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吹水廣場 扮靚天地 情情愛愛 寵物天地 影視娛樂 K Fun區 資源分享 靈異地帶 數碼產品 快樂貼圖 休閒生活 興趣交流 學術文化 上班一族 本站資訊
搜尋  鄭家純買有線 曾健超出獄 董建華入瑪麗 行動電源 創業 ㄦ字腰女神 樂易玲細仔偷嘴裕美 彭于晏裝假狗 林志玲睡衣出鏡 搬屋 姚瑩瑩男人婆 廣州黃鱔哥 貴妃雞頭飯 菜刀切西多 車保 資助葉繼歡女富豪 直播殺人男自殺 學生千萬富翁 秋葵脆片 孕婦須知


 
標題: [完結]《笑傾三國》(搞笑+穿越) 作者:夢三生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08 
第81章 羽扇

  四周很暗,彷彿一處牢獄,有水珠滴落的聲音,帶著冰冰涼涼的感覺,一直寒到人心裡去。

  「笑笑,我頭疼。」一個熟悉的聲音,帶了壓抑的痛苦。

  我四下里尋找,在黑暗裡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

  他抬頭看我,眉目間都是痛楚,「笑笑……」

  他在喚我?他是在喚我嗎?

  「頭……好疼……」慘白的臉,彷彿隱忍了無數的痛苦。

  心裡秘泛起一陣疼痛,我快步上前,「阿瞞!」

  腳下的積水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我卻是越走越遠,越走越遠,無論我怎麼走,都無法靠近他。

  我看著他蒼白的唇一張一合,在說些什麼,我卻是一點都聽不見。

  我聽不見……

  黑暗裡,我秘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上,睡得好好的,抬手抹了抹額,有冰冷的汗水。

  是夢。

  我居然……夢到他?

  微微鎖起眉,我披衣下。

  外面月光很亮,我站在院子裡,望著院外一片微薄的白霧。

  有那麼一瞬間,我竟是忽然覺得那一襲明紫的身影會忽然出現,站在那一片薄霧裡,用那雙略帶冰寒的眸子望著我。

  定神望了許久,仍是一片迷茫,我笑了笑,一手撫上腹部,終於放下心來。這一回,他沒有找到我。

  腹內,有一個小小的生命正在漸漸長大,他是我的家人,新的家人。

  只是不知道……他的頭還會不會疼……

  「?」昭兒的聲音冷不丁在我身後響起。

  我轉身,看到昭兒正站在門口,半隱在那一片薄霧裡,正有些憂心地看著我。

  他上前,手裡拿了一條薄薄的氈子,披在我肩上。

  「裡這卯,怎麼起來了。」

  「做了個夢」,我笑了笑,拉緊了那氈子,頓了頓,又道,「噩夢。」

  抬手,我撫了撫他眉上亮晶晶的霧氣,看著眼前這個漂亮的孩子,水鏡先生說他非池中之物,那麼他日,這個孩子也會縱橫馳騁於沙場之上麼?

  「小昭。」

  「嗯?」

  「你最大的願望是什麼?」

  「和在一起。」昭兒笑了起來,朗聲回答,不帶一絲的猶疑,月光下,他的眼睛亮亮的。

  我也笑了起來,心裡有了些暖意。

  「回房去休息吧,明日一早還要去拜見老師呢。」輕輕拍了拍他的頭,我笑道。

  「嗯。」漂亮的眼睛望著我,狗兒忽然輕輕拉了拉我的袖子,「……」

  「怎麼了?」

  「你永遠不會丟下昭兒一個人吧?」帶了些許的期待,昭兒輕聲道。

  我笑了起來,「怎麼又問這個?」

  「會不會?」他又問,看著我,很執拗。

  「當然不會,永遠不會。」撫了撫他尚帶稚嫩的臉頰,我笑著保證。

  昭兒笑了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回了房,又倒頭睡下,倒是一無夢,睡得沉沉的。

  第二日一早,我早早地醒了,昭兒第一次去拜見水鏡先生司馬徽,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他還是一個孩子呢,陪著他一同去或許他沒有那麼惶然吧。

  「先生,我給你帶了些魚湯來。」院子裡,有一個秀氣的聲。

  我正穿衣起,透過窗子一看,是小英。

  諸葛孔明和昭兒都起了,正在院子裡。

  「魚湯?」諸葛孔明彷彿有些訝異。

  「先生上回不是說……喜歡小英熬的魚湯……」小英微微紅了臉,低頭輕聲道。

  諸葛孔明怔了怔,隨即微笑,接過小英手中的魚湯,「謝謝小英。」

  「那,小英先回去了。」小英紅著臉轉身跑出了院子。

  我推開門,諸葛孔明正將那一罐放在食盒裡的魚湯擺在桌上。

  「。」昭兒先喚。

  「有魚湯喝。」諸葛孔明抬頭看我,眸裡帶笑。

  我也笑了起來,走上前。(小生:喂,陪笑,有讀者MM質疑哦,人家孕都聞不得腥味,怎麼你就懷了個怪胎,這麼喜歡喝魚湯?陪笑:切,這叫與眾不同!小生絕倒。)

  看著滿滿一罐愛心魚湯,我喝得心虛極了,若是小英知道這些魚湯進了我的肚子,不知道會不會氣得跳腳。

  吃過早餐,諸葛孔明與昭兒一同去司馬徽家,我也跟著一同去湊熱鬧。

  出了院門,經過一條羊腸小道,我微微怔了怔,世外桃曰過如此,路邊儘是楓樹,這秋日的季節,一路走過,萬山紅遍,層林盡染。

  有片片紅葉飄落,帶著某種莊嚴而淒的,我竟有些窒息的感覺。

  「楓葉林,很漂亮吧。」諸葛孔明回頭看我愣愣在站在原地,微笑。

  站在那一片楓林之間的諸葛孔明,峨冠博帶,眉目如星,丰神俊朗,彷彿俯瞰天下一般。

  我回過神來,追上他們的腳步,笑嘻嘻的。

  「裴姑娘……」

  「叫我笑笑吧。」我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終於受不了那文縐縐的話,露出尾巴,「一直姑娘先生的多累得慌。」

  「笑笑。」諸葛孔明笑了起來,「笑笑亦可稱呼在下孔明。」

  「孔明!」我咧了咧嘴,笑了起來,不失時機地從袖子裡掏出一把略略有些粗糙的羽扇在他眼前晃了晃。

  果然,他星目微抬,有些訝然地看我。

  我笑得有些得意,我也當了一回機器貓,天知道我把那支羽扇塞進袖子有多辛苦,害我手臂都不能彎了。

  「喏,給你。」我將那羽扇塞進他手裡。

  「咦?」孔明的目光愈發的驚奇了。

  「扇來看看。」我笑,然知道自己在秋天送人家扇子有多怪異。

  孔明依言扇了扇羽扇。

  輕風拂起處,髮絲輕揚,廣袖飄飄。

  我終於明白諸葛孔明為何要配羽扇了,簡直絕配。(小生畫外音:秋天送人家扇子,也只有你辦得到。)

  「原來是這用途。」孔明笑了起來,連眼睛都笑敵眯的,卻依然丰神俊朗。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按「讚」或分享給您的朋友,以示鼓勵。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08 
第82章 迷路的路痴

