多年的舊帳了,不在今天算清楚嗎?你擄了芷兒來,不就是想要引出我?」背對著辛騅,顧炎冷冷地說這。
  辛騅見去路被擋,略顯慌亂的表情反而變得冷靜了。「真是想不到,當日主人沒有斬草除根,留了你這餘孽,倒成了我今日喪命的主因。」他嘴露狠笑,對著顧炎背後要害,掄起拳頭重力擊去。
  「不知死活的東西。」顧炎並不躲避,只是揚手一揮,讓長鞭捲上了辛騅腰間。
  那一拳幾乎打上了顧炎,但在最後一刻,顧炎突然由辛騅眼前消失。辛騅心中大駭,背後突然一記巨大力道傳來,長鞭似棍,猛烈地鞭打著他的背部,強大的力這,將辛騅被踢上了半空之中,但攻勢並未因此而止歇,一記一記又一記的內勁不斷襲上了辛騅的背後,陣陣血花由辛騅的口中噴出,最後,腰聞一道猛力的後拉勁道,幾乎扯斷他的身軀。
  「若是提了你到你主人面前,他的表情會變得如何?」顧炎冷冷地說道,將手中長鞭投往樹梢,輕易地將辛騅軟似爛泥的身子高高懸掛在樹上。
  「你動不了他的,沒有人會相信他與那些案子有關係,就算是你殺盡了所有的相關人,你還是沒有辦法真正復仇。你動不了我的主人,他將會是最後的贏家,扯下金鑾殿上那個昏君,奪得天下!」辛騅狂妄地吼著,知道自己已經離死不遠。顧炎不會饒過他,而主人若是知道他失敗,他也難逃一死。
  顧炎雙眼一瞇,緩慢地挑起眉頭。他早知道那個幕後主使者有奪江山的野心,此刻辛騅的說詞,只是印證了他們的猜測。「他所積的罪孽,總有一天將會用他的血來償還。」
  他淡淡地說這,雙眸冰冷地看著樹梢上所懸掛的男人。
  火焰舔噬著四周,紅色的光影在雪地上躍動著,襯托著滿地的鮮血,看來有幾分詭異。辛家的宅邸都陷入了一片火海中,無數的人在驚呼尖叫著。
  「顧炎,我今日就算是死在你手裡,也有你的女人陪葬,一命抵一命,這買賣算是不虧本了。」辛騅冷笑著,瘋狂的目光看向已經陷入火海中的院落。
  一陣莫名的恐懼襲上心頭,顧炎迅速回頭望去,驚駭地看見芷娘所處的宅子如今已是一片火海。他倒吸一口氣,高大的身軀忍不住震動,因火焰而失去摯愛的痛楚轟然來襲,他幾乎難以抵擋││不會的,芷兒不會有事的!十多年前那場火奪了他的家人,難道十多年後,又要奪了他所愛的女子?
