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吹水廣場 扮靚天地 情情愛愛 寵物天地 影視娛樂 K Fun區 資源分享 靈異地帶 數碼產品 快樂貼圖 休閒生活 興趣交流 學術文化 上班一族 本站資訊
搜尋  鄭家純買有線 曾健超出獄 董建華入瑪麗 行動電源 創業 ㄦ字腰女神 樂易玲細仔偷嘴裕美 彭于晏裝假狗 林志玲睡衣出鏡 搬屋 姚瑩瑩男人婆 廣州黃鱔哥 貴妃雞頭飯 菜刀切西多 車保 資助葉繼歡女富豪 直播殺人男自殺 學生千萬富翁 秋葵脆片 孕婦須知

 
標題: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28集
大朋小友
論壇鐵人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點數 : 8915
人氣 : 829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2-3-18 04:21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28集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第二十八集
「爬入去?! 點撚樣爬啊仆街。」

聽了我們三人對剛發生的事的描述,小巴司機轉頭看著我、中年男子及阿信,誇張問道。

「你地三個咪on99啦,落咁大雨點爬啊;要爬你地自己三個爬飽佢喇,我係度看車。」 他又說。

此刻我們三人都混身濕透,從頭頂到腳趾也滴著雨水,狼狽地站在座位通道上,看著車上的其他大伙兒。

三人當中情況最慘烈的當然是我——只穿著件單薄汗衫的我,此刻正冷得手腳發抖,雙唇不受控制地顫栗著。

若這是本倪匡寫的衛斯理故事,現在我大概可以用「受過嚴格的中國武術訓練」這種九屁不通的理由來胡混過去;可這不是小說,我是個活生生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我不姓「衛」,也沒受過嚴格的中國武術訓練;所以,此時此刻,我當然已經冷得快要休克,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無……..我地只係問緊大家,睇下邊個肯同我地一齊趕入去個鐵閘入面啫;又無指名道姓問你,你唔洗咁大反應既。」 中年男子反撃。

「屌! 咁我見你地一上車就望住我,我以為你地叫我啫;總之我唔撚會理,我留係度看車。」 小巴司機嘗試「攞尾彩」。

發著抖的我,聽到此時終於忍不住,不屑地向小巴司機罵道:

「得喇,一睇就知你唔會係肯入去果啲人啦,無人問你啊,你就算山長水遠黎度大帽山,都係唔會肯入去架啦,收皮啦你。」

說罷,我立即轉身,向大伙兒問道:

「咁仲有無邊個肯跟我地三個入去個雷達發射站啊,定係你地已經決定繼續留係架車度,等我地消息。」

車箱內,大伙兒全都安靜地看著我,無人回答。

「啪嘞啪嘞....」

唯一聽到的,是紅van的鐵皮車頂上,那持續不斷的重撃雨聲,震耳欲聾。

我看著他們,與他們毎一個都產生眼神接觸,希望他們之間的某個會突然彈起來,說同意跟我們一起進去。

未機,坐在車末位置的中大生Peter,尷尬的舉起右手,緩緩站了起來,道:

「…..我唔係唔想一齊入去,講到尾,我地山長水遠黎到大帽山山頂,為左既其實咪就係入去裡面囉………….所以如果話要入去,我係讚成架………但係,我岩岩諗到少少野……對於成件事,都仲有少少保留……」

聽罷,站在我身旁,同樣是混身濕透的阿信問道:

「Peter,你指既保留,係咪講緊呢樣野既危險性………?」

我側眼看著,留意到阿信臉上掛著的那副粗框眼鏡,兩塊鏡片上除了沾滿雨水,更因為室內外的溫差而蒸起了一層薄薄的白色霞氣。

此時,車末的Peter微微點頭,道:

「...係,你地諗下……….如果呢個地方,入面果個咩雷達發射站,真係好似你地所講咁重要…..咁好有可能,入面已經聚集左好多好多你地所講既果啲防毒面具人;呢度入面,根本可能就係佢地既大本營;即使唔係,亦都會係一個好重要既地方,佢地一定會係度重兵駐守!!........如果我地謬謬然咁衝入去,好有可能會比佢地斷正,送羊入虎口………」

Peter有點遲滯的說完了這番說話,再次坐了下來,繼續看著我們。

阿信先是沉默了會,思考了下,然後看著Peter道:

「Peter你所講既唔係無可能……入面的確好有可能存在住啲咩危險…..但係,我唔相信呢度會係果啲防毒面具人既大本營……….因為呢度實在係太黑,如果呢度係佢地既大本營或者基地,我相信佢地唔會搞到個地方咁黑,好似完全無人咁……….當然,我亦都唔排除裡面會有防毒面具人既呢個可能性…….係入面撞到佢地既可能,絕對有——」

Peter沒等阿信說完,已嘗試打斷: 「咁咪係囉!! 我地咁樣入去會好——」

可是阿信沒有給機會Peter繼續插話,逕自一臉認真的說了下去:

「——唔係…唔係……..大家,請聽一聽我講……………其實,我地咁辛苦,兜兜轉轉,終於上到黎大帽山頂,為既唔係啲乜,為既就係想入去呢度裡面,睇下呢個山頂設施到底係啲咩野黎。

無論係呢道閘後面既係乜,無論佢到底係咪純粹一個雷達發射站,又或者另有其事……點都好….我始終認為,如果我地真係想明白成件事,想解開一切迷團,想番屋企既話……..我地點都要爬過呢度閘,進入呢個發射站;呢樣野,點都要有人做…………如果大家真係唔想同我地三個一齊入去既話,Ok無問題,我地絕對接受…..我地三個可以自己趕入去睇,一有咩消息即刻通知大家…...」

阿信說完,筆直的站在那邊,看著大伙兒,頓了一頓,道:

「……….所以,如果無人願意同我地一齊爬入去既話,事不宜遲,我地三個宜家就起行…..咁大家就繼續坐係度,等我地消息啦。」

說罷,阿信轉身看著我和中年男子,微微點了下頭。

我與中年男子也點頭,示意明白。

我抬頭看了看車箱前端的紅色跳字鐘: 「18:19」

我轉身,看著安坐在位子上的大伙兒,道:

「宜家6點4,粗略估計,希望我地入去唔會超過一個鐘頭……亦即係話,原則上,我地會係7點半之前番到黎車上面——」

沉默多時的睇波女突然開口,大概還是對我們不讓她回去看睇波男的屍體而耿耿於懷,帶點不屑地問,

「如果過左7點半你地都未番,咁點啊?! 係咪搵人入去救你地,定我地自己開車走先啊?! 嗄?!」

我直視看著睇波女,準備答覆她的「挑釁」,卻無論怎麼想,也想不出個好的答辯方法…..