  水鏡先生的住處便在那一片楓林的盡頭,脫離了那一片淒的紅楓,所到之處,是一片綠意盎然的翠竹,真真是竹林深處有人家。

  敲了門,不多時,便有童子來開門。

  「諸葛公子,司馬公子,裴姑娘,先生在前廳等你們。」開門的童子未等我們開口,便極有禮貌地說著,引我們進門。

  跟著那童子進了門,便見司馬徽正坐在前廳品茶。

  「學生來拜見老師。」諸葛孔明手執羽扇,彎腰作了一揖,昭兒忙依樣畫葫蘆地見了禮。

  司馬徽撫了山羊鬍,微笑點頭,看到那羽扇時眼裡有著瞭然的笑意,側頭看我。

  我咧了咧嘴,在這老頭兒面前,我便覺得自己無所遁形,彷彿什麼都能被他看透一般,十分的不自在。

  說了一會兒話,司馬徽便開始授課,我支著下巴坐了半晌,有些心不在焉。

  「孔明」,放下手中的書卷,司馬徽忽然開口。

  「學生在。」諸葛孔明忙起身應道。

  「你陪裴姑娘在院子裡轉轉吧。」司馬徽開口,眼裡有著笑意。

  我訕笑著站起身,心道這老頭兒眼睛可真毒,只一會兒功夫便看出我無心向學了。

  與孔明一起辭了司馬徽出來,留下小昭一人聽課。

  竹林之間,竹葉之上,清晨的露珠泛著亮亮的光澤,我大大的伸了個懶腰,做了個深呼吸,只覺得愜意無比。

  半晌,身後也沒有動靜,忍不住轉身,便見孔明正羽扇輕搖,眸中含笑的看著我,整個人便彷彿是一陣和煦的風般,耀得人暖暖的。

  「這裡真是個好地方。」我輕笑,忍不住嘆道。

  「嗯。」孔明點頭微笑。

  「我是說襄陽。」見他一臉的溫和,我又添了一句。

  「嗯。」孔明仍是點頭。

  「你……」我遲疑了一下,又道,「你的願望是什麼?」

  「國家太平,百姓安樂。」他微微揚頭,望著竹林間那一顆顆閃耀的露珠,輕語。

  國家太平,百姓安樂……

  何等好的願望,要實現這般的願意,又該付出怎樣的代價。

  望著眼前這個儒雅的男子,我有片刻的失神,他是諸葛孔明,是聞名於歷史的天下第一謀士。

  一路往前緩緩走動,散步於竹林之間,聽風吹過竹林的聲響,聽林間鳥兒的鳴唱。

  「你不好奇我是誰,從何而來麼?」出了竹林,我忍不住往前跳了幾步,走到他面前,轉身,一邊看著他,我一邊倒退著走,踩著一地的落紅。

  自從在那小酒家與他相識,我便與昭兒搭了他的馬車一同來襄陽,順理成章的蹭了飯,借了宿,遇見他的老師水鏡先生,然後昭兒拜入水鏡先生門下,我便更是堂而皇之的借住在他家裡。其實細細想來,我從未告過我的來處,甚至於,他只知道我叫裴笑,我對於他而言,根本還只是一個陌生人而已。

  「從來處來。」他身微笑,一臉的高深莫測。

  又裝深沉,我撇嘴,「我有個朋友,和你一樣聰明,而且喜歡故弄玄虛。」

  「哦?」他微笑。

  「嗯,我叫他半仙,料事如神」,我想起了戴著眼鏡的郭嘉,忍不住咧嘴笑了起來,「什麼時候你見著他,就知道我沒有誇大其辭了。」

  「他身體不捍?」諸葛孔明開口,語不驚人死不休。

  「你怎麼知道?」我詫異的瞪他。

  「你的眼睛告訴我的。」

  我瞪著他,半晌無語。

  「他啊,為了一個子,將自己折騰得只剩半條命了,真真一個半仙。」轉身,我蹂躪著一片竹葉,開口道。

  「情若能自控,便不能謂之為情了」,清潤的眼睛是看透世事的睿智,帶著溫溫的悲憫。

  「你倒看得透徹,彷彿身經百戰似的。」我咧嘴,調笑。

  「紙上談兵而已」,孔明淺笑,「若是身經百戰,怕不能說得如此輕鬆自在了。」

  我訕笑,肚子不期然地開始敲鼓。

  果然容易餓,我撫著腹部,哀叫一聲,卻見孔明正含笑看我,一手伸進袖子。

  我望著他,兩眼冒光,一臉期待。

  果然,他無負於機器貓哆啦A夢之名,從袖中掏出一小卷餅來遞到我面前。

  感激涕零地伸手接過,我啃得一嘴的餅渣子。

  「慢點。」他伸手來拍我的背,「別噎著」。

  正說著,我只覺脖子一哽,雙眼一翻,噎到了。

  默……

  「前面有處清泉,我去接些水來。」他轉身快步走開。

  我忙伸手要拉住他,他卻已經走遠了,我只能站在原地干瞪眼,祈禱他快去快回,要知道,他老人家是大大的路痴一個。

  哽著脖子有些困難地嚥下噎在喉間的餅,我找了一塊大石頭坐下,等他回來。

  太陽一點點移過頭頂,我若是等他接水回來,估計也快噎死了,越等越不安,我有些焦急,站起身循著他離開的方向,慢慢地一路尋找,那個大路痴一定又迷路了。

  「孔明!孔明……」

  雙手放在嘴邊,我直著脖子喊。那楓林竟不是一般的大,走了幾圈,也沒有找著他。太陽一點點西沉,絢麗的晚霞為那一片如火的楓林渡了一層金,更加的令人目眩。

  我的腳步越走越急,四周死一般寂靜,只剩風聲。

  「孔明……孔明!」

  「孔明……」

  楓林裡有的,只是我自己的回聲,彷彿在我跟自己說話一般。

  「孔明,你在哪裡!應我一聲啊!」

  腳下一不留神,我秘絆上一個暴露在土壤之上的枝椏,整個人直直地向前撲去。

  第一時間,我下意識地護住了肚子裡的那個,雙手緊緊地捂著肚子,側著身直直地裁了出去,將對腹部的傷害衝擊減到最低。

  只聽得「嘶」的一聲,長袍被劃開一道口子,左腿生生的疼,我咬牙側身倒在地上,半天起不來。

  額前冷汗直冒,我扶著枝幹齜牙咧嘴了半天,終於顫巍巍的起了身,伸手一摸,左腿上血糊糊的一片。

  吸了一口涼氣,我一瘸一拐地站直了身子,四下張望。

  「孔明!」伴著腿上的傷痛,我的叫聲愈發的嘹喨了。

頂部
[廣告]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08 

第83章 包子(上)

  左腿有些麻痺,我一路扶著樹幹走得歪七扭八,跟抽風似的。

  扭了半天,回頭一看,我真想找棵樹撞死拉倒,居然才走了不出兩米遠,低頭看時,心裡撲通直跳,再不敢看自己的左腿了,很大一條傷口,還有血往外滲,看著都怕人。

  只看那一眼,全身的力氣彷彿都被抽光了,我腳下一軟,便坐倒在地,還好地上有落葉墊著,倒沒有硌了屁股。

  再也挪不動身子,我乾脆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仰頭看時,楓林之間,竟勇亮爬上了樹梢。滿天繁星閃爍,我便那樣躺在地上。左腿的傷口仍有溫熱的血往外流,我卻是越來越冷。

  此時的我,躺在那一大片火紅的楓葉之間,左腿殷紅的鮮血染紅了長袍,該用什麼詞來形容?淒?

  淒個鬼!我忿忿地閉上眼,淒涼就有我的份!