  辛騅仍在狂笑,雙眼赤紅著。「我替那宅子上了鎖,將她鎖在裡面了,只怕你現在過去,她也早成了焦炭。我殺不了你,也要拖著你心愛的人陪葬,哈哈││」他瘋狂的笑聲陡然被截斷,胸口突然噴出一道血泉,濺紅了雪地。
  一口利劍穿透辛騅的胸膛,持劍的高大男人無聲無息地走到辛騅面前,嚴峻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冷漠地盯著辛騅。他手上的那柄長劍上沾著血跡,在雪地裡閃爍著殷殷的藍光,血液滑過雪亮的劍身,之後緩緩滑下,一看就知是難得的上好寶劍。
  辛騅看著那人,嘴巴半開著,卻只是吐出幾口鮮血,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就陡然斷了氣。
  顧炎謹慎地看著對方,看出對方週身驚人的殺氣。那男人身上有種難言的血腥氣息,奇異地讓他感到某種程度的熟悉。他似乎曾經聞嗅過那麼深沉的血腥味,繚繞而縹緲。
  「再多話只是浪費時間,想救你的女人的話,動作就要快。」男人徐緩地說道,黑色的雙眼看向顧炎。
  顧炎濃眉緊皺,一顆心早已經因為擔憂芷娘的安危而紛亂,根本也無法多想。他略一點頭,盡速往烈焰沖天的宅邸衝了過去。
  宅子裡面有著四竄的濃煙及高溫的火焰,芷娘的雙手先是猛捶著已經上了鐵鎖的門。
  她的心裡一陣陣緊縮著,大量的濃煙遮蔽她的視線,雙手已經被湯手的門灼出些許傷痕。
  「顧爺……咳咳……」她驚慌地喚道,雙眼被熏得不斷流淚。她原是聽著顧炎的交代,在屋內乖乖待著,忐忑地等著他回來,但是當濃煙四起時,她慌忙想要逃生,竟發現門被從屋外鎖上,她驚駭得不斷捶著門,卻只聽見門外傳來僕人們爭相逃命的聲音。
  沒有人理會破鎖在宅子裡的她,而她心裡最懸念的那個人也始終不見蹤影。
  火焰封了出路,著了火的橫樑砰地掉落,她驚喊一聲,連忙退到了內廳,如此一來反而更是被堵死在屋內,根本就求生無門。
  她不想死,不想在剛剛知道了真相之後就死去。她才剛剛發現,她所愛的男人,跟她所嫁的男人是同一個人呢!她信誓旦旦地說過會陪著他的,怎麼能夠在這時死去?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3 12:18 
「到這裡來。」一個溫柔的聲音說道,冰涼的手牽住芷娘的衣袖。
  芷娘轉過頭去,赫然發現那個美麗的年輕女人再度出現。她瞪大了眼睛,隱約地感覺到這個女入十分怪異。
  像是洞察了她的思緒,年輕的女子淡淡一笑。「別怕,我不會傷害你,」她用身子護住芷娘,擋去了那些張狂的火焰。「到我身邊來,那些火就不能傷了你。」她輕輕地扯住芷娘,將她往自己身後帶。
  芷娘被拉著躲到了那女人身後,好不容易才能喘息。她赫然發現這女人纖細的身軀就像是一個屏障,那些火焰無法靠近,甚至就連濃煙都無法逼近。在那女人四周,連空氣都是冰涼的。
  「小心」點!」芷娘喊道,為眼前的一切感到膽戰心驚,對年輕女子的恐懼倒是減低了不少。
  「這些火傷不了我,能傷我的,該是更炙熱的火焰。」年輕女子淡淡地笑,絕美的面容上有著濃濃的哀傷。
  芷娘還想開口詢問,低下頭來卻看見那女人淡藍色的衣衫此刻又染上了大量的鮮血,她駭然地倒吸一口氣。「你受傷了?」她顫抖地看著那些鮮血流下衣袖,在地上盈成血泊。
  年輕女子緩慢地抬起染血的衣袖,美麗眸子的憂傷更加濃重了。「他又殺人了。」她輕輕歎息,那聲音簡直讓人的心揪得都發疼了。
  芷娘無法明白地搖著頭,張開口正想要詢問,火焰的另一端卻傳來瘋狂的呼喊。
  「芷兒!你在哪裡?回答我!」顧炎揚鞭劈開燃燒中的木門,毫不猶豫地竄進火焰中。
  當初被火焰焚身的記憶一再地回漾在他的腦海中,但是那些可怕的記憶,比不上對於芷娘的擔心。一想到她可能在這場火裡喪命,他的心就疼痛得像是要淌血。