的確,如果我們再也回不來呢? 如果一個小時之後,我們沒有按計劃的回來紅van呢;那…..又可以怎樣?!

想不出個究竟,我唯有看著睇波女,尷尬的笑了笑,無奈道:

「…….我真係唔知…我真係真係唔知…..…如果我地一個鐘之後都無番到黎既話…我真係唔知你地應該點做….唯有…..祈禱呢件事…..唔會發生喇。」

「超!....低能。」 睇波女一臉不屑,把頭往另一邊側去,再沒理會我們。

我們三人回過頭來,看著對方,互相打了個眼色…….

「咁我地行啦。」 中年男子帶點無奈說道。

聽罷,我和阿信同時點了下頭,動身向小巴車門走去。

就在此時,車末位置再次傳來了Peter的聲音:

「..等……..等等!! ....…我都係跟埋你地一齊去啦…..多個人幫手,始終都會好啲。」

只見Peter一邊說,一邊從座位上站起,右手尷尬抓著後腦,往車頭這邊走過來。

站在前方的阿信轉身看著車末,點了下頭,嘴角微笑道: 「……多謝你啊,Peter。」

然後,我們四人再沒有多餘的廢話,逐一走到車門前面,一鼓作氣的往車外衝去。

「嘩沙————」

甫踏出車外的那一刻,那只恐怖的風雨混合怪物,即已凶猛的亮出爪牙,再次從四面八方向我襲來。

緊隨阿信,我是第二個步出紅van的人 (中年男子及peter在後面);迎著風雨的敲打,我瞇起雙眼,低頭往那面巨型的灰色閘口跑去。

「噠…噠…噠…噠…」

我們四人的腳步聲混合著雨水,格外響亮。

大概是雨下太大,或是燈光太暗,當我們再次跑過那條給丟在地上的警察封鎖帶時,除了我以外,其餘三人也彷彿沒有看見那條反光帶的存在…….算了,待會進去後再才跟他們講吧。

很快,我們四人已經跑至那面巨型的灰色閘口前,駐足觀看。

重新審視著這道灰色鐵閘,我們才知道,說要攀上這面閘口,那到底會是件多困難的事。只見鐵閘表面光滑非常,而且它的表面平坦,並無任何凹陷之處可給踩上,加上那川流不息的強風降雨,此刻要爬上這道鐵閘的機會率,大概是零。

此時,站在最靠近鐵閘的中年男子伸出了右手,摸了摸那光滑的表面,道:

「唔得啊!!.........太「扇」喇!! 我地唔會爬到上去架!!.......」

因為雨聲和風聲實在是太大的緣故,中年男子講話都是接近用喊的。

我從鐵閘面前退開,逕自往旁邊走去,來到那張麻石牆壁前;背後的阿信及Peter亦跟隨而至,一同觀察著這面牆,看看有沒有辦法可以成功翻過去。

突然間,我想到了個辦法,伸出右手指著那塊寫著「Welcome to the Home of Major Tom」的鐵牌,喊道:

「我地可以琴呢塊野上去!!..我地逐個逐個黎,下面搵人頂住,等一個上左去先,之後先再幫手拉其他人上去!!....有呢塊牌做落腳點,應該唔會太難!!.....」

聽我說罷,他們三人也點頭說好。

中年男子抓住牆面,想了想,大聲問道: 「咁邊個上去先啊!!」

此時,旁邊的Peter自願舉手,看著那道: 「我啊!!.......我夠輕,應該可以上到去先!!」

說罷,他就即抓著牆身,腳踩那塊鐵牌,混勁爬上去;我們其餘三人都在底下扶著,生怕他會突然掉下來。

此時風大雨大,加上環境並無半點光,極度漆黑,我從地面垂直往牆上看去,見到Peter那攀爬時的笨拙背影,突然間,覺得有種「末世快要來臨」的焦慮感……

………我們…..到底在幹嘛啊?!

………….此刻的我,應該是安坐在家裡的沙發看電視,或是躺在床上跟阿怡聊天才對啊!! ………我們到底是什麼回事? 為什麼會落得如此下場,要在如此風大雨大的寒夜裡在大帽山山頂爬牆…….?!

然後,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卻見到Peter已經順利登上牆上;他正筆直的站在牆壁上,背著我們,似是正在觀看牆後的什麼。

「發…發…發……….」 強風把Peter的外套吹得獵獵作響。

「……..喂!! …Peter仔,拉我地上去喇喂!!........」 身旁的中年男子往上大叫。

我無暇理會中年男子,而逕自走前幾步,抓著牆面,嘗試把右腳踩到那塊鐵牌上….即使沒人拉,我們也可以繼續從下面推,自己先爬上去吧…!!

我邊爬邊向下叫了句: 「喂!! 你地兩個唔好掛住睇,幫手推我上去啦!!」

中年男子及阿信聞言立即回過神來,紛紛跑到我下面,幫忙出力把我推上去。

我使勁的抓著牆壁,用手指猛爪著那凹凸不平的麻石牆面,腳下用力一踩,混勁把整個人帶上去。

此時,站在牆上的Peter也如夢初醒,連忙轉過頭來,彎下腰,幫忙把我拉上去。

廢盡九牛二虎之力,以及上下其餘三名伙伴的協助,我也終於登上了麻石牆,喘著氣的蹲在牆上。

我急不及待的抬起頭來,嘗試察看麻石牆後面的「建築物」,到底會是長成什麼樣子?