  天可憐見,真是飢寒交迫,我伸舌舔舔乾燥的唇,唉,這個時候,有個包子該多好啊。

  我短暫的生命該不會終結於此吧……在我終於有了新的家人的時候?冰涼的雙手緩緩挪到腹部,緊緊捂著。

  「寶寶,陪媽媽講講話吧。」

  寂靜。

  「呵呵,媽媽啊……」我咧了咧嘴,地笑了起來。

  我不是一個人,我不是一個人,我不是一個人……

  「唉,轟,你冷不冷?沒關係,媽媽捂著就不冷了。」將衣袍拉了拉,我又捂著。

  「對了,趁現在,給你起個名字吧,沒有名字的孩子很可憐的。」

  「叫什呢?叫什呢……」

  寂靜,寂靜。

  「包子,這個時候有個包子多好啊……」

  「包子,包子……叫包子好不好……」我餓得兩眼發綠,語無倫次。

  有風吹過楓林,發出沙沙的聲間。

  「你也喜歡,對吧……」

  「暖暖的,暖暖的,小包子……」

  「真羨慕你,真羨慕你啊……你有媽媽,我沒有……」

  我一個人嘟嘟囔囔。

  身子越來越冷,輕輕顫了一下,我咬牙站起身,「包子啊,別怕,媽媽不會死在這兒的,媽媽可是號稱打不死的小強呢!」

  看那傷口血糊糊的一片實在有礙觀瞻,我低頭用又咬又撕的扯下一大塊衣袖,裹在傷口上。

  倒吸了一口涼氣,我用布條將那傷口繫緊。

  疼疼疼……

  實在是疼,疼得我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不過這樣也好,神智倒是清醒許多,我忙趁著自己還清醒,使出渾身解數,找了一根樹枝撐著,爬了起來。

  「想當初,我挨了六十大板也照樣活蹦亂跳,不就摔個跟頭嘛,老娘我摔的跟頭多了去了,不還活得好好的!」我一個人自言自語。(小生:注意胎教!胎教!表說髒話!陪笑:你懂個P!我這是在教育我家包子面對逆境要有不屈不撓的精神!要勇於直面人生最慘烈的一面!要以小強為榜樣!要……小生逃逸。)

  「笑笑!」不遠處,忽然有人高喊。

  有人叫我?

  呵呵,幻聽,是幻聽。

  哪裡會有人來救我,哪一回不是我自己救自己。我鴕鳥心態地沒有抬頭。不要有希望,不要抱有希望……

  因為,沒有希望,就不會失望……

  「笑笑!」有一雙大手扶上我的肩。

  我詫異地抬頭,月光下,對上一雙清潤的眸子。

  「嘿嘿,你這大路痴,怎閩然認得路啦?」我瞅著他笑。

  「我在等天黑。」他開口,聲音有些遙遠。

  「啊?笨蛋!等天黑幹什麼……知不知道我找你很久了!」我瞪著眼睛,眼前有些模糊。

  「等星星出來,就能辨明方向了。」他轉身,背對我蹲下,「你累了,我背你回家。」

  「回家啊……」我真的很累,雙手勾上他的脖子,自動自發地爬上了他的背。

  「嗯,回家。」很溫柔的聲音,很溫柔……

  「呵呵,回家……」我嘟囔。

  「嗯,回家。」他輕應,左手很輕的避過我的傷口。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08 
第84章 包子(下)

  一路哼哼唧唧地趴在他的背上,我半點力氣也使不出來。

  感覺他越走越快,腳步越來越急,我趴在他背上,卻始終平穩,沒有一絲顛簸。

  「笑笑,腿疼不疼?」他的聲音很輕,微微帶了喘息。

  「疼!快疼死了!」我齜牙咧嘴,咬牙切齒地哀嚎。(小生:陪笑同學,這個時候,你應該一臉嬌羞的說,一點都不疼,懂不懂氣氛啊你!)

  「疼就好。」

  「什麼?」我大怒,「吭哧」一口便咬上他的肩膀,我讓你幸災樂,我讓你幸災樂!

  「呵呵」,他居然的笑,「不錯,精神還好」。

  我磨著牙,直至感覺有嘴裡血的腥味,他卻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耳邊驀然有人低吼,彷彿從喉間擠出的兩個字,帶著莫名的懼意和驚痛。

  我鬆開口,微微歪頭,笑,「狗兒……呃,不侗,搖了搖頭,我再笑,」昭兒。「

  「怎麼會這樣!」昭兒上前,漂亮的眼睛裡染了不該是那個年紀該有的狠戾,我看著,都忍不住微微顫了一下。

  「昭兒……」

  「快找大夫!」孔明的聲音終於有了一絲起伏。

  迷迷糊糊之間,感覺自己被抱上,有人匆匆地包紮傷口,然後搭上我的手,似乎在診脈。

  昭兒從始至終都一直緊緊握著我的手,我感覺在他的顫抖。

  「大夫,她怎麼樣?左腿的傷……」孔明的聲音竟是微微帶了一絲急切。

  「傷口雖然很深,但好在沒有傷筋動骨。」

  「明明看起儡嚴重!」昭兒的聲音有些尖銳。

  「嗯,主要是動了胎氣,又流血過多所致。」那大夫好脾氣地道。

  「胎氣?」昭兒的聲音帶了一絲疑惑,隨即沒了聲音。

  「先生,難道你不知道夫人有喜了。」

  「呵呵,當然知道。」回答的,竟是孔明。

  微微一怔,我有些吃力地睜開眼睛,看向孔明波瀾不驚的雙眼。

  「雖然動了胎氣,不過影響並不大,只要好好調養,不會有什麼問題。」那大夫樂呵呵地道。

  「謝謝。」孔明溫和有禮地將大夫送了出去。

  「……」昭兒站在頭,咬唇看著我。

  「怎麼了?」我微微伸手。

  他遲疑了半晌,終是上前握住我的手。

  「再等等……我很快就長大了……長大了就能保護……」他握著我有些冰涼的手,上前將頭埋在被縟上。

  「我很好,從來沒有這過」,我微笑著輕撫他的頭,「真的」。

  昭兒抬頭看我,眼裡竟然有淚。

  「悄悄告訴你,我剛剛給他取了個名字哦。」抬手指了指肚子,我咧了咧嘴,輕聲開口。

  「什麼名字?」果然,昭兒瞪大了眼睛,好奇地看我。

  「包子。」我得意洋洋。

  昭兒怔了怔,隨即「噗」地一下,又忙一本正經地抿唇,臉頰憋得紅紅的,一臉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樣。

  「很好笑?」我揚唇,危危險險地斜睨他。

  昭兒忙搖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我懷疑地看他。

  「嗯,很好聽,很有學問的樣子。」昭兒一本正經地點頭,「取的名字,果然是好的。」

  我一臉的黑線,怎麼聽著那麼怪異……(小生:算你有自知之明。)

  自始至終,昭兒都握著我的手,卻沒有看一眼我的腹,我感覺,他不喜歡我的包子……

  不過沒有關係,以後有的是時間讓昭兒和包子好好相處……

  迷迷糊糊間,終是又沉沉睡去。

  在上一待就是半個月,修養身體,動彈不得。昭兒的功課也因此荒廢不少,終於我腿上的傷口開始癒合結痂,於是在我的堅持、恐嚇,外加壓迫之下,昭兒只點勉強強同意去上課。

  一個人躺在上,百無聊賴,閒得無聊,開始翻翻《三國志》。

  忽然,院外有人扣門。

  我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將書藏了起來。

  「先生在不在?」

  我正開口,來者已經自行推門進來了。

  「先生,謝謝你上回四菜刀,很好使……」一個中年走進院來,推開房門,「我煮了雞湯,給先生送些來……」

  聽她進了院門,我忙起身下地,正掀開被子,她已經走了進來,看見我,兩眼瞪得跟銅鈴似的。

  「你是誰?」她頗受驚嚇地看我。

  一陣風從門外襲來,帶來雞湯的味,我卻是皺眉,胃裡一陣翻騰,側頭便是一陣乾嘔。

  好不容易平復下來,我回頭看她,卻見她見鬼似的盯著我的肚子。

  順著她的視線,我看向自己的腹部,因為只著單衣的關係,腹部微微有些凸起。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08 
第85章 我是潑婦我怕誰