  但是火勢這麼兇猛,觸目所及的一切都在燃燒著,芷娘能夠平安無事嗎?他的身軀劇烈顫抖著,幾乎就要因為失去她的恐懼而瘋狂。他不在乎那些火焰有多麼灼湯,一逕狂亂地劈開那些燃燒的傢具及阻擋去路的樑柱,搜尋著那個嬌小的身影。
  芷娘又驚又喜地衝上前去,就想要撲往顧炎的方向。但是衣袖一緊,那年輕的女子握住她的衣衫。她連忙握住那女人的手,急切地開口。「你快來,顧爺來救我們了。」她牽住對方就想離開火海。
  年輕的女子卻搖搖頭,伸手輕撫著芷娘的臉,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就彷彿眼前的火焰已經無法傷害她,生與死早就與她無關了。一你的男人來尋你了,他的仇恨已經被你的眼淚洗去,你可以給他平靜。」她悠悠地說道,之後緩慢地閉上眼睛。
  芷娘無法開口,只覺得從兩人交握的手,有某種深切的絕望湧了過來,逼得她甚至忍不住想哭。她困難地張開口想說些安慰的話,但是那女子卻陡然將她推入火焰裡。
  瞬間,火焰被某種詭異的力量劈開一道通道,芷娘被推過火海,筆直地撞入顧炎的懷中。
  「芷兒!」顧炎驚喜地吼道,原先的絕望在看見她的那一瞬間終於消散,心中的巨石總算落下,那雙手臂牢牢地抱緊了芷娘,他必須用最凶狠的擁抱,才能確定她是安然無恙的。
  「顧爺!」芷娘一看見他,就嚇得哭了出來,用力地抱緊他高大的身軀。剛剛那一瞬間她真的好害怕,恐懼會再也見不奢他。雖然他老是在欺負她,但她卻還是愛他啊!
  火焰肆虐著,整間屋子都搖搖欲墜,最後幾根橫樑都落了下來,發出可怕的轟然巨響。
  顧炎抱緊懷中的芷娘,單手揚鞭,硬是在火海中挌出一條生路。「芷兒,抱緊我。」
  他低頭吩咐道,護住芷娘嬌小的身子,迅速竄出燃燒的宅子。
  幾乎就在兩人退出屋子的同一瞬間,屋子發出巨大的聲音,砰地陡然垮下,大量的火星紛飛著。天空還下著紛紛細雪,卻仍無法滅去狂肆的火焰。
  芷娘抱著顧炎,身子不斷發抖著,她的臉埋在他溫熱的頸部,用力呼吸著他身上熟悉的男性氣息,想止住心中仍未褪去的恐懼。她的視線接觸到塌毀的屋子時,又想起那個年輕女子。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3 12:19 
「顧爺,不行,她還在裡面!」她慌忙喊道,就想要再衝回火裡。
  「芷兒,你做什麼?」顧炎吼道,不敢相信她才剛剛脫離火海,這會兒竟然又想要撲進那殘燒的廢墟中。
  「顧爺,那女人還在裡面啊!是她救了我,擋去那些火,我才沒有被燒傷。她說那些火傷不了她,但是現在火燒得這麼大,她……她……」芷娘急得都哭了,沒有注意到持著一柄長劍站立在一旁的男人,在聽見她的話語時,神色陡然一緊。
  「芷兒,來不及了。」顧炎緊緊抱住芷娘,不讓她再進屋子裡去。芷娘能夠在那麼激烈的火焰裡毫髮無傷,已經是不可思議的奇跡了,如今連屋子都場毀,裡面就算是還有人,也絕對不可能有生還的機會。
  「但是……」芷娘連連搖頭,不明白那個女人為什麼救了她,自己偏偏又不逃出來。
  「不必了,她不在裡面,那屋子裡沒有人了。」那個持劍的男人突然開口,之後掉頭就走。
  芷娘困惑地眨著眼睛,在淚水朦朧間,像是在那男人身邊看見了一個淡藍色的身影。
  是那女人嗎?她也逃出來了?是怎麼逃出來的?眾多的疑問在她腦海裡打轉,但是一連串的驚險已經讓她難以承受了,當一切總算告一段落,她抱住顧炎,鬆懈地哭泣著。
  「芷兒,你怎麼又哭了?」顧炎歎了一口氣,緊緊抱住這個愛獸的小女人。
  「我好怕……怕見不到你……」她抽噎地說道,淚水不斷從美麗的眼睛裡流出。她抱緊顧炎,知道自己只有在他懷裡才能感到安全。他接納了出身風塵的她,雖然曾經惡劣地欺負她,卻也好溫柔地舔去她的淚水。