.........難道真的像是「維基」上面的那張圖片般,是個圓波形的白色球體發射塔..?!

我蹲在牆壁上,把雙眼瞪大,抵著那逆面吹來的狂風暴下,嘗試在黑暗中找尋我在找的東西…….

白色的圓波物體........發射站……

有了!!

黑暗中,在遙遠的山邊另一頭,大概是距離我們這張牆壁的一百五十米處,一棟外形奇怪的白色圓頂建築物,正佇立在那邊,跟在「維基」中所見到的照片相比起來,可說是一模一樣。

亳無疑問,是那個雷達發射站沒錯。

可問題是,我所留意到的,根本不是這個雷達發射站…..而是白色圓波發射站旁邊的那建築物…

那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在大帽山山頂上,興建了這種東西………...?!

此時,我回過神來,發現身旁已多了個人;不知何時,大概是我還在發呆的時候,中年男子已經爬上了牆壁,蹲在我旁邊的位置上喘氣:

「…….嗄….嗄…..阿池….你…你做咩掛住企係度…….唔….唔幫手拉我上黎啊…….好彩pe..peter幫我…..嘩頂唔順喇….」

我急忙彎腰,把蹲了下來的中年男子扶起: 「你無野啊…..?」

此時,於牆壁彼端,在Peter的拉扯幫助下,輕盈的阿信也終於爬了上來,同樣筆直的站立在牆壁上。

我們四人並排的站在牆壁上,看著下方遠處的建築物。

「………..…點解我從來都無聽過,有人係大帽山山頂,起左咁棟大座既野既?!」 站在旁邊的中年男子問。

站在高處,咬緊牙關,抵受著四面八方吹來的暴雨烈風,讓我有種幻覺,覺得假若自己不繼續把重心向下壓,稍一不慎,整個人就會給強風吹飛下山,頓時粉身碎骨。

「…….我都無聽過……….佢咁大座野,究竟係咩黎?! ......貨艙?!」 站在彼端的Peter也大聲問道。

牆壁底下的這頭完全沒有任何燈光,即使我確實看到有好幾根燈柱,可它們也都沒有亮著;暴風雨籠罩,牆壁底下的這頭,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我逆著風,低頭看著那棟深色建築物,那完全沒有一只窗戶的建築物外牆,的確像個貨艙沒錯….

可問題是,我從來沒有看過一座圓形的貨艙。

就像是華盛頓的五角大樓,你一看就知道是個標準五邊形;此刻我們看著這棟深色建築物,雖沒有圓規跟量角器,可亳無疑問,這建築物外形明顯是個標準圓形;就似是一個深黑色的巧克力蛋糕,拔掉了蠟燭,刮去了表面的糖霜,然後給人放大,再擱置於大帽山山頂上。

從外面看起來,粗略估計,這圓形建築物大概會有三到四層樓之高。而整棟建築物最引人注目的,除了是它那過於平實的奇怪外表,大概會是它屋頂上面的那只龐大圓形「銀盤」。

「銀盤」的體積龐大非常,大概有十台轎車的長度,銀色的圓形表面微微向內凹陷著,圓心位置有著一枝直指向天的天線。雖然我對通訊科技的認識可說是零,可此刻看著這圓形的「銀盤」,我大概也可以猜得到,那一定是種跟衛星通訊有關的科技裝置,就像是你家天台上面的那只「衛星電視」接收器。

看著這只巨大的「銀盤」,我驀地想起了由朱迪.科斯打主演的那部科幻電影《超時空接觸》 (CONTACT),裡面位於新墨西哥州的那種無線電天文望遠鏡,簡直就與我眼前的這只龐大「銀盤」一模一樣。

想到這裡,某道熟悉的畫面突然閃進了我腦海裡……

我突然想起,我們一直在燈柱上面發現到的那些「金屬盒子」,外形不就跟眼前的這個建築物一模一樣嗎?!

這座龐大的建築物,除去屋頂上面的那只「銀盤」,根本就是那些「金屬盒子」的放大版!!

難道兩者有關係?!

就在此時,站在隔鄰的阿信也彷彿想到了同樣的事情,大聲道:

「……座野個樣,有啲似係街燈上面既果啲「金屬盒」!!」

看著前方的神秘建築,抵著強風,中年男人也開口喊叫:

「……….唔通!……呢座就係果個咩……….「數位系統署」?!..」

四周一片漆黑,我們四人筆直的站在牆壁上,注視著牆後的建築物,無視強風暴雨的吹打——這四人排成一線的列陣,看起來非常威風,很適合拍成一張電影海報,可實際上,我們都快要給冷死了;尤其是風勢愈來愈大,雨點亳不留情的刮在臉上,除了疼痛以外,的確是阻礙了我們的視線。

我們必須要快點離開這當風處,爬回地面。

我蹲了下來,小心翼翼地轉身,手按牆頭,背部向外的躍下了牆。

「…喂阿池你做咩啊!! 痴左線咩—」 中年男子見狀,立即大叫。

然後,沒等中年男子說完,「噠」的一聲,我已輕巧著地了。

我從那蹲著的落地姿勢慢慢站起,轉身,環視牆壁以內的實際情況。我低頭察看,發現這邊的地板也跟閘門外面的那塊空地一樣,都是由一列列的磚塊整齊排列而成。

我轉過頭來,往上喊道: 「Okay啊!! 唔係太高,你地好似我咁慢慢跳落黎啦…!!」

他們三人會意,紛紛效法我的方法,背部向出從牆壁上跳了下來。

「噠…噠…噠…」 三人安全著地。

「咦?!.....呢度都鋪哂磚頭,好似出面果度咁喎!!........」 中年男子首先察覺到。

「………鋪得咁靚,有哂花紋咁!! 呢度一定唔係啲咩普通地方!! 一定唔會係個天文台發射站咁簡單!!」 旁邊的Peter也叫道。

此時,沒等他們繼續胡扯下去,我逕自開始往那圓形的深色建築物走去;邊走邊向後喊道:

「唔好再企係度dup雨喇!! 我地快啲入去先啦!!.......」

聞言,他們也動身追了上來。

其實,我此時是很想拿出手機,看看那「指南針」是否真的指著前面的圓形建築物;可雨實在是太大,如果真的拿出手機,後果定會不愖設想。

牆壁裡面的這邊可說是十分空曠,地面一直往圓形建築物及白波發射站那邊傾斜過去;因為給背後的牆壁阻隔著的緣故,紅van的車頭燈光無法穿透進來,在沒有任何其他光源的情況下,我們現在看到的所以物件,也全都只是一團黑漆漆的輪廓。

正如我剛才在牆壁上所作的觀察,這邊的空地的確是有幾根燈柱,可它們全都沒有亮著,似是它的電源早已給斷掉,或是整個設施已經給棄置了很久。

我邊走邊不自覺的抬起了頭,仰望著那幾根燈柱。

然後,就在此時,我發現到點什麼……

…….嗯?

………這些燈柱上面,幹嘛好像少了點東西?

即使現場極度昏暗,即使除了一團黑漆漆的輪廓外,我們什麼也看不見;可按道理說,如果我從下而上的觀察著燈柱的話,至少,也應該在兩塊燈罩中間,那「T」字位的頂端位置上,看到一個圓形的「金屬盒子」,或是一個圓形的黑影吧……..

可沒有。

燈柱上,那「T」字位的頂端位置,空蕩蕩的,什麼東西也沒有。

這幾根燈柱,就像是我印象中,燈柱本來應該長的模樣: 除了那兩塊燈罩以外就什麼也沒有,沒有任何奇怪的東西,沒有什麼「金屬盒子」……

抬頭看著這幾根燈柱,我心裡不禁一陣納悶,對這幾根燈柱為何會沒有「金屬盒子」,反倒覺得奇怪。

我把視線從仰望的角度降回水平,看著其餘三人,開口道:

「…..喂,大家睇下,呢度果幾支燈柱,好似無——」

就在此時,身旁的中年男子突然大聲喊了一句,硬生生把我的話蓋過:

「……咪…咪住!!......你….你地睇下前面!!」

只見中年男人舉起了右手,指著前方某處,一臉驚訝的樣子。

我們其餘三人立即跟著中年男子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只見在前方不遠處,大約就在那圓形建築物的旁邊,佇立著一個長長的簷蓬…..

「啪嘞啪嘞...」

簷蓬大概是鐵造的,從遠處看去,彷彿聽到了雨水撃落在簷蓬頂上,發出的那種聲,跟紅van車頂上面的那種音響十分相近。

簷蓬下一片黑暗,地上似是擺滿了啥,把簷蓬的內部位置全都佔去了…….

可雨實在是太大,逆著風,我實在是看不到那到底是什麼…

「你講咩啊…….」 我邊問邊向前走出了幾步,嘗試看清楚簷蓬下的情況。

「………..哈….哈……哈!!」

身旁的中年男子突然誇張的乾笑了幾聲。

「……哈….哈…呢度果然唔係….唔係普通地方!!......我地….我地有救喇!!....我地有救喇!!...我地番屋企喇…!!」 中年男子胡亂笑著。

有救?!...

聽到這兩只字的時候,我再也忍不下去了,連忙急步向前衝,直奔來到簷蓬的正前面。

然後,當我近距離的看到了簷蓬下面的情況,看到了那些擺放著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時,我整個人給瞬間的愣住了。

「啪嘞啪嘞...」

頭頂上,鐵皮簷蓬所發出的雨聲不絕,震耳欲聾。

我邊走進簷蓬,邊伸手摸著那些給擺放著的東西,嘗試說服自己所見到的不是夢境,而是真實……..

嚴格來說,我用「擺放」一詞並不恰當;「停泊」二字,會比較適合……….

對,沒錯。

簷蓬下面,正停泊著三台深黑色的,輕型客貨車。

「車啊!! 有三架車啊!!

身後傳來了中大生Peter的驚嘆聲,以及一連串的腳步聲。

「噠…..噠…..噠….噠…..」

夾雜著雨水聲,後方的三人立即奔至我身旁,一同看著這三台深黑色的輕型客貨車。

「…….點…點解會有車既?!!.........呢度點解會有車既?!」 Peter的聲音微微顫栗,他正緩慢地穿插於那三台輕型客貨車之間,一臉興奮的摸著車物表面。

此時,站在隔鄰的中年男子繼續誇張笑著,道:

「….哈….得左喇!! 我地有救喇!! 大帽山頂呢度果然唔係普通地方!!........我地終於可以番企喇!!」

中年男子早已笑得樂不可支,懶理簷蓬外的雨水正斜吹在他身上。

反觀一直保持沉默的阿信,只見此刻的他正站在簷蓬深處,皺起頭踱著步,似是在研究這三台突如其來的輕型客貨車。

我走到自己最靠近的一台客貨車前,伸手按住駕駛座的右側車門,拉了下。

「卡。」 不出所料,車門是鎖上的。

此時,看到我的嘗試,站在彼方的中年男子及Peter也伸出了手,往他們面前的那兩台輕型客貨車門拉了一下。

「卡—卡。」 其餘的兩道門,也給鎖上了。

我回頭看著中年男子,嘆了口氣,道:

「屌你,有車又點?! 咪又係比人鎖撚住左!! 都入唔到去揸!! 就算比我地入到去,開到車喇,咁又點?! 去到邊撚度啫?!.......」

黑暗中,中年男子一臉尷尬地看著我,道:

「咁….咁我地可以搵啲野扑爛個窗,爬入去架嘛!! 有咩難啫!! 有車緊係好啲啦!!」

我立即反駁,看著中年男子罵道:

「頂你用下腦啦!! 就算真係扑爛左架車,入到去,你都撻唔著啦仆街!! 無車鎖點開車啊!! 你以為自己真係尼古拉思基治,識用啲電線短路黎撻車啊,嗄?! 就算就算,真係比我地開到架車,又可以揸去邊啊,嗄?! 我地出面咪有架紅van囉,咁又點啊!! 啲人都唔撚見哂,要架車黎把托咩…….!!」

聽了我的挖苦,中年男子安靜了下來,無奈地看著我。

其實,我心裡十分明白,此刻我對中年男子的憤怒,大部份也都是來自我自己對這三台輕型客貨車的失望。我當然明白,就算是真的可以弄碎那塊擋風玻璃,真的可以趕進去,真的可以順利點火開車,可那也都只會是件沒有任何意義的事。

除了唯一的紅van以外,我們難得找到三台久違了的汽車,可結果原來也都只是徒勞無功,無可避免的說,這真叫人洩氣。

當然,我心裡還有一絲微弱的期盼,希望我們可以在這古怪的圓形建築物內,找到點什麼,成功把整個世界都調回正常。

待一切都回復正常,待地球上的所以人都消失回來的時候,我就可以,駕著這台客貨車,直飛到美孚蘭秀道,按下阿怡家門前的門鈴,然後,深深的把她擁抱入懷…..

當然,到那時候,可能阿怡早已不再住美孚,而是搬到他老公家一塊住了……

一想到這裡,我的心裡就感到戚然。

然後,就在此時,一直站在暗處的阿信突然講話:

「….喂,你地快啲睇下你地前面部車,塊擋風玻璃上面張野。」

我轉身往阿信那邊看去,只見他正站在最接近他的那台客貨車的車頭,微微彎下腰,在看著點擋風玻璃上的什麼。

我連忙衝向自己身前的那台客貨車車頭,往它的擋風玻璃上看去....

昏暗的光線環境底下,在那片擋風玻璃的左上方,就在駕駛座對上的角落位置,貼著了片棗紅色的「車貼」;若不是仔細察看,在如此缺光線的環境底下,我一定不會察覺到這「車貼」的存在。

我伏在擋風玻璃上,使勁的瞇起雙眼,嘗試看清楚那張「車貼」;只見在那「車貼」上,工整的寫著幾行白色電腦字體….

「香港數位系統署特別工程專用車」

「大帽山信息總站出入通行証明」

我看著這張「車貼」,心內不禁一陣納悶,因為我有點看不懂它的意思。

此時,站在彼方的中年男子,也同樣的伏在了他面前的那台客貨車的擋風玻璃上,頭也不回的問道:

「………喂,呢張係咩黎架? 點解會叫呢架野做….咩…..特別工程車既?! 明明就係一架爛鬼客貨van乍喎!」

中年男子正好說出了我同樣的疑問,對於這張所謂的「車貼」,我是搞不懂的。

「車貼」的前半句,「香港數位系統署」,以及後面的半句,「大帽山信息總站 出入通行証明」,我大概也能明白這兩句到底是什麼意思….大概就是,我們身在的這個建築物範圍,一如閘門外的門牌所示,的確是那個啥「香港數位系統署」沒錯吧。

可中年男子問得對,中間那句會是指什麼?

這三台深黑色的客貨車,明明就是三台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輕型客貨車,沒有任何其他特別,那有什麼理由,會叫它們做「特別工程車」..?

難道是,它們裡面運載著些什麼工程器具嗎?

想到這裡,我連忙把頭部緊貼在那塊擋風玻璃上,雙眼使勁的往車箱內部探看。

突然,一個恐怖的想法在我腦海間閃過,配合著周圍的一片漆黑,以及簷蓬外的滴雨聲,頓時叫我整個人都雞皮疙瘩起來……

車窗裡面,該不會是有個奇怪的男人,正緊貼的伏在擋風玻璃前…..

用同樣的姿勢及眼神,看著我吧……….

想到這點,我的身體頓時無意識地抽了一下。

「超!! 入面都無野!! …..特咩別,工咩程車啫!!」

彼方傳來了中年男子的聲音,看來他也跟我一樣,伏在了自己那台客貨車上向內看。

我重新把雙眼貼近擋風玻璃,察看裡面的實際情況…..

一如車外環境,客貨車內部也都非常昏暗,暗得我快要完全看不見。

漸漸,我的瞳孔開始接受了這種昏暗程度,我開始看到了客貨車內的實際情況。

只見客貨車內,駕駛座後,全都是一排排的深黑色椅子,共有三排,沒有任何特別;相比起來,簡直跟世界上任何一部的輕型客貨車內部完全沒差。

此時,阿信從陰暗處步了出來,慢慢的繞來繞去,看著這三台一式一樣的黑色輕型客貨車,我聽到他口中正喃喃自語,似是正在思索:

「…….點解…呢度會有車??」 粗框眼鏡底下,我看見阿信的眉頭正緊皺著;「….點解當全部車都消失哂既時候,係大帽山山頂,點解係呢度會有車….?!」

站在隔鄰的中年男人聽罷,似是想重鎮他剛才因為給我痛批面喪失掉的領袖風範,連忙轉換觀點,開口說道:

「……既然啲車都打唔開,打開又唔知可以用黎做乜,咁不如我地索性快啲入去呢個咩「數位」咩「系統」署啦……..拿,我地快啲入去,搞掂哂我地要搞掂既野,當出面所有野都回復正常果時,我地咪可以揸呢啲車走囉!!」

對於中年男子的所謂建議,我們其餘三位當然是沒有異議: 反正繼續待在這簷蓬下研究這三台車,也一定不會得出個什麼結論,倒不如,我們先速戰速決的跑入那啥「數位系統署」,看看那邊的情況才比較實際吧。

我有預感,在那「數位系統署」裡,會找到我們要尋找的東西。

此時,站在一旁的阿信拿出了手機,在閃閃發亮的屏幕上點了幾下,開啟了「指南針」的界面…..