  「先生家裡居然藏了一個人!」

  「你看她,一臉的狐媚相,八成不是什麼正經人家的!」

  「咦……她不是上回那跟著先生回來的人?」

  「你看看她的肚子,居然懷了孩子!」

  「天哪……該不是先生的吧!」

  「怎麼可能!先生那樣高潔的人,怎麼可能會看上這樣的人……」

  「是啊是啊,先生那樣的品,斷然不會做出這種事來!」

  「可是那孩子……」

  「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野種……」

  站在院子裡,秋日的陽光並不猛烈,卻也曬得我發暈。院子裡站滿了人,男人人,老人小孩。

  我終於明白了人的傳播功能不可小覷,那中年人驚慌失措地離開不過半個時辰,竟是帶了一大幫子人過來。然後將我團團圍住,企圖用唾沫星子將我淹死。

  「野種……」

  「野種……野種……」

  本來沒什麼反應的我聽到這兩個字竟是那般的刺耳,如被人踩了尾巴一般跳了起來,沖上前朝著那肥肥的中年人便是狠狠一巴掌。

  「啪!」

  很響。

  刺耳的響。

  周圍的人彷彿料不到我一個子竟會如此強悍,都呆住。

  活動了一下手腕,我低頭看了看拍得有些紅腫的掌心,事實證明,力的作用果然是相互的。

  「我家包子不是野種,他有媽媽的。」彎了彎唇,我很認真地告訴他們。

  眾人皆傻眼,看我的眼神像在看一個瘋子。

  「你打我!你居然敢打我!」那中年人回過神來,作勢便要撲上來。

  我微微咬牙,那噸位撲上來我不打緊,我肚子裡的包子可怎麼受得了。

  「貢了也會跳牆,兔子急了也咬人,別逼我。」全身上下只一身單衣,瑞士刀沒有放在身上,我隨手掄起一旁的一根木棍。

  那中年人似乎被我嚇到,竟是站在原地沒有上前。

  一手執著木棍,我戒備地看著眼前裡三圈外三圈的人,他們看我的眼神滿是嫌惡,彷彿在看一堆垃圾。

  「這裡民風淳樸,怎麼容得下這樣不知廉恥的人!」

  「滾出去!滾出去!」

  「閉嘴!」我狠狠咬牙,握著木棍的手又緊了緊,掌心裡滲滿了汗,滑膩膩的令人難受。

  「先生那樣的高潔的人,怎麼能讓這種人魅惑了去!」

  「滾出去……滾……」幾十人,皆擠上前,彷彿要將我撕扯成碎片。

  「走開!別碰我!」猛一掄木棍,我橫掃一圈,擺出一副我是潑我怕誰的姿態,狠狠咬牙,冷笑,「我偏就住這裡了,哪裡也不去!我就纏著你們冰清玉潔的先生!」

  此言一出,立刻驚倒一片。

  「這個人……居然……」彷彿被我的厚臉皮嚇到,眾人皆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看我,隨即幾個膀大腰圓的男子大步上前,步步緊逼。

  「好大的本事!只會欺侮一個於身的人!真是枉作男兒,有本事有力氣,怎沒去征戰沙場,怎沒去建功立業!只會欺侮人嗎!」我步步後退,舉起手中的棍子狠狠劈下。

  四周的空氣越來越壓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我永遠都是不受歡迎的存在……

  永遠都是被驅逐的命運……

  「啪」地一聲,那男子哀叫著後退,幸好是個莊稼人,沒有武功在身,不然我鐵定玩完。

  我彎了彎唇,居然還笑得出來。

  「你……你這不知廉恥的人!」一個細細的聲音,氣得發抖。

  我側目看去,是一個子,眉目倒也清秀,有些面熟,不知是上回拿了胭脂,還是裙子的主兒。

  那一日初到襄陽,一切都是那,明明是一樣的面孔,為何會發生那樣大的變化?明明那一日,一個個都慈眉善目,讓我相信這裡是世外桃源,人間樂土,只不過幾日而已,竟已成這般局面?我是否該自省?

  「不知廉恥?先生不介意,你們介意什麼?」我兀自冷笑。不要被我嚇到,更難聽的話我都說得出口,不要指望一個兒能有多麼的淑,多麼的文雅。當連生存都成問題時,便什麼都無法計較了。被罵得狗血淋漓也有過,被打得體無完膚也有過,我早就是銅筋鐵骨。

  可是,我的包子,我的包子必須是純白無暇的。

  沒有人可以傷害他。

  沒有人可以詆毀他!

  他不是沒人疼沒人要的孩子!

  他有媽媽……

  他的媽媽是我。

  縱然他在我腹中,他也一定可以聽得到。

  我也不是一個人。我的腹中,有與我血脈相連,骨肉相融的孩子……

  「我就纏著你們冰清玉潔的先生!一輩子纏著他,到死也纏著他!你們能耐我何!」我磨著牙,說得暢快淋漓,漠視心裡某處坍塌的聲音。

  其實,有一點點痛……

  只有一點點。

  一點點而已。

  猛一抬頭,對上一雙溫潤的眸子。

  我怔住。

  是孔明,他正站在門口,一手推著門,剛進來。

  放下手,他緩緩走進院子,如一陣和煦的風般,走到我面前,站定。

  「出去。」

  開口,聲音不大,依然溫和,卻帶著某種令人無法忽視的威嚴。

  「先生,這個人她……」四周靜寂一片,忽然,有人告狀一般,開口。

  「出去。」微微抿唇,顯示出他的不悅。

  眾人皆是怔住,無法接受他們心目中溫和而高潔的先生居然會幫著一個不知廉恥的人。

  「昭兒在老師那裡吵著要回來,說不放心你,我便提前回來看你。」轉身看我,他依然和顏悅。

  「嗯。」我扯了扯唇,點頭。

  「先生,雖然你是水鏡先生的弟子,可是我們村裡容不下這樣不知廉恥,不思悔改的人!」其間,一個老者面上掛不住,開口斥道。

  「楓林,似乎不歸你們管轄。」聲音沒了溫和,顯得有些平板,「所噎…以後沒有我的允許,誰都不許進來。」

  一句話,四週一片鴉雀無聲。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08 

第86章 流言

  眾人悻悻地離開,院子裡只剩下我和孔明兩人,只是那些人離開時的目光,讓我心裡有些不安,那樣揣測的神情……

  院子裡忽然空落了下來,很安靜。

  孔明抬手取下我手中緊握的木棍,「回房休息吧。」

  我點頭,想了想,又道,「剛剛這事……別告訴昭兒。」

  孔明微笑,「好。」

  昭兒回來的時候,孔明正在院子裡看書,我回到上繼續躺著。

  自那以後,孔明甚少再去水鏡先生家,只是留在院中看書,昭兒倒是每日必去,聽得有滋有味。

  「為什沒去水鏡先生家裡聽課?」

  「老師在教昭兒一些基本的學識,於我無益,留在家中看些書冊更為好些。」

  每每問起,都是這樣的答案,我卻是知道他定是擔憂再出現那一日那般的景況,才會如此這般留在家中哪兒都不去。

  一手撐著腰,我從房中走出,冬去來,腿傷早已痊癒,倒是肚子日漸鼓起,藏也藏不住了。

  走出房門的時候,看到孔明正坐在院中,拿著書冊在看書,他身旁有一隻小小的紅泥火爐,爐上架著一隻小小的壺,不知在煮些什麼,味撲鼻。

  薄微寒,陽光卻是微微泛著暖意,灑落一地的璀璨。

  「煮什麼?」我緩緩走到他面前坐下,問。

  「梅子酒」,放下手中的書冊,孔明拿布巾蓋住壺柄,從一旁拿了兩隻杯子,倒了些酒。

  「我是孕呢!」輕輕拍著肚子,我嚥了嚥口水,克制道。

  「沒有關係,可以喝,不傷身。」看出我的饞樣,眸裡帶了笑,他執了酒杯遞到我面前道。

  聽他如此說,我便不客氣地接過梅子酒,小口抿了一些,甜中微酸,清沁人。

  坐在他對面,看他一臉笑意的模樣,我心裡也沾了暖意,他絕口不問我的來處,不問我腹中的孩子,不問關於我的一切,這樣的「不問」,於我而言,是一種尊重。

  可是……我的出現,帶給他的,是什麼?