  「啊!顧炎,你又把她弄哭了?」一個嘲弄的聲音傳來,穿著華麗的皇甫覺緩慢走了出來,手中搖著桐骨扇。「我才來得慢些,辛家就毀成這模樣了。這下子可好,把一些小角色收拾乾淨,幕後頭子怕是不出來都不行了。」他滿意地點點頭,對著滿面淚痕的芷娘笑著。
  「你是……端茶的?」芷娘詫異地看著眼前的皇甫覺,認了好半天,才認出這個男人是在顧家裡端著茶水的僕人。
  皇甫覺撇了撇嘴。「那只是兼差,我的正職是比較稱頭的。」他解釋道,不願意在美人面前被小覷了。「顧夫人,怎麼又哭了?顧炎這傢伙欺負你嗎?你不如把這傢伙給扔了,到我這兒來吧!」他提議道。
  芷娘的反應是更用力地抱緊顧炎,一雙淚水未乾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看著皇甫覺。
  「還想要命的話,就讓開,芷兒受了驚嚇,需要歇息。」顧炎毫不客氣地說道,抱起芷娘就準備離開。
  「顧炎,你不是該先跟我說說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嗎?」皇甫覺挑起眉頭,這麼多年來第一次瞧見顧炎竟然肯舍下復仇的計劃,反倒先關照著懷中女子的驚嚇與否。
  以往要是遇到這麼大的事情!顧炎可是會冷靜地開始籌備下一步該如何進行,怎麼如今倒像是對那些復仇的種種已經失了興趣似的?那雙原本冰冷的雙眸如今已經變得炙熱,除了芷娘之外,根本容不下其他。
  「那些事情可以緩一緩。」顧炎頭也不回地說道,同時大步往前踏去。
  「我們要回顧家嗎?」芷娘小聲地問,靠在他懷抱裡,只覺得好溫暖、好安全。這個她所愛、所嫁的男人如此珍惜著她,彷彿她是最重要的!她的眼裡又聚了淚,只是,今生頭一次,那些淚水不代表著委屈或難過,而是深深的欣喜。
  在他的懷抱裡,她不會有任何不安。
  「不,我們回石室去。」他無限溫柔地靠在她耳邊輕聲說道,那雙黑色的眸子有著炙熱的情火。
  芷娘羞紅了臉,把臉兒埋進他寬闊的胸膛,傾聽著他有力的心跳。
  顧炎則憐愛地看著懷中的小妻子,伸手輕輕地擦去她眼裡的殘淚。他的心首度能夠遺忘那些仇恨,只是擁抱著她,他的心就能夠平靜。仇人的鮮血無法帶給他平靜,只有她的淚水洗去了那些仇恨,一點一滴地滲透進他的心。
  她是最溫柔的水,點點滴滴地溶解了他的冰冷。
  他抱著她走出仍在燃燒的辛家,兩人的身影消失在紛紛細雪中。紛飛的雪花覆蓋了一切!包括那多年的仇恨,都被暫時遺忘了。
  擁有了對方,所有的孤單都已經消失。在京城中最讓人恐懼的魅影,如今已經找尋到了最愛的女子。
  這一輩子,不會再孤單了。
  

——完——

頂部
雅虎贊助網站載入中...
 

雅虎贊助網站載入中...

    Copyrights © 1999-2011 Community Network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7901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Key8.com - Archiver - WAP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KEY8.COM網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網站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KEY8.COM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Review key8.com on alexa.com
{ if (0==1)} {/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