驀地,阿信點了下頭,抬頭看著我們,道:

「…….無錯,枝指南針都係指向隔離果棟建築物,我地去既地方…..應該就係,香港數位系統署。」

未機,我們四個人得取了共識,離開了這簷蓬。

「啪喇….啪喇….啪喇……..」

踏出簷蓬的那一瞬間,狂兇極惡的暴風雨再次向我身體襲來,雨點野蠻地抓在我的臉上,發出陣陣毛骨悚然的聲響。

我們四人急步離開了簷蓬,向右拐去,沿著那圓形的深色建築物一直繞過去,嘗試看看到底有沒有可以潛入去的地方。

繞在它旁邊,這圓形的深色建築物近在咫尺,奇怪又神秘。

此時我才發覺,原來這建築物的外牆,並不如我之前所想般,道必是跟那些燈柱上面的「金屬盒子」類同,外牆必定也是由金屬所建成; 此時定眼一看,我才發覺,原來這建築物的外牆也是由混凝土而建成的。

混凝土都是一片灰灰黑黑,以致建築物的外觀非常深色,顏色就點像那位於港島灣仔,沒有多少人去 (什至沒人知道它存在) 的香港藝術中心。

狂風暴雨中,繞著這彎曲的建築物外牆而走,心裡不其然產生了種緊張的感覺…..

不知道,這建築物裡,到底存在著些什麼………?

相信,比想像還要快,我們就會知道答案……

因為,我們已來到了建築物的「入口」。

我們四人不約而同的放慢了腳步,抵著頭頂的傾盆大雨,以緩慢的步伐向建築物的「入口」步去。

那是一個龐大的玻璃門入口,就有點像灣仔會展新翼、機場、或是紅磡火車站的那類入口設計,都是運用一塊超級巨形,有著兩至三層高樓底的透明玻璃窗,作為其設計的核心原素;算是種偽裝成「環保」的什麼「自然採光建築設計」。

當然,「自然採光」這四只字,也只會在有充沛陽光照射這大前題底下才會成立;不然,在如此昏暗無天的環境下,即使是這般新穎的建築入口設計,此刻也多多小小會有種恐怖的詭譎感。

特別是,當我們看到,玻璃門裡面完全沒有亮著燈,而是宛如室外的環境,也都是一片漆黑的時候…

亳無疑問,這棟詭譎的圓形深色建築物,這啥「香港數位系統署」,已經給什麼人荒廢了好一段時間。

或是,給什麼人,偽裝成為「給人荒廢了好一段時間」的樣子…

到底會是那種?這會是個陷阱嘛?

重點是,此刻我們四人都沒有提出,到底要如何潛進去此建築物的這個問題。我們不用再去衡量是否應該找點什麼,來把那塊落地玻璃門擲碎,或還是應該再在建築物外圍繞繞看,看看是否會有其他進去的通道。

此刻,我們都沒有想到諸如此類的「作戰方案」;因為,已經不需要。

我們四人同時無語的原因,是因為,那玻璃門入口中的四雙玻璃窗門,此時正全都打開著。

這詭異的建築物,似是早在期待我們四個的來臨,早已預備好了一切,連門都已經為我們打開了。

我什至看見,室外的那狂暴雨水,直歪歪斜斜的射裡去了玻璃門範圍內,雨水在玻璃門後形成了個不小的水潭,水潭上震動著微微波紋;彷彿是這建築物內某種寧謐的結界,給外面的狂風暴下而打擾了。

不太對勁。

太順利了……實在是太順利了;從我們一開始翻牆進來,到現在什至連門也不用開,就可以直接走進去;這一切實在是順利得太不對勁………「陷阱」二字,再次浮現在我腦海裡。

大概也都感到了絲不對勁,我們四人遲疑地停下了腳步,互相看了對方一眼。

昏暗的雨色中,可以看到,眾人的臉上也都有著種懷疑的表情。

未機,站在隊首位置的阿信,遲疑地點了下頭,開口喊道:

「………咁點樣?! 大家準備好入去未?! 無論點,我地幾個已經行到黎呢步,無論如何,都要行埋落去,我地無其他選擇!!」

阿信的說話似是十分殘酷,卻也是最面對現實的直接想法。

畢竟,我們四人也都走到了這步,無論這建築物裡是否有陷阱,我們也都要繼續走下去。反正外頭的世界早已變得亂七八糟,沒了家人沒了女友沒有一切的社會身份與象徵,We have nothing to lose。

若到了此刻才選擇放棄,那我們大伙兒辛辛苦苦滾上來大帽山,背後的所有意義就會給毀於一旦。

然後,我們其餘三個對阿信微微點了下頭,一同動身,往玻璃門中走了進去。

宛若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當我們走進了這建築物以後,外面包圍著我們的風聲及雨聲,一下子全都消失了,剩下無盡的靜謐。

背後傳來玻璃門外的下雨聲,此刻聽來,彷彿已屬於另一世界的煩躁聲音,與這建築物的裡面,以及我們四人都已經沒關。

我用右手把濕透了的頭髮隨意向旁撥去,接著在口袋裡拿出了手機,於屏幕上點了幾下,開啟了「手電筒」的分頁。

驀地,手機背面閃出了道銀銀白白的光線; 即使微弱,可在這一片漆黑的環境裡,已是我唯一的依靠。

然後,其餘三人也紛紛拿出了手機,開啟了機背上的「手電筒」。

四道銀白色的光線在黑暗中揮舞著,在無盡的黑暗中畫出四點明燼。此時此刻,我突然覺得我們四人很像是Discovery Channel常常播放的節目中,那些深入地底岩洞探險的大冒險家。

但願,待會我們將會看到的,是些給岩洞蝙蝠更為沒有殺傷力的東西吧。

把手機緊握在掌手間,我們四人慢慢往建築物的內部走去。

腳下突然感到了種柔軟的感覺,我立即低頭看去,把手機光線照射在地上....