  是村民躲躲閃閃的目光,是紛飛四起的流言,甚至於……他幾乎寸步不離這院子。

  「先生。」院門被推開,進來的是小英,她是那次事件之後,唯一一個還來這院子的村民了。

  孔明微笑頷首。

  小英手裡提著食盒,清清秀秀的模樣,側頭笑著看我,「裴姑娘,我熬了些湯來,給你補補身子。」

  自從知道那個「先生喜歡的魚湯」都進了我的腹中開始,小英便常熬了湯帶來給我喝,小英熬湯很有一手,我忙笑眯眯地上前,看她打開食盒,濃郁的味在院子裡飄散開來。

  舀一勺放進口中,鮮得令人忍不住連舌頭都要吞下。

  孔明看我滿臉的饞相,笑得微微眯起了眼睛,一手拿了書冊繼續低頭看書。

  「諸葛公子在嗎?」門口,忽然響起扣門聲,有一童子輕問。

  孔明站起身,看向門口,「何事?」

  「水鏡先生請公子去一趟。」那童子道。

  我這才記起他是那一日在水鏡先生家裡替我們開門的那個童子。

  「好。」孔明應了一聲,側頭看了看我。

  「看我幹什麼?去吧去吧」,嘴裡含著湯,我含糊不清的揮手道。

  「好,我去去就回,你陪小英聊聊」。孔明收拾了書卷,囑咐一聲,隨了那童子離開。

  我喝了滿嘴的湯,點頭。

  小英笑著坐在一旁,「慢點,慢點喝。」

  我點點頭,照喝不誤。

  「裴姑娘……」孔明關上院門離開,院子裡靜默半晌,小英忽然開口,聲音帶了些許的侷促。

  我疑惑地抬頭看她。

  「有些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她咬著唇,很為難的模樣。

  嚥下含在口中的湯,我看向她,「既然都已經開口了,我能請你別說嗎?」心裡忽然有根刺開始作怪,隱隱間,我知道她要說什麼。

  「這些話本不該我來說……可是……」小英憋得紅了臉,「你知道現在大家都怎麼說先生嗎……」

  「怎麼說。」我低吞續喝湯。

  「他們說先生是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說先生……」小英咬唇,猶豫了一下,「說裴姑娘肚子裡的孩子……是先生的。」

  我繼續喝湯,嘖嘖有聲。

  「裴姑娘……孩子,是先生的嗎……」猶豫了好半晌,小英彷彿下定了決心一般輕問。

  「不是。」簡單兩個字,我忽然有些想笑,小英想要的就是這兩個字吧。

  彷彿鬆了一口氣,小英挪了挪身子,又有些不安的看向我,「裴姑娘……我知道我這麼說有些過分,可是……」

  我繼續喝湯,一勺一勺地喝。

  見我半天沒有搭言,小英雙手揪著裙襬,揪得那裙襬都皺成一團了,「孩子……應該快出世了……我聽娘說,孩子出生時的血會弄髒地方……先生不是孩子的爹,那樣……會有血光之災的……」

  一口喝完碗裡湯,我舔了舔唇,看向小英。

  小英咬唇看著我,「而且……村子裡的人會怎麼看待先生,明明先生是無辜的,卻要背著那樣的罵名……」

  「你希望我怎麼做?」揚唇,我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我想……趁孩子還未出生,早些離開這裡……畢竟……」

  門「咣」地一聲被踢開,我嚇了一跳,卻見昭兒一臉陰沉地站在門口。

  小英嚇得臉都白了。

  幾步上前,昭兒一把將桌上的食盒旺在地,剎那間,地上一片狼籍。

  「昭兒。」我微微皺眉。

  昭兒低著頭走到我身邊,復又抬頭,竟已是一臉天真的笑靨,「,這個奇怪的人是誰?」

  奇怪的人?

  小英早已蒼白了臉,蹲下身收拾了食盒,匆匆說了聲,「抱歉」,便轉身離開了院子。

  昭兒背對著我,看著小英離開。

  「,我們走吧。」沒有轉身,昭兒地開口。

  「走?為什麼?」我的聲音平靜禱有一絲波瀾。

  「我都聽到了,上次……他們也這樣了嗎……」帶了一絲濃重的鼻音,昭兒的聲音悶悶的,「瞞著昭兒都沒有說。」

  我無言以叮

  「襄陽那麼大,我們可以去別的地方。」回頭看我,昭兒在笑,可是那雙漂亮的眼睛卻是深不見底的黑。

  「你不是拜了水鏡先生為師嘛,怎麼能就這麼走了?」

  「先生說我天資聰慧,一點就通,已經學了成了,不礙的。」昭兒搖頭笑道。

  很久以後,我才知道,昭兒當時隱匿了一句話沒有說,水鏡先生說他天資聰慧,才氣敏銳,只是心未定,若往正途引之,便可成大業行大善。然,才氣敏銳者,最易誤入邪途,反之,則萬劫不復。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08 
第87章 走進新生活(上)

  昭兒的心思我明白,他只是見不得我受委屈。而我,我呢,我徹底見識了古人傳播流言的可怕,若我在這裡將孩子生下,我擔心孔明會跳進黃河也匣清。

  「嗯,走吧。」輕輕拍了拍昭兒的腦袋,我笑眯眯地道。

  昭兒點頭,忙一頭衝進屋打點細軟,只一會兒便收拾好了。

  一個包袱,一些貼身攜帶的細軟,簡單方便,真的是來去無牽無掛。莫名其妙地出現在孔明的生活之中,死皮賴臉地粘著他,把他的生活攪得亂七八糟,甚至捆縛了他的手腳,害他背上罵名,我這一身烏煙瘴氣的的兒,把好好一汪清水攪得一池渾濁。

  依依不捨地轉身,看了一眼那晨光中的院子,溫馨明媚得令我挪不動腳步。

  住了有半年之久,終於還是要離開了,在這屋子裡,我度過了最寒冷的冬天。最喜歡喝著濃郁的湯,坐在上,開著窗戶賞雪,孔明總是安靜地坐在外屋看書,時不時拿些零嘴給我。

  那樣的溫暖,總給我一種錯覺,彷彿這裡便是我的家。

  對了,院子裡還有幾株紅梅,現在只剩光禿禿的枝椏,只是在那雪落滿天的時候,那紅梅得如火一般濃,得驚心……

  「」,身旁,昭兒拉了拉我的衣袖。

  我回過神,收回貪戀的目光,轉身。

  趁著孔明還未回來,我腆著肚子與昭兒在晨光中離開了那個小院,帶走了所有我們來時帶的東西,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那樣突兀地出現在他的生活之中,然後又那樣突兀地離開,拔了我這礙眼的刺,孔明又是他們那個溫潤如水,淺笑盈盈的先生了,一切都沒有改變。

  一切,都沒有改變。

  沿著與楓林反方向的羊腸小道,走走停停,肚子圓得跟球一樣,身子重,走幾步便要喘一喘。

  摸了摸圓滾滾的肚子,我暗自嘀咕,包子啊包子,以後你得孝順才成,看你老娘我受了多少罪……

  到最近的一個小鎮,租了輛馬車,繼續往前。

  這一回學乖了,再不貪小便宜,隨即搭人家的車了。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08 
第88章 走進新生活(下)

  車子一路顛簸搖晃,之前趕路累極,我便也迷迷糊糊睡了一會兒,只是那硬邦邦的坐墊很不舒服。

  隨手摸了摸腰側,一陣空蕩蕩,我驀然睜開眼睛,包呢?我的斜背包呢?

  「轉頭,轉頭!」我立刻清醒,大叫起來。

  「怎麼了,?」

  「我的包!我的包忘了拿了!」我急得團團轉,我的瑞士刀,我的《三國志》……

  讓馬車轉了頭,我們沿著來時的路往回趕。

  到了楓林外,我腆著肚子便急匆匆地要跳下馬車,昭兒見狀忙扶住我,「,我回去拿,你在車上等我。」

  我無奈地看了看肚子,只能老老實實地坐在車上。

  昭兒跳下馬車,轉身細心將車簾拉好,又囑咐那趕車的車伕,「我去去就回,你幫忙照顧一下我」。

  那馬伕應了一聲,昭兒這才放心離開。

  昭兒剛走沒有多久,便有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遠遠而來,聽聲音還不止一匹,這個村子平日鮮少與外人接觸,怎麼會有那麼多的馬蹄聲?