只見腳底下踩著的是塊厚厚的灰色地毯,看起來,整個建築物的地板也都鋪蓋這種地毯。

就在此時,我感覺到了空氣中某點的不異樣感;直覺告訴我,我們已來到了個不同的室內空間裡。

我們四人連忙把手機光線往旁掃去,察看身邊的周圍環境………

驀地,就在看到周圍環境的那一刻,我有點給嚇到了的感覺….

不….不是給嚇到了,而是萬萬也意想不到…..

只見就在我們四人的身旁,近在咫尺之處,竟然佇立著一個龐然大物…..

一團雜亂無章的黑影進入眼簾........

「……..嗄?!!」 身旁的中年男子驚訝地爆出一句。

「What the…..」 身後的中大生Peter也情不自禁地罵了句。

不…那不是一件恐怖東西,而只是,我們都沒有預期過,會在這棟建築物內突然見到了它…….

那一棵樹。

一棵生長茂極的巨大灌木。

擱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塊塊翠綠色的樹葉,非常茂密。

我對數字沒有十分熟悉,我是那種要把「米」轉換成「厘米」也會感到困難的人,故此刻很難以那種「高啥米,環闊啥米,直徑啥米」的方式來告知你這棵樹有多巨大。

我只能夠非常廢話的告訴你,那棵樹真的很大,超出我所預期,能夠在室內種植的樹木大小。它的樹幹沒有很粗,可它的伸展範圍非常廣闊。

我把手機光線向上照射過去,嘗試看看這棵樹的實際高度,可惜是,我的手機極其量只是個能夠玩「angry bird」及「fruit ninja」的所謂智能手機,始終不是個岩洞探險裝置,機背的那枚細小燈泡,無法把光線彈至太遠的地方,使我無法把樹冠的頂端位置完全看清。

看著頭頂的那團黑影,我大概估計,樹冠的高度應該有三到四層樓的高度,而樹冠的頂端部份,隱隱約約的,正頂住了建築物的樓頂天花。

由此看來,這建築物的樓底非常高,若沒猜錯,我們此刻身處的位置,大概就是那種建於門口附近的地下大堂吧;可這地下大堂也倒巨大的誇張;難怪在外面看起來,這建築物則巨大得像是個貨艙。我突然想起了,位於尖沙咀的歷史博物館,它的那個什麼常設展覽「香港故事」,一開始說關於香港史前時期歷史的部份,也擺放著一棵如此高大的樹木。同樣是巨大灌木給放置於建築物室內,可若沒記錯,歷史博物館的那棵只是個假樹。

然後,就在此時,我嗅到了某種奇怪的香氣。

一種淡淡的,清幽的香氣….我鼻子抽了一下,抬頭看著那些翠綠的樹葉…..

這香氣,似是從這樹上散發而來…….?!

身旁的中年男子彷彿也嗅到了同樣味道,喃喃疑問道:

「….咦…?! 陣味….咁香既?!.......」

此時,站在隔鄰的Peter突然叫了一下,帶點興奮地開口講道:

「呢…呢陣味好熟….!! 同我屋企出面種既果棵樹…..好似!!......唔係,應該係直情一樣!!」

說罷,Peter低起頭來,皺起眉頭,一臉痛苦的思索著:

「……啊….叫咩名呢!? 棵野……我阿媽成日都同我講架,你知啦我地住村屋,屋企出面種左好多樹…呢隻叫…….白…….啊…係啊!!......係白蘭!! 呢棵係白蘭樹黎架!!」

Peter一臉興奮的說著,喜形於色。

身旁的中年男子聽後,也同樣思索著,道:

「……..白蘭…? 白蘭花唔係就係,平時係街邊果啲婆仔會賣既果啲花咩?! 咩十蚊三朵…..好香架喎。」

的確,中年男子這樣一說,我也愈來愈覺得,自己正在嗅著的那種香氣,真的是蠻好嗅的沒錯。

是種不太濃郁,非常清新淡薄的香氣。

可是,到底什麼人會在室內種植這種白蘭樹?! 這到底是個什麼地方…!?

想到這裡,我連忙把手機光線照向了其他位置,嘗試看清楚整個建築物內部的情況。

黑暗中,在這銀白色的燈光照耀下,只見在這巨大的白蘭樹旁邊,還有許許多多其他的植物,一些念不出名字的矮小灌木叢,一些雜亂無章的草堆,這些奇怪的植物,直全都不修邊幅地任意生長著。

我突然明白,這大概是什麼的一回事…….見到那群雜亂無章的野生植物,跟旁邊我們所踐履著的灰色地毯正處於兩個不同的位置,我大概猜想到,這群野生植物原來應該更為修斂才對。

大概是,這棟建築物的室內設計,是想把這種綠葉植物帶入室內,給這個建築物的高樓底大堂 (假設我猜想得對) 帶來一點點的生氣…….這算是那種,自以為新穎的設計吧。

可我猜想,基於某種原因,這建築物最後還是給棄置掉了,建築裡面的植物再沒人來打理,以致它們能夠任意妄為的生長著;看著這堆雜草,我突然覺得,如果是定期做修飾的話,這棟建築物的本來設計,應該還蠻漂亮是吧。

就在此時,正當我在揮動著右手,用手機光線在這建築物裡晃來晃去的時候,突然間,我看到了某種東西……..

那實在是在瞬間內發生的事情,我還弄不清狀況,右手已繼續的揮動著,手機光線輕輕一晃,光線已指向了別處,把剛才看到的恐怖畫面再次埋進了黑暗中。

久違了的感覺,一陣涼氣沿著我的背後一直上升,散佈了全身;。

手上全都是雞皮疙瘩…….

突然,站在身旁的中年男子情不自禁地叫喊了聲: 「………..啊!!.......」

我立即轉身看著他,問: 「……..你..你都睇到?!」

中年男子一臉驚恐的看著我,猛地點頭。

我看著他,嘗試鎖定住自己的情緒,問: 「你…..你……見到啲咩….?!」

中年男子看著我,臉青口唇白,彷彿快要嚇得暈倒過去;只見他嘴角抽了一下,顫栗地說道:

「……我……..我見到有三個人頭………係…係果邊望住我地………..」

…………..