  我好奇地掀開窗簾,只一眼,我嚇得立刻將車簾拉緊,縮在馬車內,沒骨氣得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日光下,那一襲明紫刺得我眼睛發疼。

  是他!他居然找來了!

  「籲!」一陣輕嘯,馬蹄聲竟然在車外停了下來。

  他……他發現我了?

  我有些心虛地捂著肚子,咬唇。

  那一晚,他也是這樣站在我的車外,然後便輕而易舉地將我逮到了……

  「請問有沒有見過一個人帶著一個少年?」是典韋的聲音。

  我微微鬆了一口氣,他沒有發現我。

  「一個人帶著一個少年?」車伕接口道,「是什麼樣子的?」

  我立刻又頭皮發麻起來,糟了……

  「人左手腕上戴了一個有些特別的手環。」一個淡淡的聲音,是曹操。

  我屏住呼息,有些自暴自棄地閉上眼睛,這叫什麼?這才是甕中捉鱉……

  「請問……你們找的是裴笑,裴姑娘嗎?」路邊,一個怯怯的聲音忽然響起,是小英。

  我秘瞪大眼睛,小英怎麼也來湊熱鬧?

  心底哀號一聲,我這回不死都不行了!一手悄悄從車窗邊拉開一條縫,我小心翼翼地窺探。

  有兩三個村民似乎剛剛從田間回來,小英也在其中。

  只見曹操秘躍下馬背,幾步走到小英面前,狹長的雙目有些危險地眯起,「她在哪裡?」

  那修長的身影被陽光投射在車簾上,隔著車簾,我的掌心滲出汗來。

  「啊,你說那個不知廉恥的人?」一個村民口沒遮攔地道。

  「不知廉恥?」曹操微微揚了揚唇,卻沒有笑,眼神森冷得有些可怕,「希望你說的,跟我說的不是同一個人」。

  可憐那村民被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有些不甘心地辯駁,「那人肚子裡懷著個野種……」

  「你說什麼?」曹操怔了怔,聲音溫柔得令人毛骨悚然。

  我看到他額前隱隱有青筋跳動,天哪,他快被我氣瘋了……

  緩緩蹲下身,曹操與那村民平視,慈眉善目地輕問,「你……剛剛說什麼?」

  那村民下意識地打了個寒顫,「那個……野種……」

  「不出意外的話,我想,那個野種是我的。」拂了拂衣擺,曹操站起身,磨著牙微笑。

  我下意識地抖了一下。

  「對了,『野種』這詞對於一個有爹的孩子來說實在不夠禮貌」,曹操低頭,「不如,割了你的舌頭吧」,抬手摸了摸下巴,他微笑。

  他果然被氣瘋了……

  聞言,那村民驚恐地瞪大了眼睛。

  「那個孩子……是你的?」小英後退一步,輕問。

  曹操低頭摸了摸腰間的劍,沒有理會。

  見狀,那村民抖得愈發的厲害了。

  「你放過他們,我帶你去找她。」小英咬了咬唇,又道。

  淡淡掃了小英一眼,曹操揚唇,「我不喜歡談條件。」

  小英的面有些蒼白起來。

  「……不過,這次例外」,曹操笑了起來,「帶我去找我家夫人吧」。

  「夫人」那兩個字咬得尤其重,彷彿要將我生吞活剝了一般。

  我開始惡寒。

  正在發寒,卻見那車伕眼睛一亮,似乎終於想明白那一身貴氣的男人要找的那個大肚子人正在他車上待著,開始蠢蠢動。

  他該不是想出賣我去領賞吧?

  我開始磨牙,一臉肉痛地從包袱裡掏出一串珍珠手鏈,小心翼翼地從車簾縫隙裡塞到他屁股底下。那珍珠手鏈還是那一日被我從丞相府裡順手牽羊拇的陪嫁之物。

  那車伕愣了愣,回頭衝我一笑,露出一口大黃牙,一副「你的心事我都懂」的賊樣。

  「帶她上馬。」曹操轉身躍上馬去,道。

  典韋那個大老粗便一把拉了小英上馬。

  看著他們不疑有他,往孔明的院落絕塵而去,我終於吁了一口氣,在馬車內化身為一灘爛泥……

  肚子裡忽然有了動靜,我微微吸了一口氣,雙手捂上腹部,包子該不是見到他老子爹激動了吧?一激動就踢我?

  車簾被掀開,陽光透了進來,我看到滿口的大黃牙。

  「這位夫人,該不是與那少年人私奔吧……」咧著嘴,那車伕訕笑,賊溜溜地眼睛盯著文囊囊的包袱瞧。

  我垂下眼簾,不想理會他。

  「他們可還沒有走遠呢……」見我沒反應,那車伕又道,「那個少年漂亮是漂亮,年紀可還小呢……」

  聽他滿口的污言穢語,我不耐拎起包袱,眼都沒抬地便將丟進他懷裡,「少囉嗦,這個全都給你。」

  那車伕立刻笑得見牙不見眼。

  「把我們私目的地,這個也給你。」我抬起袖子,給他看我手腕上的離心扣,「這個玉鐲價值連城呢。」

  那車伕一臉貪婪地看向我。

  「你在幹什麼?」昭兒的聲音冷不丁從車外傳了進來。

  那車伕轉身,護緊懷裡的包袱。

  昭兒看見了那包袱,眼裡透出一絲寒意,「還給我。」

  那車伕嚇了一跳,抓緊了包袱。

  「昭兒,上車。」我淡淡開口。

  昭兒看了一眼那車伕,沒淤說什麼,上了車。

  「,我回來的路上看到曹……」將取回的斜背包遞給我,昭兒道。

  「我知道。」點頭打斷了他的話,我指了指車外,那車伕財心未死,若是讓他知道曹操是當今丞相,非把我賣了不可。

  昭兒噤聲不語。

  「夫人,往哪裡走?」那車伕諂媚的問。

  「調頭一直往前。」

  緊張感解除,睏倦之意立刻湧了上來,我打了個哈欠,靠著馬車打盹。

  迷迷糊糊之中,我靠上了軟軟的靠墊,溫溫暖暖的,很舒服。

  「卡!砰……啪。」

  不知走了多久,車子劇烈搖晃一下,停了。

  我揉了揉眼睛,一抬頭,便對上昭兒黑幽幽的眸子。

  「醒了。」昭兒笑了起來。

  我這才發現自己正靠著他的肩睡得過癮,把那可憐的小身子骨都擠到一邊去了。

  「我睡了多久了?」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睛,我毫無愧疚感地問。

  「睡了一天一了。」昭兒抬手拂了拂我頰邊的發絲,道。

  「一天一?」我傻眼。

  「嗯,昨天一直未醒,我便讓那車伕連趕路了。」昭兒笑道。

  「對了,車怎麼了?」見車子半天不動,我疑惑道。

  「車軸壞了。」拉開車簾,那車伕一臉的沮喪。

  「哦,那我們下車吧。」外面陽光明媚,正是正午時分,我站起身。

  昭兒忙上前扶我下車。

  「可是……」那車伕盯著我的手腕,還惦記著我的手鐲呢。

  昭兒冷冷地斜了他一眼,那車伕竟然立刻噤聲不語。

  我有些詫異地看了昭兒一眼,這個孩子的眼神什麼時候竟可以這樣凌厲。

  下了車,正處大街中心。

  大街之上,來來往往的人群,沿街小販的叫賣,琳瑯滿目的商品,我一時竟有些目眩。

  「這是哪兒?」我回頭,看向那一臉鬱悶的車伕。

  「丹陽。」

  「嗯」,我彎起唇,丹陽,我來也!

  肚子哀號一聲,我家包子說他餓了……

  瞅準最近一家酒樓,我咧開了嘴,我陽光燦爛的新生活就快開始了!

  「,我們進去吧。」昭兒笑道。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08 
第89章 春風樓

  進了酒樓,伶俐的酒保立刻上前,將我們帶到靠窗的僻靜地兒。

  一屁股坐下,頓覺混身舒暢,那馬車顛得吻頭都快散架了。

  點了菜,我悠悠然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愜意得很。

  丹陽,一處陌生的地方,但在這個時代,每一處於我而言,都是陌生,既然都是陌生,那便隨處都可歇腳。

  正想著,窗外,忽然有一個身著明紫長袍的男子從街邊走過,我愣了愣,再定睛一瞧,是個矮矮胖胖的中年男人,與記憶裡那個男子的形象全然不搭。微微鬆了一口氣,我眯了眯眼,心情驀然輕鬆起來,想想之前的事情,還真是捏了一把冷汗,一年三百六天,偏偏我要走了,曹操卻尋來了,也當真是天意,若不是我剛好動了離開襄陽的念頭,那密操尋上門來,豈不是正好人贓並獲?一手撫了撫肚子裡的「贓物」,我有些心虛。

  猜測著曹操趕到孔明的院子裡撲空後抓狂的模樣,我便不由得竊竊地笑。

  此時的我,正為自己的小聰明和「好運氣」而沾沾自喜,洋洋自得,暗自慶幸,只是此的我未曾知道,一切其實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我的人生,不過上天的一般棋,已定的是佈局,起手無回,棋起棋落間,一切無可挽回。

  「客慢用。」一會兒功夫,菜便上齊了,酒保招呼了一聲。

  拿了筷子,我開始風捲財。

  兩個人的胃口果然非同凡響,不一會兒功夫,桌上的菜便被我掃了一小半。(某生:兩個人?是你自己貪吃而已,幹嘛污衊包子!包子:要你管,我媽說的就是對的。某生一臉委屈:得,是偶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正吃著,對面的大街上忽然有人吵嚷起來。

  從窗口看去,對面是一幢大宅子,宅門口有一個濃妝的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08 

第90章 春風得意樓

  鐺鐺鐺!

  風得意樓開張啦!

  「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翹著二郎腿,哼著不成調子的歌,我大腹便便地坐在後堂,透過簾子看大廳裡忙得那叫一個紅紅火火。

  收下風樓,休整了將近半個月,昭兒大筆一揮,「風」後面添了「得意」二字,風得意樓。

  「這位公子,裡面請……」

  「啊呀,幹什麼……人家改行啦……」

  「討厭,你好壞……別摸那裡啦!」

  聽著前廳傳來的鶯聲燕語,我嘴角微微抽搐一下,直抹冷汗,這這這……這不是換湯不換藥嘛!磨著牙,我拉過乖乖坐在一旁看書的昭兒,湊著他的耳朵低語,抬手狠狠切牙,做了一個宰的動作。

  嘿嘿,揩油是要付出代價的。

  昭兒是一貫沒有任何異議地點頭,然後拂了拂袍子走了出去,看著他在我的荼毒,呃不,是調養下,身形一日日逐漸挺拔起來,我滿意得真點頭,頗有些吾家有初長成的感覺啊。

  出了後堂,昭兒直直地走到櫃檯前,對著坐在櫃檯裡的胭脂低聲說了些什麼。

  胭脂點了點,眸中含笑地透過簾子看向我,隨即回頭使了個眼,大田立刻熱鬧起來。

  「胭脂,這桌還要兩罈酒!」被東桌的客人拉住小手的紫燕嬌聲道。

  「這位公子,滿身富貴啊,要不要來一份我們這裡的招牌菜……」西桌的巧蘭媚眼亂飛。

  這群孩子簡直是太機靈了!我都要跳起廊彩了。

  「公子,我們打烊了。」胭脂柳腰款擺,送走最後一個客人,示意小特門。

  打了個哈欠,我揉了揉眼角,扶著腰走出後堂。

  小桃忙搬了椅子讓我坐下,上前輕輕替我捶背。

  「如何?」我懶洋洋地看了看胭脂。

  胭脂上前,將賬本遞給我。

  我伸手接過,意思意思地瞄了兩眼,反正也炕懂,「比起以前風樓又如何?」

  「相差無幾。」

  只是相差無幾?我輕輕敲著桌子,微微皺眉,「我今天坐在後堂,幾乎沒有看見客上門。」

  「今天來的都是老客人。」

  意思就是,在外人眼裡,這裡根本還是妓院?

  我抬手拍了拍有些沉的腦袋,一雙清清涼涼的手撫上我的太陽穴,輕輕按著,疲倦的感覺一下子去了好多。

  「,用了晚膳休息吧,你累了。」

  我搖頭,還在地嘟囔著,「怎麼樣才能讓客進門呢?」

  「,包子累了。」

  「哦,叮」我忙站起身,一臉抱歉地撫了撫肚子。

  昭兒笑了起來,燭光下,好看得令人挪不開眼。

  「小公子也累了吧,晚膳已經準備好了。」露一臉痴迷地看著昭兒。

  「是啊是啊,快些坐下吧。」巧蘭嬌笑著伸手去拉昭兒。

  我笑了起來,昭兒的受歡迎程度可比我高。

  昭兒不著痕跡地避開了巧蘭來拉他的手,坐到我身邊,開始替我布菜。

  「大家都別站著,一起吃了東西休息吧,明天還鄲。」我笑眯眯地抬手招呼大家坐下。

  反正是酒樓,菜都是現成的。

  「難得晚上不用開工,還真是不習慣。」不知是誰說了一句。

  「哈,是啊,還真是不習慣呢……」

  「沒有男人睡不著?」胭脂坐了下來,斜斜地看了大家一眼。

  眾人皆噤了聲,看來胭脂的威信不小。

  「就算不是風樓又怎麼樣,走在大街上,別人還不是照樣當我們出來賣的。」紫燕勾了勾唇,嬌聲笑了起來。

  那樣的笑聲卻是讓我的心微微泛酸。

  胭脂看向紫燕,隱隱有些動怒。

  「相信我」,抬手,我按住了正開罵的胭脂,看向紫燕,看向其他姑娘,「風得意樓,是酒樓,不是妓院。」

  紫燕的笑意微微僵住,緩緩別開眼。

  「大家一起努力,我們風得意樓不但要是酒樓,還要是丹陽第一的酒樓!」我站起身,慢悠悠地開口。

  一片靜默。

  「我們不是下九流,我們並不比別人低賤,笑著對面一切,總比哭喪著臉要好,不是麼?」看著她們靜默,我又道。

  我說的是「我們」,不是「你們」,因為我也是他們的一份子。

  「是啊,我們本來就是賣笑的。」巧蘭低笑,聲音帶著某種淒楚。

  「風得意樓是丹陽第一家由人經營的酒樓,這並不丟人,這甚至是我們的優勢,但我們賣的是風情,不是情,微笑服務很好啊,我們賣笑,但不賣身,只有自己先炕起自己,別人才會炕起你,自己挺直了脊樑,無愧於心就可以了。」

  還是靜默。

  我低頭喝了口水,扶著腰緩緩坐下,「昭兒,幫我把賣身契都取來。」

  昭兒點頭,回房去取賣身契。

  聞言,大廳裡微微有些動,大家面面相覷,都不明白我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不一會兒,昭兒便抱著一個小木箱出來,放在桌上。