驀地,我心裡又再次寒了一下,看著四周包圍自己的黑暗,我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無疑,我看到的是個同樣的畫面….

就在手機光線晃動過前方某個位置的一瞬間,我看到了,三個人頭,正靜靜的在那位置上,觀看著我們……

「唔撚係啊!!」 隔鄰的Peter立即罵道,「喂,你地唔好亂噏先得喎!! 咩人頭啊!! 」

中年男子持續抖震著,道: 「….真….真架…我真係見到…三個….…」

我正想開口表示同意的時候,卻見到站在旁邊,一直保持著沉默的阿信,突然不信邪的把他手中的手機光線,射向那三個「人頭」的位置…….

「Shit,唔好!!」 我心裡猛叫。

然後,猶如夢魘般的畫面,黑暗中,那三個「人頭」再次出現了…….

可這道我才真正看清楚,那三個「人頭」,根本沒有剛才看到的,或是想像中的那段恐怖…..

因為他們根本不是什麼「人頭」,而是三顆「人頭」形狀的銅像。

「……..屌!! 嚇撚死我啊仆街!! 屌!!」

身旁的中年男大聲罵道,嘗試以粗言穢語來壯膽。

說真的,也真是差點就「嚇撚死埋我」。到底是誰幹的好事,為何要將這三個不知所謂的人頭,放在這邊來嚇人?!

此時,我已看到了,站在前方的阿信正慢慢步向那三顆銅像;見狀,我們其餘三人也急忙往那銅像走去。

這三個銅像給放置在一張外形誇張的雲石座架上,佇立在應該是這建築物空間的中央位置。

我們四人站在銅像的正前方,駐足細看。

此時我才發覺,銅像的比例大小其實要比真正的「人類頭部」要大,且它們雖雕刻著某個人物的頭部臉相,可人物的臉相特徵沒有特別細緻,更有點凹凸的金屬質感,與真正的「人頭」完全不像。

估計是我們剛才在遠方,隔了好一段距離,加上周圍黑暗氣氛的襯托下,才會錯誤不他們看成真正的人頭吧。

不過,話說回來,要把他們三個的「人頭」,放置在這建築空間的中心位置,這三個人的來頭一定要小吧。

我低頭研究,嘗試看看這三顆「人頭」到底有多了不起。

放在最左面的是一個女人,大約四十到五十歲 (因不是真正的一副照片,就這樣的看著一塊爛鐵,我也不敢作準),長頭髮,頭髮似是給繫左了後面。

她的「人像」下面,刻著了一行書法字體: 「陳簡秋婷 博士」。

女人的右邊,也就是三個人的正中人物,是個五十來歲的中年男人,他的頭髮短短的,鼻樑上擱著一副大大的粗框眼鏡,不知怎的,看到這個人,我竟想起了「人肉叉燒包」裡的黃秋生。

他的「人像」下面,同樣刻著了他的名字: 「羅大衛 博士 」。

我繼續往旁邊看去,看著最左面的那面「人像」。

他也是個五十來歲的男人,雙眼小小的,鼻樑高廷,一把頭髮帥氣的往後掃去,似是「賭神」內的周潤發;他是三人裡面,唯一有「笑」的人。

他的「人像」下面,也刻著了他的名字: 「張會軍 博士」。

看完了三個「人像」,我快速的得出了個結論: 三個都是我不認識的人,連聽也沒聽說過。

「呢三個係咩人黎架……….呢度又係咩地方黎架!?」 身旁的中年男人疑問道。

就在此時,我看見了,這三個「人頭」下面,在那張外形十分誇張的雲石座架上,也同樣的刻著了幾只字………

身旁的中年男子見到我突然向下看,暗暗奇怪,也一齊往同樣方向看去……

「咦………?! 呢度寫左啲咩喎………….」 中年男子無知地叫囂著。

站在一旁的阿信聽到,彷彿立即回過神來,往雲石座架上的那位置一同看去………

「咦……….係句英文黎架喎……….」 中年男子一邊說,一邊把掌中的手機光線射向該位置上…….

驀地,銀白色的光線照射在那白白灰灰的雲石座架上,映出了串英文句子….

「Creators of Major Tom」

…….

?!

什麼意思?!

「Major Tom?!」 我情不自禁地懷疑起來,「Major Tom,唔係就係個鐵閘外面寫既果個名咩…….咪就係之前我地聽個摩斯密碼電話,入面講果個野……David Bowie首Space Oddity講既果個太空人?!」

身旁的中年男子聽後,頻頻點頭,道:

「係啊係啊,咪果首歌囉唔係咩?! 呢度佢講係咩意思啊….!?」

就在此時,我聽到了站在隔離的阿信,暗暗地吐出口氣的聲音,似是想說點什麼。

我和中年男子停了下來,連同Peter,一齊看著阿信,等待他發言。

只見阿信用食指托了下眼鏡,頓了一頓,轉身看著我們,道:

「…………….其實…..雖說我地無收過果個,你地所講既摩斯密碼電話…….但係,對於你地所講既野,尤其是關於Major Tom既野,我一直都好懷疑…………..我當然唔係懷疑你地所講既真偽………而係,Major Tom自己既真偽性…………….我一路都好想講,其實點解你地一定覺得,Major Tom係一個人? 會唔會,佢根本唔係一個人,而只係另有其物…………………例如,電腦程式?」

[ 本帖最後由 大朋小友 於 2012-3-18 04:27 編輯 ]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按「讚」或分享給您的朋友,以示鼓勵。


頂部
bicycle1127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點數 : 26041
人氣 : 985
狀態 : 離線
發表於 2012-3-19 02:18 
忽然想到一套漫畫:漂流教室

頂部
[廣告]
雅虎贊助網站載入中...
 

雅虎贊助網站載入中...

    Copyrights © 1999-2011 Community Network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9100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Key8.com - Archiver - WAP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KEY8.COM網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網站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KEY8.COM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Review key8.com on alexa.com
{ if (0==1)} {/if}