  我將箱子打開,指了指裡面厚厚一疊的賣身契,「自己來拿自己的。」

  胭脂看著我的眼睛帶了詫異。

  眾人也一副見了鬼的表情。

  「來拿啊。」指了指,我又道。

  眾人皆面面相覷,遲疑了半晌,紫燕第一個上前拿了自己的賣身契,眾人這才一個個陸續上前,拿回自己的賣身契。

  「想撕了,燒了,吃了隨便你們自己處置。」我咧了咧嘴,笑。

  紫燕怔怔地看著我,半晌,低頭,緩緩將手中的賣身契撕成兩半,再對折,撕兩半,再對折,撕兩半,直至小得再也無法撕開,緩緩抬手,水袖輕揚間,灰黃的牛皮紙碎片落了一地。

  微微低頭,她眼中有淚滑下。

  巧蘭也笑了起來,一手拿過一旁的燭火,將那賣身契點著了,看著它一點一點變作灰燼,火光耀眼,襯得她肌膚勝雪,直至快燒到手時,她才松手,然後便對著地上那一小片灰燼一頓猛踩,一邊踩一邊笑,笑出了眼淚。

  我靜靜地坐著,看著大家都笑鬧著,歡呼著將那份鎖著自己的枷鎖毀滅。

  「十歲被賣到風樓開始,我做夢都想撕了它……」不知是誰地開了口,大廳裡一片嗚咽聲。

  「是啊,做夢都想……」

  「好了,該說的都說了,該做的也都做了,現在你們都是自由身,誰也沒有比誰低一等,大家都是一樣的人,我言盡於此,要留在酒樓幫忙的,我歡迎,不想留下的,隨時可以走」,閉了閉眼,我開口。

  「我沒地方去了,我想留下。」巧蘭紅著眼睛緩緩走到我身後站好。

  「呵呵,我也是,回去還不是被那個賭鬼再賣一回。」紫燕抹了抹眼睛,也走過來。

  「被賣、被捨棄了的人,哪裡還有地方可以去。」

  有十幾個留了下來,其餘幾個猶豫著要回房收拾行禮。

  「天都黑了,先吃飯吧,今晚好好休息,想走的也明天再走,自己的衣服首飾私房錢都可以一併帶走。」我餓極,接過昭兒遞來的菜便開始狼吞虎嚥。

  「吃飯吧。」胭脂也坐了下來,開始吃。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08 

第91章 胭脂

  第二日一早,天剛濛濛亮,樓下便傳來開門的聲音,夾帶著刻意放輕的腳步聲。

  揉了揉眼睛,我有些困難地爬起身,於身,尿頻繁啊……

  一手捂著肚子我蹭啊蹭,蹭了半天,好不容易下了身,感覺就像在肚子上按了個烏龜殼子,行動變得又笨重又遲緩。

  披了外衣,我剛走到樓梯口便見到清堍曉琴等幾個昨天說要離開的姑娘都拎了包袱,正躡手躡腳的開門離開。

  「一大清早鬼鬼祟祟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風得意樓進了賊呢。」胭脂的聲音冷不丁地響起,帶了幾分票和嘲諷。

  額前一滴冷汗滑落,賊啊……好親切的字眼……

  櫃檯邊,一盞昏黃的燈亮了起來。

  我微微低頭,見胭脂坐在櫃檯後,一手緩緩合上手裡的火摺子,臉上似笑非笑的。

  樓下一片靜默,半晌,清茉轉過身來,「胭脂,我相公染病在,我得回家照應著。」

  「呵,不知道人家還認不認你這個已經被賣出去的娘子呢。」胭脂冷笑。

  清茉一下子僵住,緩緩低頭,「不管怎麼說,我是要走的。」

  「啪」地一聲,胭脂抬手,扔了一小袋錢幣到清茉跟前。

  清茉一下愣住

頂部
cat121
總版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663722
人氣 : 78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0-10-14 18:08 

  「錢不多,你們幾個分了吧,自己貼身藏著,別傻乎乎的都被男人騙光,到時候再丟人現眼地被賣掉。」胭脂淡淡地開口。

  「胭脂……謝謝你。」清茉彎下腰拿起錢袋。

  「好了,走吧,看得人心煩。」胭脂不耐煩地開口,「順便幫我開了門。」

  門緩緩打開,早的霧氣滲了進來,清茉她們轉身走進了霧氣裡,沒淤回頭。

  這裡,於她們來說,只是一個火坑而已吧。

  「蠢人。」樓下,胭脂地啐了一句,便沒了聲音。

  我疑惑地低頭,見胭脂一個人孤單單坐在櫃檯後面,沒有化妝的臉分外的蒼白,晶瑩的淚水緩緩從眼中滑落。

  口硬心軟。

  鑑定完畢,我轉身,腳下微微一滑,「啊」地一聲輕叫,我忙扶住牆。

  胭脂一把抹了眼淚,匆匆上樓。

  一雙纖長的手兒扶住我,我轉身,看到她眼角尚未抹去的晶瑩,我嘿嘿地傻笑,「我沒有聽……」此地無銀。

  胭脂沒有開口,只是扶我下樓。

  這麼一鬧騰,尿意全無。

  一手扯過薄氈墊在椅子上,胭脂扶我坐下,看了一眼文鼓的腹部,「天氣還有些冷,自己注意些。」

  我點點頭。

  「我十歲那年家鄉出了大水,逃難逃到丹陽,被明月買進風樓,當了她的丫頭。」胭脂倒了茶水遞給我,忽然開口。

  「啊?」我一手接過茶水捂在手心裡,看她。

  「……明月當時也只有十六歲而已,是風樓的頭牌,不過那個時候,她還沒有開苞,是個清倌。」她自己也倒了一杯茶,輕輕啜飲了一口,坐下。

  「明月?」

  「風樓的鴇兒。」

  啊?那個鴇兒?我想起了那個微微發福的人,她竟曾是風樓的頭牌,我側了側身坐好,感覺胭脂會給我講一個長長的故事。

  「風樓是明月的娘開的,明月不知道自己爹是誰,也許只是她娘的一個恩客。她是在風樓裡出生的,理所當然地掛了牌……她待我及好,有什麼吃的都給我藏著,也不從讓做重活,直到她十八歲……」

  我的手微微緊了緊,感覺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有一天,她哭著跑來找我,說有人出了天價要買她的初」,胭脂笑了一下,低頭泯了一口茶,「那一晚,我穿了明月的衣服,代替明月上了那張大。」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那個時候,她才十二歲……

  「可是……沒有被發現麼……」

  「呵呵」,胭脂笑了起來,「我會下藥啊。」

  心裡有些抽痛,十歲,十歲的時候,我也在拼了命的掙扎……

  「你是說……你一直保護明月到現在?」

  「所有點名要明月的,我都代替她去,可是這一回,為了那個男人,她打我」,轉身看向那微微跳動的燭火,胭脂忽然笑了起來,「你知道麼,其實這一回,我沒有下藥。」

  我愣了愣,那個男人……是清醒的?

  「他緊緊將我壓在身下,他叫我……胭脂……」胭脂吃吃地笑了起來,連肩都在微微地抖動,「你說明月傻不傻?我想起那個男人就噁心……」

  「你才傻。」我放手中的茶杯,淡淡開口。

  胭脂愣了一下,看向我。

  「風樓已經沒有了,過去的都過去了。」我輕笑,說服她,也像在說服自己。

  胭脂也笑了起來,媚態橫生,「是,不知怎麼稱呼?」

  「哈,叫如何?」我眨了眨眼,笑。

  「你?我比你大許多呢,」胭脂笑了起來,「叫裴夫人吧。」

  我聳了聳肩,不可置否。

  門外越來越亮,胭脂攏了攏衣服,站起身,「姑娘們,準備開工了!」

  樓上廂房的門都預約好了似的,一扇扇打開,千嬌百媚的姑娘們都笑著探出頭來,「是!」

  我也笑,她們……這是算接受我的存在了吧。

頂部
雅虎贊助網站載入中...
 

雅虎贊助網站載入中...

    Copyrights © 1999-2011 Community Network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14872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Key8.com - Archiver - WAP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KEY8.COM網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網站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KEY8.COM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Review key8.com on alexa.com
{ if (0==1)} {/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